流年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被驯服的象免费阅读推荐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武侠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重生小说 乡村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好看的小说 放纵小镇 悖伦孽恋 母爱往事 上门女婿 娇凄出轨 家庭乱史 艳福不浅 邻家雪姨 梅雨情结 奶孙乱情 完本小说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综合其它 > 被驯服的象  作者:南奚川 书号:49465  时间:2020/4/17  字数:6383 
上一章   ‮)完文全(恋眷比无 章26第‬    下一章 ( 没有了 )
闻如一知道这件事, 还是向言叙告诉她的。

  那天拍完照片, 一回旅馆, 闻如一就迫不及待地,将原片发给了向言叙,与他分享。

  所以他认得, 这到底是谁的作品。

  闻如一在房间里, 看见网络上铺天盖地,赞美宁石远的言论, 更有人预测, 这组照片将是今年大赏的金奖作品, 心里涌起一股无名火。

  她不是重视名利的人, 可自己的作品,被这样光明正大地抢走, 任谁, 也咽不下这口气。

  闻如一左思右想,起身离开房间,走出去,敲响了宁石远的房门。

  宁石远似乎早预料到这一幕,亏他还能笑出来:“小闻, 你这怒气冲冲的是做什么?”

  “我一直尊敬您是业界前辈, 叫您一声老师, 可您现在摸着良心文,你配的吗?”

  闻如一就站在门口,她声音不小, 这层楼的房间住的都是项目组的人。

  宁石远面色不改,声如洪钟:“年轻人,脾气躁,我理解。”

  闻如一强住爆的冲动,质问道:“你为什么盗窃我的作品,冠上自己的名字?”

  “没证据的话,你可别说。”

  宁石远对着走廊,意有所指地问:“不信你问问,咱们项目组的同事,谁能证明,那组照片是你的作品?”

  闻如一气得瞪大了眼,宁石远的话说完,半分钟之久,也没有一间房门打开,紧闭着,众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所有一切都在宁石远的掌握之中,他笑了声,拍了两下闻如一的肩膀:“小闻哪,别气馁,这次宣传片少不了你的功劳,回头我给你们领导说说,让他给你加奖金。”

  闻如一冷笑,退后一步,死盯着他:“原来宁老师今的成就,是这么来的,真令人吃惊。”

  “世人只看结果,记住这一点。”

  闻如一闷声吃了大亏,那天在场的同事,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给她作证,照片出自她手。

  没人愿意为了她这个新人,去得罪圈内老前辈,毁了自己的前程。

  饶是受了这么大的委屈,闻如一也没跟向言叙抱怨什么,通电话的时候,也轻描淡写地带过去,只说不在乎荣誉,爱给谁就给谁。

  向言叙听出她情绪不对,没有多问。

  次回澜市,所有人按照程序要回公司报个道,可闻如一出了机场,自己单独打车,回了家。

  宁石远的工作室请了营销团队,这件事愈演愈烈,甚至有电视台要邀请他采访。

  闻如一窝在家里,看着网上那些夸赞宁石远的言论,气不打一处来。

  向言叙下课直接回了家,看见闻如一坐在沙发里生闷气,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还是那副风尘仆仆的样子。

  两个月不见,她收了一圈,皮肤也晒黑了些,最重要的是,受了欺负。

  向言叙走过去,拿过闻如一手上的电脑,合上放到一边:“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带出去吃饭。”

  闻如一顺势躺在向言叙的腿上,恹恹地:“向向,我其实有点生气。”

  “嗯。”“没有很多,就是一点点。”

  “嗯。”“我想给自己讨回公道,可没人帮我,我是不是很没用?”

  “不是。”

  “名利真的那么重要吗?我不明白。”

  向言叙把闻如一打横抱起,上了楼,把她放在卧室的上,转身去浴室放水。

  “你不用明白这些。”向言叙打开衣柜,拿了套闻如一的睡衣,放在她手上,柔声哄道“听话,去洗澡。”

  闻如一垂头往浴室走,没再说话。

  向言叙看着紧闭的浴室门,若有所思,下一秒,拿上手机,去书房打了通电话。

  等闻如一洗完澡,向言叙带着她出去吃了顿饭,期间向母来了电话,邀请闻如一过去坐坐。

  向言叙把闻如一送到了宅子,还没坐几分钟,借到一个电话,说是公司有急事,就急匆匆地走了。

  向母还不知道闻如一被盗的事情,闻如一不想让长辈担心,把情绪藏起来,跟向母有说有笑,出去逛了街,做了指甲,晚上向母亲自下厨,给她做了清真鲈鱼。

  向言叙九点多忙完,才宅子里接她回去,两个人,谁也没有提起照片的事情。

  这件事,平静得好像没有发生过。

  ——

  翌

  闻如一睡到上三竿,向言叙有课不在家,她一个人不想做饭,洗漱过后,叫了外卖。

  等待的时间,闲来无聊,她打开微博。

  铺天盖地的艾特评论转发提示,几乎让她的手机死机,闻如一重新开机,切换成小号,再上去看,发现宁石远的名字上了热搜。

  点进去,排在第一位的微博,竟是来自于念。

  她发了一条长微博,图文皆有,闻如一从头看到尾,这条微博带给她的冲击,无疑于一场海啸。

  于念读大学的时候,宁石远教过她的专业课,对她很是赏识,后来保研,宁石远收了于念做自己的学生。

  宁石远风评一直不错,那两年,于念受他恩惠不少,能进印象工作,也是因为宁石远的推荐。她打心里,是尊敬这名恩师的。

  可是于念入职印象那一年的摄影大赏,宁石远擅自拿走她的作品,去参赛投稿,获得了金奖。于念忍不下这口恶气,当时在微博痛批宁石远的恶行,可胳膊拧不过大腿,没人相信她说的话,证据不够硬,也没人愿意替她证明,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

  而宁石远因为对于念在网络痛批她的事情,怀恨在心,背后做了手脚,导致于念研究生一直无法毕业,最后主动退学。此外,在印象的工作,从商业组调去了旅拍组,那时候印象的旅拍比现在还要惨淡,于念的前途,几乎是毁了。

  几年过去,于念还是旅拍组一个名气不足的普通摄影师,而宁石远,已经在业界享有名誉,成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

  宁石远慈祥亲切的面具,隐藏着的那颗卑劣肮脏的心,无人知晓。

  最后一张图片,于念晒出了那天在县城医院,宁石远的照片,算是出面给闻如一作了证,那组照片,并不是宁石远之手。

  藏羚羊群出现的时候,宁石远根本不在场。

  陈年旧事,再上近几天的事情,配合于念这个受害者的言论及实锤证据,一下子把宁石远推到了风口尖。

  闻如一回想起从一开始,于念对宁石远的态度。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得通了。

  宁石远最开始是什么样的人,于念比谁都清楚。

  而宁石远那次在会议室,捧她才于念,一方面为了立威,另一方面,估计那时候,他就已经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来了。

  闻如一退出微博,思前想后,给于念打了一通电话。

  打了好几通,她才接。

  估计在公司忙,开口就不耐烦:“闻如一你是不是不想干了?不想干了来公司办离职,别给我占着茅坑不拉屎!”

  此时此刻,闻如一连于念的话,听着都暖心,她鼻子,煽情地说:“组长,谢谢你站出来帮我作证。”

  于念一顿,语气不改,还是一样的臭:“我没有帮你,只是有了一个契机,让我给自己讨公道而已。”

  “什么契机?”

  “会有人告诉你的。”

  没等闻如一多问,于念“啪”地医生,挂断了电话。

  对着电话那头的忙音,闻如一回想这件事,似乎明白了什么。

  向言叙上完一天的课,回到家里。

  闻如一炒完最后一个菜,看见他回来,笑着说:“向向回来啦,洗手吃饭,我做了好多好吃的。”

  向言叙从背后抱住闻如一的,手臂收紧,沉声问:“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

  闻如一放下碗筷,换身,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认真地问:“微博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向言叙在她上落下一吻,含糊不清地说:“什么事?”

  闻如一用指尖遮住他的,阻止他进一步靠近:“宁石远的事情,于念为什么会站出来?”

  “你别瞒我了,那些转发带节奏的大V号,都是向氏传媒的,这件事情,不可能于念一条微博就发酵得这么快。”

  “一个小时前,摄影大赏的官博都转发了,说永久取消宁石远的参赛资格。于念和我都没有这么大的面子。”

  说完,闻如一捧住向言叙的脸,捏两下,像是撒娇:“向向你好会装啊,之前什么都不问,也不关心我,我都以为你在外面有三儿了。”

  “是你不想说。”向言叙抓住她的手,越过闻如一,走到沙发边,下外套,淡淡地哼了声“你不说,我也不说,事情解决了就行。”

  闻如一眨了眨眼,难以置信:“…向言叙,你是在跟我怄气吗?”

  向言叙神色平静:“还不够显而易见?”

  “…”闻如一忍住笑,走到他身边,抱住他的胳膊,晃悠两下:“可我不说,你什么都懂呀。向向最了,要是没有你,一一可要被坏人给欺负死了。”

  向言叙扫了她一眼,没挣脱,也没说话。

  闻如一偏头,凑到他面前,眼尾上扬:“我保证,以后好事坏事,我都告诉你。”

  “这次我帮了你?”

  “对,都是向向的功劳,向向威武!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向言叙握住闻如一的手腕,翻身把人在了身下。

  “你什么也不用做。”

  闻如一暗叫不好,想溜,可向言叙按住她的双手,她完全动弹不得,只能“任人宰割”

  “享受就好了。”

  “…”——

  两个月后。

  摄影大赏作品公布,闻如一那一组藏羚羊照片,被评为单人摄影的金奖。

  向母听说闻如一获奖的消息,订了餐厅给她庆祝。

  向言叙在外地出差,晚上的航班回澜市。

  闻如一今天不忙,提前下了班,开车去机场接他。

  路上堵车,到机场晚了半小时,闻如一打向言叙的电话,还是关机状态。

  思索片刻,她停好车,拿上包去接机大厅等人。

  这个点,好几班飞机落地,大厅的人比平时还多,闻如一看了一圈,也没看见人。

  闻如一怕到时候谁也找不到谁,转身往出口走,直接在外面等他。

  过了十分钟也没看见人,闻如一拿起电话准备再打,一个转头的功夫,就看见了人。

  向言叙拖着一个黑色行李箱,一身西装,款款朝这边走来。

  他似乎还没看见闻如一,拿出手机也要打电话,闻如一正要出声叫他,突然,旁边路过一个年轻女生,在向言叙身边停下。

  闻如一离向言叙不算远,女生的声音也不小,对话尽数落入她耳中。

  女生非常直接:“我对你一见钟情了,方便留个联系方式吗?”

  一瞬间,闻如一心里的火就蹭上来了。

  这人怎么拖个行李箱,都能散发荷尔蒙,吸引小姑娘。

  向言叙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淡淡说:“不方便。”

  女生锲而不舍:“了解一下就方便了呀,你看这么多人,我一眼就看上你了,多有缘分。”

  向言叙有点不耐烦:“我结婚了。”

  女生笑了,当然不相信:“这借口太随便了吧。”

  向言叙转过身,走了几步,牵起在那里一个人生闷气的闻如一,两个人站在女生面前,他紧握着闻如一的手,神色不改:“你换个人一见钟情吧。”

  “…”看女生负气地离开,闻如一心里偷着乐,脸上还端着,出自己的手,酸不拉几地说:“看看,被我抓到了现行,招蜂引蝶。”

  向言叙直接搂住她的肩膀,含笑问:“你怎么不过来?”

  “过来不是打扰向先生的美事了吗?”

  向言叙捏她的脸,吐出三个字:“不讲理。”

  闻如一停下脚步,叫他的名字:“向言叙。”

  向言叙看她:“怎么了?”

  倏地,闻如一拿起向言叙的右手,在手腕的位置,张嘴咬了一口。

  这次她没用狠劲,看着向言叙手臂上的牙印,她凶巴巴地说:“你以后给我记住一件事。”

  似曾相识的场景。

  闻如一刚回国那天,也是在这个手臂上,给他留了一个牙印。

  向言叙放下袖子,配合她:“什么事?”

  “你是我的人,是我驯服了你,证据你手上的牙印。”

  闻如一上前一步,扯住他的领带:“以后对别的女生,要凶一点。”

  向言叙很受用,还低了点头,让她扯得更顺手:“好,跟你一样凶。”

  “不行,要比我还凶。”

  “嗯。”向言叙看闻如一还噘着嘴,俯身与她耳语:“还不消气?”

  闻如一看看四周,沉默一顿,话锋一转,沾沾自喜地感叹:“这种把你握在手心欺负的感觉太好了,你让我再享受一会儿。”

  向言叙失笑,重新牵起闻如一的手,往停车场走。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让她消气,向言叙今天的话比平时多,出差中极小的事情,都跟她说。

  闻如一听得开心,时不时跟他斗两句嘴。

  走到半道,闻如一的鞋带散掉,她停下来,要弯去系,向言叙的动作却比他更快。

  闻如一低头看着他。

  暮色的光落在向言叙的背上,熠熠生辉。他专注地给她系上鞋带,系完一只脚,还不放心,把另一只脚的鞋带拆了,又重新系了一遍。

  “少穿有鞋带的鞋,你又会摔。”他难得唠叨。

  两只脚的鞋带都系好,向言叙站起来,拍拍衣服的皱褶。

  闻如一声音里带了笑意,主动挽住他:“我偏不,就要穿。”

  向言叙皱眉:“闻如一。”

  “不许凶我,我还在生气喔。”

  “…”他还真的不凶了。

  闻如一偷偷收紧了手上的力道,眼底笑意更甚。

  她看见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最后汇到了同一个点上。

  倏地,闻如一轻声感叹:“向向,我好喜欢这个城市泽。”

  “嗯?”

  闻如一摇头,没说什么。

  到了停车场,里面车多,向言叙拿过车钥匙,让闻如一在外面等,他去开车出来。

  闻如一点头应下泽。

  不知不觉,又是一年盛夏。

  六月的澜市,炎热依旧。

  这座城市夏日的酷暑,曾让她无数次抱怨,无数想要逃离。

  可这么多年过去,闻如一才发现,自己对脚下这片土地,竟无比眷恋泽。

  她在这片土地上,认识了一个人。

  这个人寡言少语,重度洁癖,不爱笑,可他心里住着全世界最温柔的灵魂。

  他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

  也在这里,和她相遇。

  -全文完-  wWw.6NnXS.CoM 
上一章   被驯服的象   下一章 ( 没有了 )
流年小说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被驯服的象免费阅读,您可以方便的进行被驯服的象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看被驯服的象免费阅读,就上流年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被驯服的象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