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族有名~家宝拐夫 第十章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世族有名~家宝拐夫  作者:简薰 书号:46044 更新时间:2019-11-6 
第十章
  六月初二,大晴。

  近午时分,杜家来了两批客人,一批早些来,听说是册云在京城结的友人及其长辈,浩浩一大群人跟着,他已在旁厅接待。

  另一批则是贵客,身份乃朝中大臣,尚书孙通祺偕同儿子孙剑玉亲自登门。

  杜有松跟陈氏都觉得奇怪,此人乃当朝权贵,他们杜家充其量也不过是书香传门,实在搞不懂这孙大人既然都要回京了,何以不赶紧出发,还特别到杜家一叙?

  在主厅奉上茶水干果,几人在客厅客套了一番,杜有松正打算开口问他们所为何来,却听孙尚书说:“我还得赶着回京,客套话也就不多说了,若三公子已经准备妥当,就随我儿上京吧。”

  他其实也知道,上门跟人家讨儿子实在不像话,但那有什么办法?自己就剑玉这脉香火,儿子风,爱女子之媚,也好男子之清,讲不听,说不听,没想到前些日子他却说肯成亲了,条件是要他帮着撑上门。

  要来男子还能有什么好事?

  所幸他知道儿子一向是喜新厌旧,腻了总会放人回去,至于杜家,徒有名声,但无权势,谅他们也不敢声张。

  “看来,三公子没跟两位说这事。”

  孙剑玉笑笑“这前因后果,还请两位问问公子的随侍,我跟我爹赶着回京,请二位让三公子出来吧。”

  杜有松一阵错愕“这…这…”听说孙剑玉爱男人也爱女人,此话果然不假,只是这次看上的是自己儿子,说好听是北上一游,实则是要陪寝的吧…

  这怎么行?

  他这个人就算再没用,也不会把儿子给人当玩物!

  “多谢孙尚书看得起,不过我儿个性顽劣,京城这等尊贵之地,不适合他,请两位回去吧。”

  孙剑玉也不生气,只是又笑了笑“杜夫人怎么说?”

  陈氏惴惴不安。

  那跟册云说了话,她便知道初雪的一切变化皆由孙剑玉而起,这人到底知道了什么?万一…

  “夫人若想一家平安,还是让公子出来吧。”

  陈氏脸色苍白,定了定神,对旁边的丫环道:“去请三公子出来。”

  “夫人?”

  “老爷,对不起,这件事情请你听我的。”她不是可惜自己的命,但是婆婆,丈夫,生烟,生香…她只能对不起初雪。

  约莫半炷香时分,初雪出来了——她早知今之事,原来一直在书房练大字,后来丫头来唤人,她内心害怕,知道册云今在偏厅接待京城来的友人,便让人去偏厅找他,他却让她到主厅,说不要惊慌,他就跟在她后面。

  他还说,要她端正气,不要怕孙剑玉,若他即刻要走,便请他稍等,说有客要见他。

  初雪听他这么讲,知道他已经有准备,虽然不知道他从京城请来的帮手是谁,但想到李家宅子如此华丽,想必主人家也有一定的权势,说不定官位还比孙通祺大,也不说定手上有孙通祺的把柄…

  想到这里,略觉安心,洗了手后,便到主厅来。

  “爹,娘。”

  “初雪,你…”陈氏只说了这三个字便已哽咽。这孩子出生以来,给杜家带来多少好运,可为什么偏偏她自己的命却是这样,如果可以,她真想替这孩子担下所有的委屈,怎么样的屈辱都可以,但不要是她女儿…

  “娘,我没事。”初雪着脊梁“你别担心。”转身,又对孙家父子说:“有累二位久候。”

  孙剑玉见美人儿神色憔悴,颇有心疼,但转念一想,京城好玩之处甚多,到时候陪她四处玩玩,多吃点东西,自然补回来。

  “不累,倒是三公子清减了些。”

  孙尚书早对这些不耐烦,见人出来,随即站了起来“既然已经准备妥当,那就走吧。”

  初雪连忙出声“两位请留步。”

  孙通祺掀了掀眉毛,表情略有不耐“怎么?”

  初雪照着册云教她的话说“孙尚书的友人恰好在敝府,听闻您来府上,正从偏厅走来,还请稍待。”

  “我的朋友?姓什名啥?”

  话才说完,一个女人的声音便从旁边传出“孙通祺,你倒是睁大眼睛瞧瞧我姓会名啥?”

  随着语音落下,通往回廊的帘子便有几人走了出来,年轻丫头,中年命妇,还有几个一看就是会武艺的人,几人簇拥着一个中年贵妇。

  那贵妇年纪不小,容貌却仍十分貌美,颈上珍珠,手上玉镯,衣服上刺绣的是祥云之图,五斑斓,贵气至极。

  杜有松眨了眨眼,这妇人是谁?她怎么跟册云如此亲密,居然是由他扶着出来?

  还有,她身后那人,不是…不是皇帝的亲信监儿陈福吗?他怎么会跑到自己家里来?

  只见那贵妇一现身,原本趾高气昂的孙尚书居然立刻跪下,额头叩地,行起朝见大礼。此一举动,别说杜有松,就连孙剑玉都吓了一跳。

  那贵妇眯了眯眼睛“孙通祺,皇上派你到南海办事,你办完事情不早早回京面圣,却来民家吵闹,你倒是告诉我,这是哪门子规矩?”

  “太后恕罪。”

  杜有松大惊,太太太太太后?

  太后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家里?

  册云不是说要接待几个京城结识的友人吗?怎么会结识到太后这等尊贵的人身上?

  “杜家老爷,夫人。”陈福说“这位乃当今圣上的亲生母亲,祥真太后。”

  “祥真太后”四个字一说完,大厅立刻跪成一片,所有人都看着地砖,没人敢抬头。

  这天下,是皇上的天下,皇上侍母至孝,得罪太后下场可比得罪皇上还要严重十倍。

  静默间,就听到太后问:“鸣光,那两位就是栽培你多年的杜家老爷跟夫人?”

  “是。”册云的声音。

  彬在地上的杜有松跟陈氏觉得自己被人扶起,一看,居然是太后,大惊又要跪下,却见太后笑道:“两位抚养我儿,说来,是对我有恩,不必行礼。”

  我儿?

  太后的儿不是皇上吗?

  陈氏女人心细,看太后的手始终挽着册云,神态亲热,不似初见面的人,又见太后衣服上的祥云丝绣跟册云那块玉佩的图案像极,说不定…可是…这…“这就是初雪吧?”

  “是。”

  初雪也被扶了起来,见是太后,有些忐忑,但见册云对她点了点头,便稍稍放了心。

  太后伸手摸了摸初雪的脸,笑说:“穿男装都这么漂亮,要是恢复女儿身,定是不得了了。”

  说完,太后转向跪在地上的两父子,语气转为严峻“孙通祺,你该回京城却不回京城,你倒是告诉哀家,是什么天大的事情把皇上都放在脑后了?”

  “这…呃…太后恕罪,太后恕罪。”

  “既然不想回京,也别回京了,你昨天住哪,以后就住哪吧。”

  孙尚书脸色一变,太后这不就是要拔他的官?

  “太后…”

  “敢在杜家撒野…这事儿,哀家可还没完,你回去等旨意吧,怎么,还不走?是要惹哀家生气吗?”

  孙通祺不敢再说,拉了儿子匆匆离开。

  杜有松跟陈氏真是觉得如做梦一般。

  原本以为大祸要临头,没想到太后会突然出现——而且还跟自己平坐着,还像朋友一样在聊天。

  说出去都没人会相信的事情,居然就发生在他们家。

  此时,太后跟杜有松坐在主位,陈氏在杜有松旁边,初雪跟册云则坐在下首,听祥真太后说当年故事。

  “我十四岁进宫,隔年便有孕,当时皇上已经有七个女儿,可是却没儿子,没想到我运气这么好,一举得男,母凭子贵,入宫不到两年便封为彤妃,我爹原本在学士阁,不过因为身体不好,大夫建议他到南方暖之地调养,于是,整个京城便只剩下我一人,所幸我已生下太子,加上太子聪明伶俐,先皇很是宠爱,因此虽无外援,但日子也不算难过。”

  “几年后,我生下一个公主,可惜没养大,又过了几年,我再度生下一个儿子,是九皇子,取名鸣光。鸣光比当时的太子足足小了十五岁,太子很疼爱这个幼弟,好吃好玩的都想到他,太子妃还曾为了讨好太子,亲自下厨煮粥给这孩子吃。”

  “鸣光四岁那年,我娘来信说,爹好像不行了,很挂念我,问我能不能回江南看看,我求了先皇很久,他才准许我出宫,不过由于没有前例,因此无法叫沿途地方官保护,只能由京军一路随行,当时天下太平,我们又装成平常百姓,也没想到会在勤县遇上山贼,好不容易了困,鸣光却不见了。”

  太后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当时皇上还震怒革了十几个地方官,发动半支军队大举搜山,却怎么样也找不着,剿了贼窟,那几个山贼招说确实有抓到一个孩子,原想转卖给人口贩子,没想到关没几天就偷跑…后妃出宫,于礼不合,因此我们只好对外宣称九皇子病逝,其实…”

  祥真太后叹了一口气“虽然希望渺茫,但我总还是希望哪一能找回这孩子,鸣光身上有一块玉佩,正面刻了册字,反面刻了祥云,‘册’是册封的意思,祥云图案,是‘彤’之意,是我册封为妃的那,先皇亲赐给我的,用的是千年美玉,世所罕有,天下便只有这么一块,找到玉,便能找到人。”

  “那下午,皇上来找我,脸上神色惊喜,说有好事,让我猜猜,我想,天下升平,皇后娴淑端静,皇上也早有太子,我可猜不出什么好消息,结果皇上居然拿出这块玉,我一看就知道,那是我给鸣光带在身上的玉,皇上那样高兴,不会光只是一块玉佩,肯定是有好消息。”

  太后笑了笑,神色慈爱地看着坐在下首的册云“上次见到这孩子,才四岁,转眼都这么大,问他怎么不留在京城等我宣见,这孩子说,恩人家恐怕有难,得回江南看看才放心——两位既然养大这孩子,教他会文会武,对哀家便是大恩,不管杜家发生什么事,哀家自会担着。”

  初雪虽然从太后出现后,心中便隐约有感觉事情不简单,听到这里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睁大眼睛。

  不是吧,册云居然是老皇帝的儿子,现任皇帝的同母手足?九王爷?

  见她一脸惊愕,册云觉得有趣,忍不住低声道:“王妃万福。”

  王,王妃…初雪觉得自己快吐了。

  “你,你是什么时候想想起的?”

  “到京城的第二天。”

  “为什么不跟我说?”

  “当时还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太后,若是李家被派到外省去,又或者宫廷卫换了人,那就算费上三五年,也未必能将消息传入宫中。”册云笑笑“你进宫见皇帝时,没看看他的脸吗?太后说我跟皇上长得很像。”

  “怎么可能?从头到尾,我都只看到地上的泥金砖,也没想到你竟然是…”初雪心里很替他高兴,找到家人,有了出身,有名,有姓,不再是那个被孙婶捡到的孤儿…

  她很替他高兴,但也明白,正因他出身尊贵,两人之间更是不可能了。

  皇家儿孙,怎么可能娶一个民女,何况,她还…还…就算他什么都不介意,难道自己又真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吗?

  正想的入神,突然有人握了她的的,回过神,发现祥真太后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上位走下来,坐在她身边“你的事,鸣光都跟我说了,过几我便请皇上下诏免了你的欺君之罪,哀家自当赐你裙罗发钗,珍珠玉饰,此后便恢复女儿身。”

  杜有松张大嘴巴,太后在说什么?欺君之罪?女儿身?

  “这十几年也难为你了。”

  杜有松看看微笑的册云,又看看眼中有泪的子,两人似乎都不意外,难道他们…

  初雪张嘴,似乎想说什么,蹙了蹙眉心“我想…”

  话未说完,突然吐了出来。首当其冲的便是太后的袖子。

  原本温馨的气氛一下冷了下来。

  杜有松正觉得脑门一凉,却见初雪吐完,身子一软,昏了过去。

  接着就是一阵混乱。

  有人扶初雪进房,有人伺侯太后更衣,找大夫,偏巧这时候县太爷不知道是不是听到风声,带着夫人跟暂住爱上的小冬来访…

  风大夫匆匆被招来,把完脉,一脸为难“这…”这是见鬼了吗?这杜三公子他从小看到大,最多也就是徐脉疾脉的变化,怎么这回会出现喜脉?

  看看这房间,杜家的老爷,夫人,册云公子,还有一个未曾谋面的贵妇,都是颇有担忧,讲出来会被当成庸医吧,但那又确确实实是喜脉没错啊。

  册云见他神色为难,先开了口“风大夫有话直说无妨。”

  “这…三公子是…是喜脉。”

  “喜脉?”

  房间内除了他之外,四人齐声惊呼。风大夫被这八只眼睛看得汗都出来了。自己行医四十余年,这脉象是不会错的,只是男子怀孕,实在…

  陈氏一下走到他面前“大夫莫怪,我家初雪因有苦衷,所以女扮男装,您刚说是喜脉,不知…”

  原来如此,风大夫松了一口气“公子已经有孕三月,不过脉弱气虚,恐怕是事多操劳,得多休息。”

  陈氏一呆——她跟婆婆才把初雪许给册云一个月余,初雪腹中居然怀有孩儿三个月?

  看看册云,神色之间颇为欣喜。

  太后走过去,在边坐下“是鸣儿的孩子吧。”

  “是。”

  “这倒好,哀家又要多个孙儿。”

  太后伸手给初雪理了理头发,见她似乎要醒,便起身说:“她快醒了,有什么话便跟她说吧,两人商量一下,决定怎么样再告诉娘。”

  太后说完,便转身出去,杜有松跟陈氏虽然肚子疑问跟惊吓,但也只能跟着出去。

  房中一下清静下来。

  “初雪。”

  上的人没动。

  册云笑笑“我知道你早醒了,睁开眼睛吧。”

  闻言,初雪这才慢慢睁开眼睛,看他就坐在边,拉住了他的手“我爹跟我娘的脸色是不是很难看?”

  “夫人的脸色难看些,老爷大概还在惊吓中,看不出什么表情。”

  “都是你。”

  那他说决不会让她出家,但要她答应一件事情:两人做夫

  初雪当时被他亲得头昏脑,也没想太多便答应了——他说,这是因为她爱极家人,有时会多有犹豫,做了夫,丈夫是天,她便只能听他的话。

  虽然说后来证明的确如此,证据就是他跟请求许婚时,她即使惊讶,但也没有反对,因为心里知道,自己这辈子也只能跟着他,但次数也太多…

  “当然都是我。”

  他说这话原本只觉得有趣,见初雪神色突然黯淡,便想起这话似乎一语双关,册云又笑“有件事情跟你说,你一定高兴。”

  “还有什么事?”太后免去杜家欺君之罪,她也不用受到孙剑玉威胁,她已经很高兴了。

  “你昏睡的时候,县太爷带小冬来过,大概是孙通祺说了什么,所以赶着来解释,说那孙剑玉一直在凉亭里喝酒,解你衣服的人是小冬,只是确定你是男是女,其余,什么事情都没有。”

  初雪呆了呆“真,真的吗?”

  “我跟县太爷不,不过小冬…我倒不觉得她在撒谎…想想,若是那禽兽真的对你无礼,以他风,不会还特意帮你把衣服穿回去。”

  初雪想了想,也是。

  若那孙剑玉真的对她如何,必定是坐在边等她醒来,好调笑于她,断不可能把她的衣裳一件一件穿戴整齐,布虽然反了,但却得很整齐,一个大少爷,又怎么可能做得如此一丝不苟?

  她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心中一松,突然便累了“我想睡。”

  “睡吧。”

  初雪拉拉他的袖子“你在这儿陪着我。”

  “好。”册云顿了顿,补上两个字“娘子。”

  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江南的书馆酒楼,开始说起当今九王爷跟九王妃的事情,都说那比戏还像戏,比书还像书。

  都说那孙家父子仗势欺人,居然上杜家讨人,原本还以为世家公子要变成朝贵的玩物,没想到从小苞在公子身边的侍从居然是十余年前失踪的小皇子,不但吓得孙家父子不敢吭声,祥真太后更因“善待皇子”免了杜家的欺君之罪。

  孙家父子拔官处置,家产充公,三代不得入京,那个一心想嫁入富贵人家的丫头则被派入县衙,终身为奴。

  至于,吐了太后一身这事儿——说书先生每回讲到这,总会顿上一顿,好吊人胃口——原来两人数月前便已暗度陈仓,那九王妃腹中早有小小王爷,太后知道这喜事,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责骂。

  由于九王妃孕后受那孙氏父子惊扰月余,心神耗弱,因此在江南待产,京城的工匠正在赶建新府第,待王妃生产完毕,便择吉北上。

  这事,受益最大的除了杜家,便是那文天寺的解签先生。

  十余年前在王妃算八字时,说她是吉星高照,乃是杜家之宝,当时人人说他是骗子,十余年后所说之事一一应验,老先生成了神算,每天都有不辞老远从外地来的人,只求先生指点津。

  吉星高照是怎么样的高照法,见九王妃便知道。

  呱呱落地便让原来病危的父亲因喜病愈,两年后招来弟妹,玉如意打走县老爷幺子,竟换来朝中三品大官的长孙,打翻檀香却让杜家墨受到皇上赏识,连要砍头的欺君大罪结果都以圣旨免去一场家难。

  最最好运的是,人家招得的都是一般随从,她是无端拐得好夫婿,堂堂九王爷居然是她家的童养夫——

  说书先生一拍,这个段子便算完结。

  听白书的有之,给小钱的有之,今天算是很好运了,居然有个年轻公子给了个银珠子,旁边还有三个相貌跟他七分像的男孩,但年纪一个比一个小,最年幼的约莫才八岁,看样子是四兄弟。

  说书人见那四人衣着华贵,赏钱又给得大方,便赶紧道:“公子还想听什么,小的继续讲。”

  “不用了。”给银子的那人问:“先生明还说书吗?”

  “当然,当然。”

  “那我们明再来听,要听的依然是这个段子。”

  “是,是。”

  说完,四人便离开二楼雅座。

  一下楼梯,最年幼的那个公子便嚷了起来,童声清脆“原来江南的书馆先生真会讲爹娘的故事。”

  “当然是真的,其实你小时候听过的,不过大概太小了,所以不太明白讲的是什么。”

  “真有趣,大哥,不如我们明带五弟来吧。”

  “五弟那么小,听了也不懂,等过几年,我们若还跟爹娘回江南探亲,再带他来…”

  四人一边说一边走,出了酒楼,十余个随从立即跟上来,簇拥着四人的轿子去了。

  说书先生从二楼看下,觉得奇怪,哪家公子这等阵仗?轿子上面居然是麒麟绣纹,直比巡抚大人还气派,莫不是什么皇亲贵族路经此地?

  不过算了,不算是谁,都不关自己的事。

  说书先生将赏钱收入钱袋,想,今赏钱既丰,便买酒买回家,好好吃一顿,那公子既然说还要再来听一样的故事,明下午贵客上门,就再说一次那十几年的老段子——三公子,女扮男装十七载,九王爷,皇亲贵胄童养夫。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世族有名~家宝拐夫   下一章 ( 没有了 )
陌生交易冷魅霸夫偷情小妾恶魔的诡计抓错人痞子闯情关痴心好朋友皇帝的叛徒败犬婚了头不分手万岁
《世族有名~家宝拐夫》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简薰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世族有名~家宝拐夫第十章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