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交易 第八章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陌生交易  作者:徐晨轩 书号:46043 更新时间:2019-11-6 
第八章
  夜幕低垂,晦暗的天际飘着阵阵细雨,大地在雨水的侵蚀之下益发阴冷,沉寂的大地森得令人骨悚然。

  在这种冷死人的午夜,除了身不由己的夜间工作者外,是不会有人愿意舍弃温暖的被窝跑出来游的。

  偌大的城市宛如万人空巷,但总有一两个是例外。

  例如,内心纷不安的殷捷安。

  下班后,殷捷安便一直在市区里绕,从华灯初上到夜深人静。

  往事不断地在她的脑海浮现,其中有甜蜜、有泪水、有心酸、有痛楚,这就够了;人一生之中的酸、甜、苦、辣她都尝过了,不是吗?

  自己向来就不是个至情至情中人,大多数的女人一知道亲密爱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的消息后,最常使用的招数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可惜这样的戏码她演不来,不与人争才是她的座右铭,即使是她深爱之人也不例外。

  心不在,强留又有何用?

  尽管伤心绝,她也绝不坏人幸福。

  她…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游了一整晚,是该回去了,殷捷安拖着一身疲惫的身躯下了计程车,眯着眼望向屋内,只见一室闇黑一片,想必屋内所有的人皆已入睡,殷捷安吁了口气打开大门,不意却被一声呼唤声给骇住——

  “你回来了!”

  甜甜的声音在一室闇黑突然响起,令殷捷安吓了一跳。现在她最不想见的人就是古凝凝,偏偏躲了好些天还是避不了,天意呀!

  随着灯光乍现,殷捷安一时不能适应突来的光亮微微眨了眨眼帘,待眼睛略微适应后她看见窝在沙发上的古凝凝。

  迸凝凝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即使脂粉未施仍旧人,也只有这般的美人才配得上慕容沇那样狂狷的男子。殷捷安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人是天生一对,她输得心服口服。

  “这么晚了古小姐还没入睡?”撇开尴尬的关系不谈,基本的礼仪可不能忘,何况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古凝凝是刻意在这里等她回来。

  是该说清楚的,都要结婚了,总不能让她这个情妇继续待着吧?她能体谅。

  迸凝凝知晓殷捷安心中所想,换作是她也会如是反应,就让她误解好了,这样戏演起来才会真。

  “你总是工作到这么晚啊?慕容真是太不应该了,也不体谅员工,等他回来我一定要说说他,不好意思,让你辛苦了。”古凝凝是真的心疼她,心里面直咒骂着慕容沇那个笨木头,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真是猪。

  “没的事,这是做员工该做的事。”从古凝凝真诚的语气,她知道她是真的关心自己,由此可见她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如此完美的人儿教她相形见绌,她怎么忍心伤害她?

  “慕容真是幸运,请到你这么一位好员工。”古凝凝嫣然一笑,笑容里藏着一丝诡异,不细看不容易察觉。

  殷捷安但笑不语。

  “你都听见了。”午间与慕容沇谈话时,古凝凝早就看到殷捷安在门口一闪而过的身影,相信她应该有听见内容,正好拿来做文章。

  没头没尾的问话让人摸不着,可殷捷安就是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看来她的存在的确影响到她。“是的。”殷捷安大方的坦承。

  “那你打算怎么办?”那双大眼滴溜溜的转着,模样娇俏可人。

  “该怎么办不是我能做决定的。”无奈呵!连自由都不是她的,她还能怎么办?

  迸凝凝被殷捷安无奈的语气震住,她在殷捷安身上嗅到悲凄的味道,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这么说?”她不解的道。

  深深地望着眼前着急的她,殷捷安误以为她是烦恼她的存在,遂投给她一抹安心的笑容。“你不用担心,事情很快就会结束的。”

  “什么?”古凝凝傻傻的搞不清楚状况,直觉她好像越越糟。

  “恭喜你了。”说完,殷捷安直接上楼,留下纳闷不已的古凝凝。

  奇怪,聪明如她这会儿怎么听不出来殷捷安的意思?

  抱喜…不会吧?她不会真以为她要和慕容沇结婚吧?

  完了,她不会玩出问题来了吧?想起慕容沇离去时厉声代她别坏他的事,顿时令她感到寒直竖。

  不行,得赶快打包行李跑路,古凝凝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直接冲回房间,打开衣橱将所有的衣物全扫进行李箱内,也不管现在是大半夜,提着行李便连夜逃命去。慌张的模样让警卫室的警卫误以为屋内出现洪水猛兽呢。

  同一时间,殷捷安将房门关上后,故作坚强的假面具倏地卸下,霎时泪如雨下。

  经过了漫长的等候,梦想终归是梦想,而她依旧还是她。只能说造化人,终究她与他还是有缘无份呵!

  长久以来习惯了自我欺骗,日子一久差点连自己也被催眠,以为她是他的唯一,他的温柔只为她,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欺骗,一个让自己好过的谎言。

  美丽的糖衣剥开后是丑的真相,一个令她椎心刺痛、肝肠寸断,毫无未来的爱,是痴、是傻、是贪、是念,一切都无所谓了。

  以往的自信、快乐、开心、全都是骗人的!如今她的戏已落幕,是该离开了,她告诉自己应该轻松除去一身的沉重,假装自己很快乐。

  环住双臂,她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她很快乐…真的很快乐…然而她的脸上反映出的却不是愉悦,而是泪眼婆娑。

  能怪谁?一切全是她咎由自取,谁教她自愿当人情妇,受轻藐也是应该的。

  不再爱了,她不要再一个人苦苦地等待,不想继续待在他架设的囚笼里拼命地爱,她累了,为了一段毫无未来可言的爱情蹉跎,不值得啊!

  当初的一意孤行换来两行清泪,一切都是自找的,半点也怨不得人,罢了,让一切化为尘土吧!

  就当自己所爱非人,就此放手吧!

  闭上眼,将身体往角落里缩去,让自己更加融入黑暗中,让痛继续啃蚀着…

  夜幕低垂,星子稀稀疏疏地点缀在夜幕里,杰奥集团纽约总部顶楼,慕容沇摇晃着手中的酒杯轻啜着,理都不理坐在沙发上不请自来的严毅斐。

  “你这次来真的?”其实,光这趟台湾之行就让他觉得匪夷所思,只是个例行的视察工作,没必要大老板亲自出马,所以他早就有预感事情不单纯,果真如他所料。

  只是事情未免也太出人意表了吧?

  “不信?等着炸弹炸死你吧!”慕容沇语气轻松地开起玩笑。

  他…在说笑话吗?严毅斐看着他,好像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是他认识的慕容沇,有点陌生,不过他喜欢他的改变。

  “婚礼几时举行?”能掳获冰男不简单,对于这名神秘女子他可好奇的紧。

  “一回台湾马上办。”他下一口酒,不疾不徐的道。

  “这么快?”严毅斐惊愕之余不忘提醒他“你不会忘了你还有未婚的事吧?”

  “你觉得这能影响我吗?”浅笑一声,他立即推翻严毅斐所谓的障碍。

  “是不能,但也得费一番工夫。”谁不知古庆山是有名的“爱面族”都订婚三年还迟迟不完婚已经让他丢尽颜面,如今又要解除婚约,他不然大怒才怪。

  “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处理,不会有精神理这件事的。”慕容沇双眸闪过一抹光,深不可测的表情隐约透着一股森,嘴角牵起一弯似笑非笑的弧度。

  见他又恢复到他所认识的慕容沇,他知道有人要倒大楣了,也不问到底是什么事,反正结局不会太和平就是了。

  “既然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中,我也用不着担心,恭喜你了。”身旁的好友一一寻得终生伴侣,唯独他爱不得终,一丝苦涩顿时袭上心头。

  严毅斐的失意慕容沇了然于心,却也无能为力。爱上小自己十岁的女孩,而且还是同父异母的亲妹妹,注定要不得善终。

  “谢谢!”

  不让自己的愁绪影响慕容沇难得的好心情,他强装笑容道:“今晚就让我们不醉不归。”他举起酒杯率先饮下,想藉此冲淡心的思念。

  了解严毅斐只是想藉酒抒发愁绪,他也不阻止,陪着他消愁。未遇到殷捷安前他无法体会不能得其所爱的痛苦,如今他能深刻的感受到,所以他了解他的苦。

  爱,可以蚀人骨,亦可令人重生,没有走过一遭的人无法尝得个中滋味。

  醉瘫在沙发上的人便是最好的例子。

  透过夜幕,眼光落在海的另一头,想像他心中的天使安详的睡姿,足爬上脸庞。

  以为今生就这样了,不料却遇见了她,让他贫乏的心顿时丰富起来,也因为有她,他才觉得自己有活着的真实感,感谢上天给他最美的发现。

  殷捷安失踪了!

  大厅内一片死寂,弥漫着一股森冷的氛围。当郝天奎赶到时,也被厅里所散发出来的冷空气给吓了一跳。

  痹乖!有多久不曾见慕容沇发这么大的脾气了,这些手下们到底捅了什么楼子,居然能令喜怒不形于的慕容沇怒气冲天?

  有意思!

  大厅中央,慕容沇一身黑色休闲服,背对着一干安检人员,即使是背影也有着无限的迫感,难怪众人在十二月天里个个冷汗直冒,就连他多少也受到影响哩!

  “给我一个理由。”冷冷的声音由他口中传来,不带丝毫情绪。

  大伙儿你看我,我看你的,最后站在最靠近慕容沇身边的男人无可奈何之下,只好硬着头皮回答。

  “十二月六半夜,古小姐匆匆忙忙提着行李离开,我们也觉得奇怪,遂入屋内察视,那时殷小姐已就寝。隔,殷小姐照往常一样在八点十五分由司机送至公司上班,一切无任何异常。”颤巍巍的报告,众人儿不清楚殷捷安人上哪儿去了?

  斑大的身躯缓缓转了过来,寒冽的目光让那俊美的脸庞散发着死神般的肃杀气围。

  所有的安检人员顿时冷汗淋漓,不由自主的倒退数步,有的人甚至连牙齿都喀喀作响。

  无人敢开口,那冷冽如冰的目光,比严刑拷打更教人难受。

  郝天奎看着自己的手下让慕容沇一个眼神就吓到面无血,不由得吁了口气,这些人可都是菁英份子呐,慕容沇光一个眼神就可以置他们于死地,他当商人还真有点浪费。

  一般人都不知道,慕容沇真正愤怒的时候,是不会吼人的,他的怒意,会让人不寒而栗,别说靠近了,就连看他一眼,都需要鼓足全部的勇气。

  毕竟要见到慕容沇真正发怒是何等的不容易,在商场上他只要抿着嘴角冷笑几声,周围的人早就吓破胆,根本不用等到他怒火沸腾就弃械投降。

  到底是谁有此能耐,让阎罗的怒火蔓烧?

  胆子够大,他一定要颁一块匾额给他。

  “慕容,别将我的菁英们全吓死。”

  一道调侃声从门外传入,慕容沇循声望去,就见郝天奎好整以暇地依在门边,睇着笑眼,一脸看戏地望着屋内。

  一群安检人员从没有像现在这般感谢上帝,也从没这么期待过郝天奎的出现,简直令他们欣喜若狂呀!

  “怎么见到我这么高兴?我几时变得这么有人缘?”啧啧!真是受宠若惊呐!

  “你若还想活着走出去,我不介意你继续。”慕容沇微微牵动嘴角,那抹浮现在他边的微笑让所有的人看了直觉头皮发麻!

  笑意没有到达他的眼底,此刻那双锐利的眼眸里燃烧着的是怒火,连恶魔都知道不该惹怒这个男人。

  偏偏就有人不知死活,硬要在盛怒中的狮子身上拔,累得其他旁观者提心吊胆的。

  “唷,干嘛发这么大的脾气,有事好好讲嘛!”

  “他们把我的人给看丢了,你说我应该怎么跟他们的头家『沟通』才好?”指着在旁的一干人等,慕容沇出残酷的笑容,让在场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怒气。

  哇!代志大条了,看样子这“失踪人口”对慕容沇来说相当重要哩!

  “要看这被丢的人重不重要喽!”两手一摊,郝天奎诡异的笑着。

  嘿嘿!难得看慕容沇如此慌乱,不乘机搅和一下太对不起自己了。

  “你说呢?”寒意四起,冷空气在室内窜。

  “你没说,我怎么知道?”郝天奎皮皮地说,对他的阎王脸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慕容沇对女人向来是不假辞,在他眼中,女人只是一种发的对象,跟女没什么两样。不能否认的,慕容沇是个极具魅力的男人,他的魅力不仅止于他手上握有不少家产,年纪轻轻就掌管庞大的企业,更多的女人痴的是他那种神秘感。

  其实认真说起来,慕容沇的个性并不能称之为不好相处,只能说他较沉默寡言,不管在任何时候,他眼眸深处都是波澜不兴,让人无法猜测他的想法,就像现在。明明心里慌乱,却又让人无法得知他在意的程度有多深?这种个性真不讨喜。

  “我的新娘。”慕容沇低沉的宣布,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郝天奎愣愣的说不出话来,要不是知道慕容沇从不开玩笑,他会以为这是他的一场恶作剧。

  “你说,失踪的人是你的新娘?”老天,真是奇闻,女人?一个女人可以让自制力极佳的慕容沇变脸,真是天方夜谭呐!

  等等!不对,他的新娘不是好好的在日本吗?前两天他还在东京遇到她呢,怎么可能失踪?

  “呃…你说的新娘是古凝凝?”他小心求证,就怕搞错对象,到时闹笑话。

  “我有说是她吗?”慕容沇挑起眉毛。

  是没有,那…是谁?郝天奎抓抓头,纳闷地想着。

  “殷捷安。”他吐出人名,回答郝天奎的疑问。

  “你的新娘?”那古凝凝呢?他只能在心里问着,却没胆讲出来。

  点点头,慕容沇表情未变。“一个星期内我要见到她。”他知道以郝天奎的背景要在台湾找一个人是易如反掌,一个星期的期限对他来说应该不成问题。

  “没问题。”

  “很好。”他满意一笑。

  了解慕容沇无意继续交谈,郝天奎也不以为意,等找到人再从对方身上套消息不就得了。

  郝天奎吆喝着一群看戏的安检人员离去,准备协寻殷捷安这名失踪人口,越早找到人,他就可以越早知道事情始末。

  呵呵!窥探他人秘密是件多令人兴奋的事呀!

  须臾…

  一阵轻笑声从慕容沇口中逸出,他脚步轻快地踏进书房。

  逃吧,你最好有本事逃得远远的让我找不着,一旦让我找到,接你的将是一场婚礼,我会永远把你绑在身边,一刻都不让你离开我的视线。

  安儿,你逃不掉的,等婚礼过后,我会让你累得无法再逃。

  夜,很静…

  如果没有这场雨,该是静的。

  雨打了这份宁静…

  殷捷安环抱双膝坐在窗户旁,淅沥哗啦的雨声从午间开始就不曾停歇,一向安静的红树林道这会儿更是半个人也没有,天气好的时候,隔壁的老爷爷、附近的婆婆、大婶一有空闲便会相偕在这儿坐下来泡茶聊天,她一直喜欢这种气氛。

  一别三年,三年间造就了许多事,例如昔日好友都已成家立业,幸福快乐。

  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会再踏进有“他”的地方,昔日的记忆太过深切,总在午夜时分扯心撕痛。自己该是恨他的,但又为何在昭蓉嘴里听到“他”死了的消息仍旧痛不生?

  离开他,她从不认为自己是孤独的,可能潜意识里知道这世上还有他一个亲人,所以不孤独。如今乍听他已不在这世上,寒意立即由四肢百骸涌来,冻得她直打颤。

  她的父亲死了!

  呵,不会有人比她更凄凉的了,同一天内,她失去了两个至爱的人,她还真是幸运哪!

  听小青说父亲是病死的。自她离开后,父亲便开始酗酒,从早到晚酒瓶不离手,终醉醺醺的,常常因为欠下赌债、酒钱而被赌场的保镖追着打,好几次差点被打死,有时候大伙儿实在看不过去,筹了钱帮他还清债务,可没几天他又欠下一堆,就这样一直恶循环直到死去。

  案亲是因肝硬化而逝世的,幸亏有这几位好友帮忙,父亲才得以入土为安,她十分感激她们为她所做的一切,由衷的感谢!

  案亲的死讯并没有让她太伤心,如今只剩淡淡的愁。其实父亲走了也好,与其醉生梦死,不如重新来过。

  她呢?这世上她已没有亲人了,亲情、爱情两失意,她…该何去何从?

  她是该放下了,哭过、笑过、怨过、爱过、恨过;她想这样就够了,人一生中的大起大落她都经历过了,有谁比得过她?这样就够了。

  她想离开,离开这个城市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所有人都不认识她的地方,重新开始,从前她都是为别人而活,现在她想真正的为自己而活。

  起身收拾一些简单的行囊,再次环顾陪伴她多年的房子,想把它深深的印在脑海,虽然记忆不愉快,却是她唯一的所有。

  打开门,殷捷安别过脸转身投进滂沱大雨中时,手腕却莫名被制住,讶异的抬头一看,脑内轰的一声,顿时脸色苍白如鬼。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他怎么找到自己的?殷捷安对他的行径感到不解,对于一个即将当新郎的人而言,这时候的他应该陪伴在古小姐身旁,而不应该出现在她家门口才对呀!

  “总裁?”殷捷安青着一张脸,直往后退。

  “很好,看来这几天短暂的分离并未让你忘了我。”慕容沇将花容失的她锁进双臂里,不准她再次逃开。

  “呃…你为什么…我是说你怎么会在这里?”殷捷安被他冷冽的口气吓得一句话讲得结结巴巴的。

  他是来找她的?从遇见慕容沇的震撼中恢复过来,她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

  她可以贪心的认为他是舍不下她所以寻她而来吗?他其实是爱她的…事情会不会如她所想?

  眸光转定在慕容沇的脸上,想从他身上找出她想要的答案,可是他的表情冷漠到让她完全无法看清他心里的想法。

  时间像是过了一世纪之久,慕容沇迟迟没有动作,只是一迳地抓着她,两人之间所形成的紧张压力让她呼吸困难,不管他出现在这儿的动机为何,她都不该忘了他即将是别人丈夫的事实,她闭上眼睛一会儿,祈求上天给她力量。

  “对不起,我赶时间。”

  “你想去哪里?”他愠怒的质问。

  “你没有权利知道,别忘了我已经离职了,就算我还是你的职员,我也不必向你报告我的去处。”她努力装作平淡的说。

  “是吗?我若不准呢?”他冷酷的说。

  殷捷安一僵。“你是什么意思?”

  “行李都准备好了?”

  他牛头不对马嘴的问话,让殷捷安倍感困惑,今天的他和以往有些不一样。

  “为什么这么问?”好像他是特地来等她似的。

  “因为你哪里也不能去。”

  他的话很含糊,但他的语气却使她惊诧,殷捷安不安地看着他。“为什么?在我等候了这么多年后,你依然不会属于我,我不离开不行,我不想伤害另一个人,所以我必须走。”他的话让她瞬间爆发,她决定不再隐藏她对他与俱增的爱恋,即使会被他唾弃也无所谓了。

  “是的,你是必须走。”现在他的语气更加神秘了,强迫她跟他走,彷佛如果她不同意,或者只要有那么一点点不愿意,就可能导致他以暴力强迫她屈服。“但我们会一起离开,在我们婚礼以后,一起去渡月。”

  “你在说些什么?”她大叫,失在他的话中。“不要再愚我了,我受不了。”

  “愚你!?”他往屋内走,口中喃喃地骂着,紧紧地抓着她。“哦!安儿。”他靠在她的颈子上,痛苦的说:“你想我会吗?你难道不明白我是在要求你嫁给我吗?你可以决定你要怎么办,而且要快。”他永远是那么霸道。

  “你不是认真的吧!”她吓呆了,感觉到她的心在他手下快速地跳动,直到她晕眩,这不是真的,这是真的,不,这不是…

  “我这一生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他的眼睛深深的凝起,他从微暗中看着她颤抖的双,他的用意非常明显。“你真的以为我会让你走吗?”

  殷捷安推开他紧抓着的手,觉得自己的头在旋转。她不忠的体要求她投降,但她的理智却相反,她没忘了还有个古凝凝横在他们之间。

  “不,你不可能是认真的,别忘了你的未婚还在等你出席教堂。”她无法再继续若无其事的扮演她的秘书或者他的情妇。

  有种紧张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中,他将她拉回他的怀里。她听到他急促的呼吸,他温柔地托住她的下巴转向他。

  “如果你要,将有很长的解释,安儿,不要用逃避的方法来刺我。”他的手触及她的身体,燃起了热烈的反应。他吻住她温暖但颤抖的。“我警告你,我不能忍受了。”

  “你爱我吗?”她对他的愤怒有种怪异的心痛。“或者你要我只是为了其他的原因,是不是?”

  “我要你是因为我爱你。”他的眼睛注意着她的反应“是的,我爱你。”他沙哑地说,他的一到她的脸颊上,伤害她的望便完全消失。“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便爱上你了,当那种强烈的吸引力转变成爱时,我不敢确定。我知道我们之间有一种微妙的联系,但我并不晓得我已经陷得这么深。我只知道我一定要拥有你,所以我才会试探你,可是你却伤害了我。”

  “我可以解释的。”她哽咽的道。

  他吻去一滴泪水,并亲吻着她润的。“我都知道了,我找了徵信社调查你的下落,从资料中我得到我要的答案了。”

  “你知道了?”

  “嗯,我知道了,对不起,我错怪你了。”当时若不是因为自己被愤怒给冲昏了头,执意不去找答案,今天也不用让自己心爱的人受这么大的委屈,他真是个大混蛋。“再次重逢的这段日子,是我最快乐的日子,我根本无法恨你。”

  “那段日子也是我最快乐的时光,而且我也无法恨你,即使你要娶别人为也不曾。”她不均匀的呼吸着。

  “也许这并不使我感到惊讶。”他没有企图去隐藏那种嘲笑的语气,他又吻她。“因为我发现你经常偷偷望着我。”

  “噢,我的老天爷!”她低声轻喊,没想到她小心翼翼的偷窥行为早就被他发现了,她还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他的眼闪着自责的光芒,直盯着她看。“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后悔,白白浪费这么多能够与你共处的时间。”

  她注视着他的眼睛,充了温柔的爱。“已经没关系了,我很高兴你也是爱着我的,我一直以为你不爱我,跟我在一起只是为了。”

  “不是。”他摇摇头“虽然男人不一定要有爱才能和女人做那种事,但我会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爱你。”

  “可是你却要结婚了。”说着,她的眼泪又滴了下来。

  “我当然要结婚呀!”在确定她不会再离开他后,紧绷的身体顿时放松下来,吻乾她落下的泪滴,逗着她。“若你想先渡月我也不反对。”

  “这不是真的?”殷捷安听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梦想即将成真,反而不敢相信

  它是真实的,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在作梦,她狠狠地往手臂上捏了下去“啊…”好痛。

  “你在做什么?”他心疼的看着她的手臂上明显的红肿。

  会痛代表不是在作梦,那这是真的喽!这个让她爱得心痛的男人也爱她,更令她震惊的是他居然向她求婚?她简直不敢相信。

  “你说的是真的,不是戏我?”她不肯定的询问。

  拥着她坐在他的大腿上,他爱怜地问道:“傻安儿,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会爱上你?”

  殷捷安只能点点头回应,她小嘴微张的模样煞是可爱。

  他忍不住又轻啄了她的樱,轻她的发缓缓表白:“我和古凝凝的婚事早在认识你之前便已经决定,事前我并未见过古家小姐本人,根本谈不上喜不喜欢,这个婚姻充其量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的易罢了。”

  殷捷安乖乖偎进他的怀里,听着他深情的表白和强而有力的心跳声,觉得这便是天堂了。

  “在未遇见你之前,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反正结婚是早晚都要做的事,早结晚结,结果不都是一样,没有差别。但自从与你度过那一夜以后,我的心就浮动了,再也不能麻木下去,原本两年前就应该举行的婚礼,我却一直拖延,一直到再次遇见你,在相处的这段时间里我更加确定我要你,能成为我一生伴侣的人也只有你,所以我与古家解除婚约了。”

  殷捷安从他怀中抬起头来问:“那你现在是自由身了?”

  “不!”神秘一笑,看着她黯然的小脸,让他知道她是爱着他的,这让他觉得高兴。“我已经被你这个慕容太太绑住了。”

  殷捷安不敢置信的惊呼一声,她用手捂住却来不及掩去那声惊呼。“是真的吗?”一连串的震惊已经让她分不清真假。

  “安儿,这是真的。”他不再隐藏,深情款款地对她说:“我爱你。”

  “这段日子我觉得我在慢慢死去。”他的手抚摸着她,令她忍不住申了声。

  “就好像快被折磨至死,我是多么爱你。”

  “我会用一生和爱来补偿你。”深深的感情使他的声音变得沙哑。

  她笑了,像只温柔的小猫紧紧拥抱着他,为得来不易的苦恋心存感激。

  “星期天就结婚。”他的手环绕着她,他的脸呈现温柔的神情。

  殷捷安快窒息了。“你不觉得是在冒很大的险?”她不安地再次询问。

  “是的,这——”他的眼睛闪烁着“但这是值得的,你不认为吗?”

  他的手拥得更紧了,殷捷安感的叹口气,知道他即使爱她也不容许她改变他的决定,这时候他只能回答“是”

  历尽了千辛万苦,她终于找到她的幸福了,而你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了吗?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陌生交易   下一章 ( 没有了 )
冷魅霸夫偷情小妾恶魔的诡计抓错人痞子闯情关痴心好朋友皇帝的叛徒败犬婚了头不分手万岁顽皮,我的爱
《陌生交易》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徐晨轩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陌生交易第八章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