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错人 第七章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抓错人  作者:沈韦 书号:46039 更新时间:2019-11-6 
第七章
  俞初蕾顺理成章和冷贯霄、堂玄辰同行,他们一行三人相安无事地前去平城。

  堂玄辰后来与冷贯霄私下谈过关于彼此对俞初蕾的疑虑,对冷贯霄不愿透她的门派让俞初蕾知晓一事,她不再耿耿于怀。俞初蕾当她是一般人,对她反而是件好事,如此俞初蕾便不会防她,倘若俞初蕾心怀不轨,她也可以在伤害造成之前阻止。

  当他们风尘仆仆进入平城后,冷贯霄、堂玄辰与俞初蕾三人总算要在镇上分道扬镳。

  “俞姑娘,希望你和令大师兄能够和好如初。”冷贯霄说着场面话。

  “我认为俞姑娘的大师兄肯定舍不得和俞姑娘呕气太久的。”堂玄辰勉强自己对俞初蕾展现笑颜,她没法强自己再说出更多令人作呕的场面话了,就怕一个不小心,自己先吐了。

  “希望如此。”俞初蕾急着赶去“李家客栈”和师兄们报告她的挫败。冷贯霄与堂玄辰两人成天黏在一块儿,她根本就找不到介入的机会,只要她一和冷贯霄接近些,堂玄辰立刻就会和冷贯霄更加亲密,让无法见针的她为之气绝。

  “保重!”

  双方相互道别后,冷贯霄与堂玄辰赶往“幽碧山庄”俞初蕾则前去“李家客栈”与同门会合。

  罢一进入平城,冷贯霄便发现四面八方皆有人于暗处虎视眈眈地望着他们,他不动声,佯装未曾察觉,稍稍对堂玄辰使了个眼色,要她小心留意隐藏于暗处的危险。

  堂玄辰明白他的暗示,两人没有稍加耽搁,快马加鞭地直奔位于城西的“幽碧山庄”

  隐身于暗处的“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各据一方,张大眼看着冷贯霄与堂玄辰出现,他们蠢蠢动,等待出手的最佳时机。眼下冷贯霄身边仅伴随着堂玄辰,没其他人可以出手帮忙,若待他们进入戒备森严的“幽碧山庄”他们想再出手制伏冷贯霄,将会难若登天,所以他们得把握眼下的机会,立即出手才是。

  一有了此项认知“唐门”弟子及自诩名门正派却覆面不敢让冷贯霄认出的“泰山派”弟子们,皆刻不容缓地马上出手。

  “小心!”冷贯霄寒竖起,察觉到杀气已至,马上紧靠着堂玄辰,拔出际软剑,打散漫天飞来的暗器,将她防护得滴水不漏。

  “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见到对方与自己同时出手,先是愣了下,旋即意识到对方要和自己抢人。他们等了这么久,说什么都不能让对方得逞,于是在攻击冷贯霄与堂玄辰时,顺道出手教训对方,要对方张大眼睛看清楚,他们对冷贯霄势在必得,旁人不得觊觎。

  “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双方为了争夺冷贯霄而在大街上大打出手,仅剩下少部分人犹有余力对付冷贯霄及堂玄辰,而这正合冷贯霄的心意,他巴不得这两方人马打得难分难解,如此他和堂玄辰便可趁离开。

  “小心,『唐门』弟子要摆阵了!”和“唐门”手多次,冷贯霄已瞧出这批黄衫弟子的下一步动向,他拉着堂玄辰的小手,以剑击退两名企图阻拦他们离开的“泰山派”弟子。

  “好。”堂玄辰颔首,与他分工合作,舞动绯水袖对同样企图阻拦他们的“唐门”弟子施毒。

  惨叫声不绝于耳,但合作无间的冷贯霄与堂玄辰已安全退到会遭遇“唐门”弟子阵法的外缘,在他们退出之后“唐门”弟子正好已摆好阵,开始以“漫天花雨”对付“泰山派”弟子。

  就在“唐门”弟子与“泰山派”打得如火如荼、路人皆闪避之际,又有一队人马奔入平城。冷贯霄无法确定来者何人,担心又有人前来找碴,立即身护在堂玄辰身前,当他看见为首的人时,便松了口气。

  原来来人是先前与他在蜀中分手的易守信,易守信已回“快刀门”搬来救兵赶到平城。

  “贯霄,你们先进『幽碧山庄』,这边由我来应付!”易守信在马背上提刀豪迈大喝。

  “好!这里就交给你了!”冷贯霄确信易守信可以处理得很好,便带着堂玄辰策马直奔不远处的“幽碧山庄”

  易守信带着一班有备而来、覆面防毒的师兄弟出现,他环视打得不可开的黄衫“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与师兄弟们一字排开,挡在通往“幽碧山庄”的道上,不让其他人有机会通过。

  黄衫“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发现“快刀门”出现挡在道上,让他们无法顺利擒抓已然离开的冷贯霄,心下涌现许多不,但又随即想到,走了个冷贯霄,还有个易守信,并非仅有冷贯霄知晓墨蟾蜍的去处,易守信定也知晓墨蟾蜍的下落。于是“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有志一同地转移目标,转而攻击易守信。

  “来吧!老子正等着大开杀戒呢!”易守信期待地笑扬着

  于是“唐门”弟子、“泰山派”弟子与“快刀门”弟子三派陷入更大的混战中,血花飞溅,哀号声四起,使得古老平静的平城陷入腥风血雨中…

  不再有阻碍的冷贯霄带着堂玄辰奔至“幽碧山庄”门口一脸焦虑的守卫认出他来,立即上前接。

  “冷大侠,你终于回来了!”守卫松了口气,立即命人开大门,让冷贯霄进入。

  “皇甫朔现下情况如何?”冷贯霄纵身下马,边走边急切地询问,怕在他离开的这段期间,皇甫朔所中的毒更加恶化了。

  堂玄辰俐落地翻身下马,跟在冷贯霄身边进入受到层层人马保护、守备森严的“幽碧山庄”

  “有神医在一旁帮忙控制住体内的毒,庄主眼下情况尚可。”守卫向冷贯霄报告皇甫朔的情况,好奇地望着与冷贯霄形影不离的姑娘。“这位是…”

  “她是姑娘,特意从蜀中过来帮皇甫朔解毒的。”冷贯霄代为介绍。

  “那真是太好了!不过唐姑娘怎肯为庄主解毒?难道不怕『唐门』的人会为此动气?”既然是从蜀中来的,又姓唐,守卫很自然而然地猜想她是“唐门”弟子,不得不怀疑她的动机,担心她假借解毒之名,实则是要进入“幽碧山庄”窃取墨蟾蜍,是以以委婉的口吻探询她的口风。

  “她不是那个对皇甫朔下毒的『唐门』弟子,她是另一个『堂门』的弟子。”冷贯霄代为简单地解释,消除守卫的疑虑。

  “不错,我和那个『唐门』可是不一样的!”把她和“唐门”相提并论,对她可是天大的侮辱。

  “我们庄主就拜托姑娘了!”听闻她和“唐门”不同,又是冷贯霄特意找来的人,守卫确信依冷贯霄肯为皇甫朔两肋刀的情,万万不可能找来居心叵测之人入庄,于是不再怀疑,对堂玄辰十分尊重。

  “小事一桩,无须如此客气。”守卫尊重的态度,令堂玄辰非常满意。

  “姑娘果然是豪气干云的女中豪杰!”守卫对她竖起大拇指称赞。

  守卫这一称赞,果真赞她到心坎里去,让她笑得娇灿如花,一旁的冷贯霄见状,为她这小小虚荣,纵容微笑。

  两人在守卫带领下,穿越重重回廊,终于来到散发着浓浓药味的主屋。

  “庄主,冷大侠回来了。”守卫敲着房门禀告。

  “请他进来。”皇甫朔沉重、虚缓无力的声音自房内扬起。

  守卫将房门推开,让冷贯霄与堂玄辰先行进入,自己则跟在后头进入,听候差遣。

  “贯霄,辛苦你了。”皇甫朔勉强撑起因中毒而疲累的身躯,接好友,同时注意到站在好友身旁那位俏丽得教人眼前为之一亮的年轻姑娘。

  堂玄辰初踏入房内,立即看见上面容清峻的年轻男子,虽然受“冰火玄奇”折磨,但有药物辅助,加上坚强的意志,才没使得皇甫朔像摊烂泥般瘫在上。

  “你觉得如何?”冷贯霄上前问道。

  “老样子。”皇甫朔苦笑。

  “先别说这么多,堂玄辰,你帮皇甫朔看一下。”冷贯霄急着为他解毒,马上让出位置给堂玄辰。

  “好。”堂玄辰没有迟疑地走到畔,立即掏出怀中“漫天花雨”所使的毒针,问皇甫朔。“你相信我吗?”

  “你是贯霄带来的,我相信他。”对于她手中的金针,皇甫朔无所畏惧。

  冷贯霄、易守信与皇甫朔三人对彼此的信任是无庸置疑的,不论身处多险恶的环境,他们都愿意将自己的性命到对方手中。

  皇甫朔对冷贯霄的全然信任,令堂玄辰非常满意,冷贯霄不顾性命安危为皇甫朔走一遭蜀中,果然是值得的。

  “你可还需要什么?”冷贯霄低声问。

  “有,马上让人准备一桶热水、一桶冰水。还有,我会列出一张药材来,你们马上备齐煮沸,随后倒进另一桶澡桶抬进来。”堂玄辰放下手中金针,要人取来笔墨,写下所需要的药材、分量,交给守卫。

  守卫接过,看着白纸上洋洋洒洒二十余种珍贵药材,暗自庆幸因为皇甫朔身中剧毒,所有神医能够想到的珍贵药材他们全备齐了,现下不怕堂玄辰开出的珍贵药材会找不着,是以立即退下照办,顺道派人通知总管,告知冷贯霄已归来,让总管做好款待贵客的准备。

  堂玄辰则又开始忙碌地自怀中掏出更多的瓶瓶罐罐来,皇甫朔觉得有趣,看着她变出这么多东西,冷贯霄则在一旁,随时提供协助。

  “咳!这句话说来有点唐突,但是你必须把衣服给了。”当着冷贯霄的面,要另一个男人衣服,让堂玄辰浑身上下都不自在,她尴尬地红脸,告诉自己这是救治皇甫朔必备的过程,她并非见起意,所以根本就无须害羞。

  “子也要?”冷贯霄神情怪异地看着她,明知除非必要,她不可能会随便要皇甫朔衣,但他仍不免吃起醋来,且对象还是生死相的好友。

  皇甫朔察觉冷贯霄语气中的微愠,看了看冷贯霄,再看了看娇俏的堂玄辰,感受到动于他们两人间的浓情密意,恍然大悟地明了是怎么回事。

  “我其实并不介意子。”皇甫朔故意捉弄冷贯霄,说道。

  “子不用。”堂玄辰察觉到冷贯霄语气中小小的吃味,兀自在心底偷偷开心了下。原来不是只有她会吃醋,他也是会捧醋狂饮的,嘻!

  “那真是太…好了。”皇甫朔故意逗冷贯霄,刻意将话拉长,让冷贯霄紧张一下。他促狭地对堂玄辰眨眨眼,要她知道他是在捉弄冷贯霄,并非有意对她不敬。

  皇甫朔淘气的表情,逗笑了堂玄辰,她觉得皇甫朔有趣的,伸手便为皇甫朔检查脉象,确认“冰火玄奇”入侵到他体内的程度,以便拿捏好待会儿为他解毒的毒物剂量。

  “神医将『冰火玄奇』控制得很不错,多亏有他在。”堂玄辰诊断完后,说出她的看法。

  “如果神医不管用,就枉称神医了。”冷贯霄没漏掉皇甫朔朝堂玄辰淘气眨眼的动作,了解到他被皇甫朔捉弄了。他不在意被皇甫朔知晓他对堂玄辰的情感,况且也是时候将堂玄辰正式介绍给好友认识了,毕竟皇甫朔迟早会知道他的心已停驻在一个女人身上,再也容不下其他女人。

  “待会儿我要以喂毒的金针刺入你的周身大引毒,来个以毒攻毒,你会感到痛苦,但这是必要的,我相信你承受得了。”堂玄辰事先向他说明,好让他有心理准备。

  “我明白,你尽管动手。”皇甫朔点头,向她表明他已做好万全准备。

  “贯霄,你可以帮他褪下衣袍了。”她代完话后,便低下头,将早有喂毒的金针又喂上青色瓷瓶中更加毒的“流星追月”使金针毒上加毒。

  冷贯霄依照堂玄辰的吩咐,为皇甫朔褪下衣袍,好让她手中的金针得以准确无误地刺入他的周身大

  此时,遵照她吩咐的守卫让家仆迅速将一大桶的冰水与热水抬入房中,而另一桶放着二十余种珍贵药材的滚烫热水正在准备中,稍后即可抬入。

  “待会儿我将金针刺入他的周身大后,你以内力将金针上的毒往他的五脏六腑,记住,不可急躁,得循序渐进慢慢来。”堂玄辰对着冷贯霄吩咐道。

  “好。”冷贯霄随时准备好提供他的内力给皇甫朔。

  “庄外…是不是有些热闹?”皇甫朔突然半眯着眼问道。虽然中了毒,但依稀可以听见来自远方的吵杂声。

  “守信与他的师兄弟在外头守着,不碍事。”冷贯霄确信易守信能将“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处理妥当,他们尽管放心为皇甫朔袪毒便是。

  “既然守信在外头,那就没问题了。”皇甫朔放心一笑。

  “你先忍一下,进到冰水桶里,就可以开始了。”准备就绪的堂玄辰看着两人说道,手上拿着喂毒金针。

  冷贯霄扶着皇甫朔进到装冰水的澡桶,皇甫朔脸色苍白,强忍着不打颤,随后对她用力颔首,告诉她,他已经准备好了,于是第一金针缓缓刺入皇甫朔的肌肤。

  挨普通金针已是受罪,挨一喂上剧毒的金针,更是让人痛得椎心刺骨、难以承受,只见皇甫朔咬紧牙关,努力承受接下来近十喂毒金针依序刺入。

  “你千万别运气抵抗,就让它们游走你周身。”堂玄辰提醒。他若运气抵抗,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嗯。”皇甫朔明白她话中的警告,任由毒在体内四窜。

  “贯霄,你可以以内力将毒向他的五脏六腑了。”这“冰火玄奇”的毒聚集在皇甫朔的五脏六腑间,得让她再刺入的毒窜向他的五脏六腑,和“冰火玄奇”抗衡消抵才行。

  冷贯霄马上伸出双掌抵着皇甫朔的双掌,将内力注入皇甫朔体内,缓慢不躁进地引导毒聚向五脏六腑。

  堂玄辰在一旁聚会神地观看,忧心若有闪失,皇甫朔将性命难保,因为紧张,额际悄悄滑下一颗晶莹的汗珠。

  而为皇甫朔引导的冷贯霄也小心翼翼的,呼息平稳,以一定的节奏将内力源源不绝地注入皇甫朔体内。

  慢慢地,冷冽寒冻、本该是清澈无的冰水,突然间宛如染上一层淡淡灰色,且飘散着淡淡的腥臭味。

  堂玄辰见状心下大喜,由冰水的颜色可以得知,皇甫朔体内的毒已开始排出,直见到澡桶里的水已变成墨黑且散发着浓浓的腥臭味,她才出声叫停。

  “贯霄,你小心将皇甫朔扶出冰水桶,将他放在热水桶里。”堂玄辰再拿出早已备好的赤红、翠绿、卵黄及乌黑共四颗气味难闻的药丸来。

  “那四颗全是要让皇甫朔服下的?”冷贯霄将皇甫朔移进热水桶后,看着如拇指般大的药丸,问道。

  “对!这服下的顺序可丝毫不得马虎,只要一个步骤错了,就会导致毒气攻心,就算华佗再世,也是无力回天。”他们的毒就是这么麻烦,外人以为只要取得解药,服下就没事了,殊不知每一种毒都有不同的特,基础的毒的确是服下一颗丹药即可解,但更高竿的毒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像皇甫朔中的“冰火玄奇”就是一例。

  要解“冰火玄奇”就得以毒攻毒,而克制“冰火玄奇”最重要的“流星追月”可不是寻常“堂门”或“唐门”弟子能取得的,唯有门主与护法才有“流星追月”与四药丸,且唯有他们才详细知道如何解“冰火玄奇”

  严格说来,当初冷贯霄和易守信误以为她是“唐门”弟子,找上她为皇甫朔解毒,还真是没抓错人。

  “你再为他运气,这一回不是要将毒进五脏六腑,而是将毒出体外。”堂玄辰说明与先前相反的袪毒步骤,并立即拿赤红药丸让皇甫朔服下。

  冷贯霄听从她的吩咐,为皇甫朔袪毒,堂玄辰则依凭热水颜色的变化依序喂药,两人齐心协力助皇甫朔袪毒,至于她先前吩咐煮上二十余种珍贵药材的澡桶,也在此时被抬进房中,时间配合得刚刚好。

  堂玄辰见到澡桶里的热水由黑转变成淡粉时,迅速让皇甫朔服下最后一颗乌黑丹药,而后除下在皇甫朔身上大的金针,再让冷贯霄将皇甫朔扶起,浸泡在充珍贵药材的澡桶中。

  “这样就行了?”冷贯霄费了不少内力,额际淌着汗水,他没费事擦去,关心着好友的最新状况。

  “对,只要皇甫朔在药材桶里泡上两个时辰,将可修补『冰火玄奇』曾对他身体所造成的伤害。”堂玄辰以衣袖轻轻为冷贯霄拭去额际的汗水,此一解毒程序共花费近两个时辰,着实累坏他了,她不免感到心疼。

  “为了我的事,让你们辛苦了。我可以自己在这里泡,不会有事的。你们自蜀中赶来,肯定已疲累至极,我让人带你们去休息吧。”“冰火玄奇”的毒一排出体内,皇甫朔的气便不再败坏,精神已好上许多。

  “你别为我们担心,我来『幽碧山庄』多次,可说是路了,况且山庄总管应当早就打点好一切了,你只管好好泡着便成。”冷贯霄笑着要皇甫朔别担心太多,他和堂玄辰在“幽碧山庄”定能得到最好的照顾。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就不跟你客套了,你们快去休息吧!”皇甫朔觉得他说的没错,能干的总管的确是有可能已将一切打点好了,因此他不再为无法亲自好好招待两人而感到失礼。

  “那我们先走了,若有问题,你派人唤我一声,我马上就会赶到。”救完皇甫朔后,堂玄辰整个人松懈下来。不用再赶路,不再害怕会来不及救皇甫朔一命,终于可以好好睡上一觉了。一想到这儿,她不仅是全身放松,连眼皮也放松了。

  “没问题。”皇甫朔跟她保证。

  于是,在确定皇甫朔没问题,并吩咐仆人仔细在一旁照顾后,冷贯霄便带着堂玄辰离开主屋,两人亲密地并肩走在回廊上。

  “辛苦你了。”冷贯霄心疼地亲吻了下她的额际。

  “辛苦的人是你,我可是一点都不辛苦。”她用力摇摇头,和他比起来,她所做的事,可说是再轻松不过。

  “我的所作所为全是为了知好友,所以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反倒是你,和皇甫朔素不相识,却得马不停蹄地赶到平城,还差点连命都丢了,如何不辛苦。”

  “你这么做是为了知好友,而我会毫无怨言的赶路,却是为了你。”为了他,她愿意上天下地,只要是对他有帮助的任何事,她都会眉头也不皱一下地埋头执行。

  她的话表明了对他的在乎,让冷贯霄无法不感动,他停下步伐,定定看着她,望进她盛绵绵情意的双眸,情难自制,深情低吼一声便狂猛地覆上她那娇滴的瓣。

  疲惫,早就被两人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两人深情相拥,火热,以猛暴式的热情倾诉情感,两人吻得绵悱恻,浑然忘我。

  冷贯霄恨不得将她进自己心口,让她永远停驻在心版上,无法离去。

  堂玄辰恨不得将自己融入他体内,与他呼息一致,共享所见所闻。

  火辣的舌追逐嬉戏,使两人全身如同着了火似的,急于解放。

  “这是怎么回事?!”突然出现在回廊另一头、已打退“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的易守信不敢相信双眼所见到的事实。

  据他所知,冷贯霄和堂玄辰初见面时就对对方没啥好印象,常常战…虽然说眼下的情景也算是“战”的一种,但两个明明对彼此有着深深敌意的人,如何会相拥热吻?真要做到化敌为友,进展也没这么快吧?所以一定是他看错了!

  易守信的出现,让两人匆匆分离,连续被抓到两次与冷贯霄接吻的场面,堂玄辰已羞得抬不起头来了。

  冷贯霄倒是一派镇定,彷佛是常常被逮着般。他轻松地让堂玄辰的小脸埋在膛上,看着一脸疲累的易守信。

  “外头的纷纷扰扰都解决了?”他可不想“唐门”弟子与“泰山派”弟子再出现。

  “对,他们暂时退下了…不对!我要说的是,你怎么会和她在一块儿?”易守信先是回答他的疑问,紧接着觉得问题较大的是冷贯霄与堂玄辰那不寻常的亲热。

  “从蜀中赶往平的路上,我们一直是在一起的。”冷贯霄答得理所当然。

  “你说的没错,但是问题在于你们怎么会黏得这么紧?”易守信当然知道他们两人一路同行,但他可不晓得他们不仅同行,连嘴巴都黏在一块儿了!冷贯霄和堂玄辰?他实在是难以想像啊!

  “就如同你所看见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冷贯霄为易守信的大惊小敝觉得很好笑,双手一摊,要易守信学着接受事实。

  堂玄辰娇俏地倚在冷贯霄前,看了易守信一眼,不好意思附加说明。

  可她那娇媚的一眼已胜过许多言语,说明了她和冷贯霄的情投意合。易守信惊讶地瞠目结舌,实在无法想像不久前还狠地要对冷贯霄下毒的堂玄辰,居然会有娇柔的一面,让他看了觉得好怪异。说实话,他还是比较习惯她凶巴巴地说话,而非小鸟依人地倚在冷贯霄的前。

  “皇甫朔现下要泡在药桶里两个时辰,兴许正无聊着,你正好可以进去告诉他,刚刚外面所发生的事。”冷贯霄打发着易守信。

  “对!你说的没错,我得过去看看,好好跟皇甫朔聊聊!”他可以顺道告诉皇甫朔有关冷贯霄和堂玄辰的事。但…说完了之后呢?他也不晓得该怎么办。

  冷贯霄是他们的好朋友,头脑清明,当然晓得自己在做什么,如果冷贯霄真的喜欢上堂玄辰,身为好友的他,自然乐见朋友幸福过。只要冷贯霄开心就好,他绝对会给予祝福的。

  只是…喜欢冷贯霄的姑娘多得是,为何冷贯霄偏偏要挑上堂玄辰呢?这难道就是别人口中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吗?

  “快去吧!”冷贯霄对易守信摆摆手。

  “喔,好。”易守信愣愣地点头,脑子直绕着冷贯霄与堂玄辰的事打转,不小心在转弯时重重撞上廊柱,捂着撞疼的鼻子继续向前行。

  “看来易守信被我们俩的事吓得不轻。”堂玄辰皱眉望着易守信的背影,他刚刚撞那一下可不是普通的大力呢!

  “不打紧,过一阵子他就会接受了。”冷贯霄轻揽她的肩头,要她别想太多,再次情难自地吻了下她的发顶。

  “嗯。”堂玄辰倚在他的肩窝,甜甜一笑,不再去想他的朋友是否能接受他们两人两心相属的事,她只管专心爱他即可。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抓错人   下一章 ( 没有了 )
痞子闯情关痴心好朋友皇帝的叛徒败犬婚了头不分手万岁顽皮,我的爱逃婚新娘娶错人落难将军炙心情浅
《抓错人》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沈韦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抓错人第七章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