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为后 上 第十三章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只愿为后 上  作者:浅草茉莉 书号:45753 更新时间:2019/9/12 
第十三章
  这次她舜兰滴血,下回便要直接尝舜兰的

  拌泽紧绷着脸庞。他已得到消息,知道漆华杀光了舜兰的宝贝,那丫头大受打击,悲痛得还下不了,现在漆华还她供出这么多的血,这是要她的命吗?!他内心怒不可遏,面上勉力维持着冷静。“人血毕竟太腥,你应该寻求其他的药方,这才是治本的方法。”

  漆华斜睨着他。“我记得你说过,喝人血不恶心,只要能舒缓我的疼痛就行了不是吗?”她故意拿他说过的话回敬。

  他下颚紧,似要按掠不住地发作了。

  一旁的张白石见状,不心惊胆跳。王子该不会不理智的为了一名侍女与公主翻脸吧?他急忙跳出来缓颊——

  “公主,王子说这话时,当然是心疼公主您受折磨,但这会见要您别喝人血,也是为了您好,他是希望您找到治的法子,一劳永逸的断了病谤,别再吃苦受罪了。”

  漆华撇笑道:“我自然明白你家王子的心意,只是这血我从小喝到大,戒不了了,也只能让舜兰继续为我滴血治病,胡御医甚至建议,若我病情没改善,要割舜兰的下重药了。”歌泽既然都知道舜兰的血可治她心疾这毛病,他这心腹张白石没理由不知情,她挑明了说当然也就无所谓。

  “你说什么?!”他彻底变了脸色。

  “你火什么?莫非你关心的是舜兰那个侍女而不是我?!”她气势也不输他,刻意强调“侍女”两字。

  拌泽呼吸急边,像在忍耐着什么。“你不要太血腥。”

  “你果然在乎她!”

  他沉默不语,但此时不否认,承认的意味就浓厚了。

  “那好,你娶她吧,我可以退让。”漆华有恃无恐的说。

  张白石惊呼“这怎么可以?那女人配不上王子!”

  “可是配得上的,你家王子并不在乎。”她冷声回讽。

  “没的事、没的事!”他急道,拚命朝着主子使眼色,要他顾全大局。

  拌泽在一阵默然后,终于凛笑起来,那笑容教人脚底窜凉。“我知晓你是记恨那落水,我抢救的不是你,所以有意迁怒。可我不瞒你说,我确实一心要救她,因为她手里握有我一个把柄,为了这个把柄,我容不得她死!”

  “把柄?什么把柄?”漆华讶然的问。

  “既是把柄,就恕我无法说出。”

  “就连我也不能知道?”

  “不能。但等你成为我的子后,我会主动告诉你。”

  她眯眼审视着他“你该不会在对我故玄虚,好减少我降罪于舜兰?”

  他目光清寒,泠冷讥讽道:“你才是我要娶的女人,我以为你是一个对自己极有自信的人,原来不是,居然还会吃起侍女的醋。”

  漆华神色恼怒。“谁吃醋了?!那女人也配我吃她的酷!”她高傲的扬起下巴。

  拌泽厉芒一闪“我想也是。”

  然而,一道闷火己在他心中熊熊燃烧。

  未等问斩,废后已在牢里自杀!毕竟曾是王后的身份,王后跟大宓王陈言,将以国丧之礼来发丧。

  “公主,听说废后的丧礼连尚玉元师也会来,真不明白他怎会来参加一个废后的丧礼?”一名叫瑞紫的宫女将听来的消息,对正让人梳妆画眉的漆华禀报道。

  “尚玉元师?你是说在九华山顶,预言我未来的那人来到咱们大宓了?”她有些话异。

  “对,就是他。事实上,他己来到咱们宫里了,方才我为公主端茶水过来时,远远就瞧见了他。他身着金线纬衣,头白发,一瞧就知道是个可以呼风唤雨的化外能人。”瑞紫兴奋的描述。

  “你说他现在就在宫里?”漆华眼睛亮起。

  “您想见见他?”她马上猜到公主的意思。

  “当然。就是他预言我以后可以成为女帝,我却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次他难得出现,我非见他一面不可,顺道还想问问,还要等多久,我才能称帝?”漆华兴奋难当的推开为她上妆的宫女,急切的站起身。

  “您现在就要过去见他吗?我瞧他是往大王殿上去,应该是去见大王了。”瑞紫再道。

  漆华颔首后,立即带着两名侍女,匆忙往大王殿而去。

  她走后不到须臾,舜兰到来。

  “公主不在殿内。”瑞紫对她道。

  “那…”她脸色极为苍白,手中端着一碗鲜红血,不知该怎么办。

  无奈又心疼的接过她手中的碗。“这碗血恐怕公主没法喝了,等她回来后怕是腥了,我看你得重新再滴一碗来。”可怜的舜兰十手指上都是刀痕,全是滴血的结果。

  瑞紫也是少数知道她滴血是为公主治心疾的人之一,从前看久了早就没什么感觉,可最近看她滴血滴得凶,实在很于心不忍。

  舜兰点头,几乎挤不出笑来,脸色也越来越青白了。“那这碗血,麻烦你帮我处理了。谢谢。”她瘦弱的身子转身要回去,准备稍晚些再滴来一碗血。

  “舜兰,等等!”瑞紫唤住她,将碗回她手中。“我跟你说,公主往大王殿去了,你要不将血送到那里去,请公主马上喝下。”这样就不用再滴一次血了。

  “公主到大王殿去了?”

  “是的,你快过去吧。”

  “可是大王殿上大王与王后应该也在吧?”公主代过,说是怕大王与王后担心自己病情加剧,让她滴那么多血的事不许教他们知晓,她若带着整碗血贸然出现,恐怕不太好。

  瑞紫明白她的顾虑。公主也曾警告过她和几个亲近侍女,这事不许外傅,可是她就是有心想让大王见到舜兰的可怜处境。大王与王后平常对待舜兰很心慈宽容,若见到她每失这么多血,憔悴成这模样,一定会救她,不让她再受到公主不人道的摧残。

  她故意骗她“大王与王后此刻不在大王殿,公主前往那里是因为来了贵客,公主是去见他的。”她若不这么说,舜兰一定不敢违逆公主的意思到大殿上去。

  “贵客?宫里来了什么贵客吗?”

  “听说是尚玉元师。”

  “是他?!”然而舜兰还是很犹豫。“大王他们…”

  “去吧,大王与王后真的不在殿上的。”瑞紫保证。

  好吧,她真的不想再滴一碗血了,而且她也好奇这位神通广大的大师风采。舜兰终于放下顾忌,端着碗往大王殿而去。

  “元师大驾光临,有失远,还请元师见谅!”菊殷一见尚玉元师入殿,立即起身恭敬相,王后也谨慎的垂首等他入座。

  “大王客气了,老夫担当不起。”一名梓衣道士含笑入座。

  “哪还有什么担当不起的!这各国国主都争着想要见您金面,可惜都是难上加难,今您愿意造访我大惑,本王哪能不尽心款待。”菊殷崇敬的笑道。

  “何须如此费心,我只是来参加丧礼的,并不想造成大王的麻烦。”尚玉元师客气回应。

  “说到丧礼,元师应该不识得我的废后,为何专程前来参加丧礼?”他实在不解。

  尚玉元帅意味深长的瞧了一眼不安的王后后,笑了笑。“我其实不是来参加丧礼的,是王后以丧礼之名通知我过来。”

  “是王后通知您的利之菊殷大为吃惊。“您认识王后?”

  “是的。”

  “何时?我怎么不知情?”他这话是问向王后的。

  她无奈一笑,解释道:“元师是在我生下女儿时,曾与我见过一面,那时他留下了话,道后王后也就是废后死时,他会再次出现。”

  “此事你为何不曾对我提起?”菊殷大为不被如此隐瞒。

  “此事不用怪王后,是我要她别说的。”尚玉元师开口道。

  “为何要瞒我?”菊殷脸色益发难看。

  “因为我预知你会废后,而这废后与否的决定是要你自己所下,我不想介入,这有违天理。”

  原来如此,他怒气稍稍平息了些“您当时就这么笃定我一定会废后?”

  “你怎可能让女帝的生母列为侧妃,这是想也知道的事。我笃定的是废后多年后会自杀身亡,而我等待的就是这个时机,是时候考验女帝了。”

  菊殷心惊,所以王后才会坚持要以国丧之礼来办理废后的丧事,目的就是让元师确定废后已死。“您方才提到要考验女帝,这是什么意思?”他紧张的问。

  “女帝只要能通过这次的考验,离称帝就不远了。”

  他闻言大喜。“您是说时机到了?!”

  “就快了。”

  “那是什么考验呢?”见大王欢喜过头,忽略了元师所说的考验,王后赶紧再尚玉元师莫测高深的一笑。“已经在考验了,至于如何考验,你们不久后就会知道了。”

  王后很是失望,元师不说清楚,她就不能帮女儿,也不知这考验女儿过不过得了…

  “这个…敢问元师,不是我不信你心,我只是想再确认一次,这天下当真属于我女儿的吗?”菊殷每忐忑,等待全心培育的女儿代他站上高峰,将大宓推向巨大帝国之路迈进,就怕这一切希望只是黄梁一梦。

  尚玉元师淡淡一笑。“天机如此,当的预言绝对无误。”

  菊殷笑得閤不拢嘴。“当真如此、当真如此啊!”太好了!

  “可是近出现一名男子,他可会阻碍我女儿迈向女帝之路?”王后想起了歌泽,不安的再问。

  “王后所说的可是西邺王子,歌泽?”

  “对,就是他。这人阴险无比,我怕江山有变!”菊殷立刻接口。

  “放心,若她能通过考验,注定是千古一帝,那男人再有野心,这江山也拿不走,命运谁也无法改变。”尚玉元师说得很肯定。

  “这中间不会有误?”菊殷不安心的追问。

  “有,除非她死。”

  “啊啊…”他脸色一变。“不会的,我女儿不会死!不会将江山拱手让人的!”

  尚玉元师但笑不语。

  菊殷与王后对视一眼,心中略有不好的预感,但稍纵即逝。

  “我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该要离开了。”尚玉元师起身要走。

  两人不愕然。“您来此什么事也没做过,怎么就说目的达到要走了?”菊殷错愕的问。

  “谁说我什么事也没做?我刚做完一件大事。”他说得玄虚,说完径自转身,不等旁入相送,从偏殿飘然离去。

  菊殷与王后对于他来去匆匆的事还很困惑不解,见他走时不选正殿而由偏殿离开,更是一头雾水。

  “王后,这化外高人的行事还真不是我们凡人能懂的。”

  “嗯…”她也还楞着。

  “虽然不知道元帅这次前来的目的,不过,能再次确定女儿的女帝之命无误也是好的。”菊殷欣喜再说。

  “这天下归咱们女儿的,谁也抢不走,这真让大王大大的安心了。”自从歌泽出现后,大王就夜难寝,生怕这男人会坏了事,这会听见尚玉元师的保证后,大王应该可以不用将歌泽放在心上,能够好好入睡了。

  “就是啊。”他笑容面。

  “还有,漆华就要跟歌泽走了,那咱们什么时候恢复女儿真正的身份?”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只愿为后 上   下一章 ( → )
只愿为后 下娃娃女官巧夺情人的浪俘掳小冰女好悍的野男人北之女皇倦了寂寞才爱非前夫不嫁买你一百夜 买你一百夜 
《只愿为后 上》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浅草茉莉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只愿为后 上第十三章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