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愿为后 上 第十章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只愿为后 上  作者:浅草茉莉 书号:45753 更新时间:2019-9-12 
第十章
  “这么吵,发生什么事了吗?”思绪被打断,张白石讶异的走向窗边,推开一扇窗远眺。“咦?王子,动好像是由公主寝殿那儿传来的?!”他见不少宫女皆急匆匆地往那方向跑,猜测的说。

  拌泽目光一闪,迅速窜出门去。

  张白石见状,短暂愕然后,也急忙跟上。

  鲍主寝殿外戒备森严,只见为数不少的宫女急忙慌乱的往里头奔去。

  “王子,这会儿您不能进去。”歌泽人到了殿外后却被挡下。

  “大胆!竟敢挡住我家王子去路?!”张白石朝着守卫大喝。

  守卫一脸为难。这位西邺王子是公主所中意的对象,最近更是时常进出公主寝殿,对于他的到访公主从不拒绝,但今情况特殊,若轻易放人怕出问题。

  “漆华是否身子不适?”歌泽见他难为,便开口相询。

  “…是的。”守卫老实承认。公主久久发病一次,这件事在宫中不是秘密,发病时大伙得更加小心看护,就怕出什么子。

  果然!“那…舜兰是不是也在里头?”他再问。

  “公主生病,她当然得在一旁伺候。”守卫理所当然的回答。

  “那能请她出来吗?”歌泽客气的要求。

  “这会儿…恐怕不方便吧!”里头正着,她走不开身的。

  “嗯,我明白了。这样吧,你进去禀报公主,说我闻讯之后焦急万分,非见她一面才能安心。”他很快的做出因应之策。

  “这…”守卫还是很为难。

  张白石一喝“还不去!”

  见他表情怒张,那守卫一吓,不敢再啰嗦,马上进殿里请示。

  不久,守卫嘘嘘的奔了回来。“王子请,公主知道您在外面等着,要您立刻进去。”他抹着汗说。

  张白石满意的笑了笑。知道王子的一片担忧之意,公主还能不厌动万分吗?哪还舍得挡驾!他快步随着主子进到公主寝殿内,一堆宫女及御医聚集在外房厅上,主子要他也留在这里,自己独自入内。

  一进去,歌泽第一眼就看到了舜兰,见她脸色有些苍白,他不心一沉,而她也瞧见他了,正对着他微笑。

  他朝她颔了颔首,这才走向布慢重重的榻前。“漆华,身子可好?”他关切的声音传进布幔内。

  一只雪白玉手由布幔内伸出,轻轻拉开,出她虚弱的容颜。

  拌泽遂快步上前,拉开所有布帐。“还很不舒服吗?”视线先落在她旁几上小半汤匙的红色体上,然后才是她。

  漆华捧着,皱着眉道:“我想你听说了,我打出生就有心绞痛的毛病,这股剧痛要过一会才能恢复。”她脸色也是雪白的,显见非常不适。

  他上前细问:“这病一来,总是让你这么痛苦吗?”

  “嗯。”她身子软软靠向他,乐于与他亲密接触。

  “这疼痛会维持多久?”他贴心的拿过一旁的手巾,拭着她的汗。

  “不知道。”她似乎想借机撒娇,抓着他的衣襟,娇媚的脸蛋紧贴上去。

  这姿势让他不得不抱住她,这一抱,他目光不自觉地瞥向站在不远处的舜兰,竟有些不自在了,顿了一会后,他抿笑地借着为漆华拉妥被子的动作,将她不着痕迹的推开了。

  漆华仿佛有些失望他太早将她放开,还想在他怀抱中多温存一会。

  “公主,这血该喝下了,否则会腥了。”唯一一个得以留在房内的御医上前催促道。

  她这才取饼那小半汤匙的血,皱着眉一口喝下。

  拌泽紧紧盯着她喝下这汤匙的血,表情阴沉。

  漆华喝完后,舜兰立即呈上白巾让她拭嘴,他刻意看了一眼舜兰的手指,没多说什么,脸色就是难看。

  “看我喝这恶心的东西,你也觉得不舒服是吗?”发现他的脸色,漆华不安的问,她的心绞痛发作时病容不佳,她通常不见客的,可是因为不想拒绝他的关切,这才让他进来。

  然而这会让他瞧见她喝血,想必破坏了她在他心中的美感,这不教她感到懊悔让他进殿。

  “什么话?!这是你的良药,谁会觉得恶心?我只是心疼你,受不了你病恹恹受罪的模样。”

  漆华一呆,随即意会到什么,媚眼如丝的展颜笑了“看来你对我真的有心,知道我不少事。”没想到这血的功用他会知道,那他应该也清楚血的来源吧?!她有意无意地瞄了眼一旁低首不知在想什么的舜兰。

  “当然,只要是你的事我都想知道,毕竟你是我未来的子,我怎么会不关心呢?”歌泽没隐藏自己知道此事。舜兰说过,这事除了她们两位当事者、大宓王、王后,还有一两个公主贴身侍女,就只有一个御医胡葛详知内情,看来,一旁这位便是胡御医了。

  漆华的笑容更形扩大了。“你怎能确定我一定嫁给你?”她娇嗔道。

  “你不嫁吗?”他笑盼着她问。

  “我…你真讨厌!”发觉被他戏谑了,她娇羞的瞋他一眼。

  “我与你父王相约定的时间快到了,届时我不是送上一座城池,就是拥有一位美人。你想,我究竟会是如何的结果?”他有意趁机她表态。

  “我…我心还痛着呢,你这时候问我这个做什么?这么痛的情况下,还说得出好话吗?要问也等我病好再说。”虽是没有正面答复他,但漆华的语气与态度早已说明一切——他不会失去一座城池了。

  拌泽满意一笑,取饼胡葛再呈上的汤药,亲自一勺一勺的喂着她。

  舜兰垂着头,这会儿窗是掩着的,她没法看窗外、听麻雀聒噪,只能盯着地。心,似乎也有些绞痛了…

  “来,我瞧瞧!”歌泽抓过舜兰放在身后的手,仔细的检查个够。“可有上药了?”

  “有,胡御医总是很小心照护我的。”她吶吶的回答。

  “嗯。”见到她指腹上的伤口确实有层透明膏状的东西覆着,他这才放心的点点头。

  舜兰不自在的缩回手。“每次滴血的量并不多,不碍事的。”她没想到他会这么紧张,一离开公主寝殿后,立刻就来找早他一步退下的她。

  “我不信你的血能治病,这样将你留在身边随时取血的做法,很让人质疑。”他蹙眉道。

  “有什么好质疑的?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只要公主心绞痛一发作,喝上我的血再搭配胡御医开出来的药,不久就能为公主止痛,你今天不也亲眼瞧见了?!”

  “话是没错,可是我从没听说过喝人血可以止痛的。”说到底,他就是舍不得她受苦难过。

  “我的血不是一般的血,是专治公主病的血,要不是如此,在这宫里又怎会有我养尊处优的份?”大王与王后就是因为她的血能救公主,才对她另眼相待的,就连公主虽然对她也有诸多不,但也不敢真正苛待她。

  “是谁说你的血特别的?”他凝神间。

  “胡御医这听说也是他偶然间发现的,反正我存在的目的是要让公主好好生存下去,这辈子我是别想离开她了。”舜兰无奈的摇头,这是她自懂事以来就被教导成很理所当然的事,她早认命了,当人药引子的命。

  拌泽抚着下颚思索着“我还是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别说你也是因为『心疼』我,才这么在乎这事。”她这话冲口而出,一说出来她就后悔了。

  这简直像在揶揄他先前对公主的那些关爱之语,原来自己这么介意…

  她咬咬牙,想着应该再说些什么来粉饰自己这不该有的心思才对。“我——”

  他拢了眉峰。“先前的疼是假的,这次的疼是真的。”

  他没生气还这么坦白甘舜兰心中不泛起柔柔的甜。“这个…虽然我知道你对我都很老实,但没必要老实成这样,这要是让人听见,你麻烦大了。”

  “你光想到我的麻烦,你不也一样,漆华不会放过你的。”他一副与她“有难同当”的模样。

  “你别说,我们不是朋友吗?!”

  “是啊,是没人知道的『朋友””他齿一笑。

  舜兰下巴掉下来,半晌后才又重新归位。“你真的很喜欢戏人!”她埋怨的瞪着他。

  拌泽笑得很无赖。“这送你吧,让你暂且幸福。”他由怀里出一张纸。

  “什么意思,暂且幸福?”她接过来,见上头绘的是一朵她没见过的花。

  “这就是凤冠花,我答应你若是到我西邺去,要天天送上一朵这花的。既然我们还没能回到西邺去,就先画上一朵凤冠花赠与你,让你暂且感受到西邺女人的幸福吧。”

  她鼻间都酸了,抚着纸上的花,感动不已。“这是你亲自绘的?”

  “当然。张白石拿刀还行,拿笔可不成,我只好自己绘了。”

  “凤冠花好漂亮啊,跟百合有点像。”她鼻音很重的说。

  “是有点像,不过百合是白的,凤冠花是紫的。”他告知两者的分别。

  “嗯…”真糟糕,她感动得眼泪下来了!舜兰赶紧用力甩头,将那一滴不争气的泪珠甩开,怕让他瞧见就丢脸了。

  哪有人看见一朵花——还是画在纸上的,就哭了的?!

  “以后在西邺的每一天,你都会收到它的,这图就先暂代了。”

  她了鼻子,掉又想哭的冲动,冷不防想起一个人,心头又变得沉甸甸的。

  “你若不是真心喜爱漆华,将来她会怨你的,这花应该要先送她,幸福是你该给她的。”她落寞的说。

  拌泽闻言一僵,表情凝滞住了。

  “书上好像说过,凤冠花应该要送给情人的,咱们只是『好朋友』,用不着送这种东西的。”她脑袋垂得极低,不敢看他。

  他久久没说话,任气氛就这样僵默着。

  直到她瞥扭得再也撑不下去,猛地抬起头,瞬间,她眼睛睁大。这男人竟欺到她眼前,然后…他、他吻住了她!

  “你——”舜兰一开口,顿时感到间一紧,身子最进他怀里,微傲的口立即被侵入。

  这下不只是贴吻而己,这家伙竟敢舌吻“好朋友”?!

  大宓京城内有一座闻名遐遁的香树水楼,高两层,外表并不壮观,它之所以闻名,是因为它巧妙的矗立在秀的湖中央,万顷的湖中它一支独秀,远看更是绝尘标纱,宛如仙境。

  这座水楼的建造者正是大宓王菊殷,在今,就在与歌泽约定期的日子,他将所有人招至此处,既要向歌泽炫耀,也要显威。

  “歌泽,你要娶漆华,可以!”他一开口便说。

  此话石山漆华大喜。父王真的同意了?!

  她立即娇羞的望向歌泽,见他表情淡然,似乎早就知道有此结果,她不微蹙了柳眉。

  舜兰站在她身后,心弦紧扯,怅然若失。

  “可是我有一个条件。”菊殷随后又说。

  “请问是什么条件?”歌泽不疾不徐的笑间。

  “婚后你必须留在我大宓。”以为说完这话后他会立即变脸,没想到却见他笑容更大了。

  “我早料到您会这么要求,可恕我无法做到,我是西邺太子,将来的西邺王,如何能长居大宓呢?”他面不改的道。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只愿为后 上   下一章 ( → )
只愿为后 下娃娃女官巧夺情人的浪俘掳小冰女好悍的野男人北之女皇倦了寂寞才爱非前夫不嫁买你一百夜 买你一百夜 
《只愿为后 上》是一本完本言情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浅草茉莉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只愿为后 上第十章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