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情六慾 145 达成合作、在我这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妻情六慾  作者:不要扫雪 书号:45223 更新时间:2019-6-1 
145 达成合作、在我这
  沈悦儿的话顿时如同一阵旱天雷,打得贤亲王妃立马呆住了,平里那么精明有心机的人愣是好半天连句都说不出来,脑子都空白成一片。

  见状,沈悦儿也不再出声,静静的坐在那里给着贤亲王妃充足的缓冲时间。她要的自然就是这样的效果,一个无比在乎自己名份地位的人,又怎么可能不对这样的事情重视万分呢?

  好半天,贤亲王妃这才回过神来,暗自舒了口气,先行下心头的震惊,转而恢复常态,朝着沈悦儿说道:“你这话分明就是想要挑拨我与王爷之间的关系,我信你才怪!沈悦儿呀沈悦儿,我还真是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大的勇气,竟然敢在我面前说道这种连三岁小孩子都骗不了的话!”

  “看来王妃对贤亲王果然情深义重,信任有加,只可怜你是一腔的热心真情,却怎么样也换不回贤亲王半丝的真心。”沈悦儿微笑着说道:“王妃不必觉得我是在欺你骗你,因为这种事情我欺你骗你并没有半点的作用,对我也没有丝毫的好处,所以不妨别过早的下了结论,先来听听我之所以会给你提这个醒的理由吧。”

  贤亲王妃神色再次微变,她与贤亲王之间的关系如何她心中再清楚不过,那个男人就没有心的,或者说,有心却只给了一个什么都不是的臭丫头!但,再如何,她都不相信,王爷会有休她之心,毕竟于王爷来说,她所代表的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子的身份,还是她整个母族的势力支撑。

  “那你最好挑些有说服力的理由来说,不然的话,光凭你今之言。我定不会让你好过!”贤亲王语气极为强硬,但再强硬也无法掩饰出内心之处的那一层担忧与不肯定,不然的话,她又岂会给沈悦儿这个再次阐述理由的机会。

  沈悦儿点了点头,情神轻松不已,显然也已经看出了贤亲王妃所谓坚定中的那一丝并不真正足的底气。

  “理由很简单,因为这是我前几天亲耳听贤亲王说起过的事,所以当然不会有假。”她神色虽然轻松,但却并没有半丝玩笑之意,相反还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认真。让看到的人都会下意识的倾向于相信。

  这种应该算是一种天生的本事,沈悦儿从现代社会那一段人生经历之中得来的一种本事。不过,她所说的这个也的确不算是假话。虽然贤亲王的原话并不是这样。但实际上却是同一个意思。

  “就凭你这么一说,我就会信吗?”提到前几天,贤亲王妃的脸色不由自主的难看了起来,她不信吗?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些松动了吧?她甚至于都猜到了王爷为何要对沈悦儿说这样的话,一想到这个。她的心更是扎得厉害,人都不由得有些轻微颤抖起来。

  她一直都知道王爷喜欢沈悦儿,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种莫名的喜欢,一种如同灾难般的喜欢!

  自打沈悦儿进王府起便如此,那个时候沈悦儿还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可哪怕如此。王爷却都对这个十岁完全都没有长开的孩子表现出了超乎于普通人的喜爱与重视。

  那不仅仅只是一种义父女之间的重视与喜爱,她很早以前就明白那是一种男女之间的喜欢!刚刚发现时,她几乎不敢相信。更不明白!不明白几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为何会莫名其妙的对一个黄小孩产生男女之爱,不明白这种爱为何来得那般突然而强烈。

  但她终究是明白自己身份的,所以即使知晓了这个秘密却是从来不曾对任何人提及过,更没有在王爷面前过半丝。而后来,沈悦儿一天天的长大。王爷几乎是亲自教管着她的一切,对沈悦儿的那种喜爱也愈来愈明显愈来愈不去掩饰。

  她知道这样下去。这个养在府里头的小丫头迟早一天会成为她的心腹大患,却偏偏找不到任何的机会下手,因为王爷实在对那个丫头保护得太过周全,甚至于不惜用自己的心头血为施下蛊毒让两人之间产生着强烈的感知力。

  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才一直找不到机会,也不敢随意对沈悦儿下手。不过后来让她觉得幸运的是,沈悦儿年纪虽小,但聪得很,没多久也明白了王爷对她的那种不应该有的感情并且极为抵触。这倒是让她想到了突破口,决定从这方面下手。

  后来,在她精心策划之下,沈悦儿倒是难得极为配合的主动强行要嫁给安侯府的张传业,甚至于不顾名声得众人皆知,真是到了不嫁都不行的地步了。王爷虽然检为恼火,但却也没有过多责怪于沈悦儿,甚至于还足了沈悦儿的心愿,将人给嫁进了安侯府。

  原本她以为,这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应该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王爷就算再喜欢沈悦儿,却还是不得不顾及身份,不可能做出那些越乎伦理名声之事来。

  可如今,她万万没想到一切根本就不是她所想的那样。而事实上,当年王爷将沈悦儿嫁入安侯府,一则不过是替沈悦儿收拾烂摊子任由其胡闹,反正这年纪摆在那里,没有真正成年也只能是个有名无实的夫。二则,却是另有目的,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当此次王爷归来之际,光明正大的拒绝了所有人的接却唯独指明让沈悦儿前去侯,又当着安侯府小侯爷张传业的面直接带走了沈悦儿回王府,扯着什么侍疾之名单独将那个丫头留在他的院子里头,不让任何人去打扰!

  这一切的一切更是比起以前对待沈悦儿的态度更加的明显与疯狂!

  后来,她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沈悦儿突然就这般自行离开了,而当,王爷便做高调对外正式宣布断绝与沈悦儿义父女的关系。

  如果她并不知道王爷的心思,那么她或者还会为这个所谓的断绝义父女关系而感到高兴,可她心中再明白不过。王爷之所以这般做并不是什么真正的想要与沈悦儿断绝关系,不再有任何的关联,他所想要的只是断绝那一份所谓的父女名义罢了!

  赵泽霖这样的做法,让贤亲王妃心中异常不安,她不曾想到王爷竟然会这般快做出这样的举动,从回来见到如今已经完全不同了的沈悦儿后反倒是愈发的疯狂。

  如今断绝了父女之名,他们之间便不再有那份说不通的伦理关系,而最后王爷想做的是什么,实在是不言而喻!

  这会,再听到沈悦儿说她随时可能王妃位不保。她又如何不害怕,如何不担心?

  “王妃又何必口是心非,你明明知道王爷对我的想法。这种事情又有什么好拿出来说笑的呢?”沈悦儿收敛起了笑容,极为认真的说道:“他亲口说了,待娶我之际,身旁不会再有任何其他的女人,后也不会再娶。你也为深知他的为人。自是不可能只是说一一糊而已。”

  “既然如此,你不应该很高兴吗?能够有像王爷这样的男人为了你而舍弃所有,你应该很得意才对,哪里会这般好心来提醒于我?”贤亲王妃一脸的嘲讽,显然沈悦儿所说的那句话深深的刺痛着她的心。

  她嫁给这个男人,无怨无悔的替他张罗着一切。尽自己最大的所能去爱他、助他,到头来却换不回这个男人一点点的真心真意,反倒还得成为他去追哄别的女人的垫脚石!她为他生儿育女耗尽青春。最后到头来竟然是得了这样的一个结果。

  真是可笑,太可笑!

  沈悦儿当然明白贤亲王妃此时的心情,所以并没有任何不之意,反倒是极为耐心的说道:“王妃明知我没有那等心思,不然的话当初我也不会配合于你。想出这么一条嫁出王府的权宜之计。我不愿嫁给他,甚至于不愿意与他有这些不应该有的关联。而你则不愿无故被休,更不愿这么多年的情义付出化为虚有。咱们之间完全可以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可以联手合作各取所需,不是吗?”

  诚然,沈悦儿的心思贤亲王妃一直是明白的,这个女孩不同于旁的女人,不但对王爷的爱视若无睹,甚至于还如同洪水猛兽一般避而不及,但偏偏越是这样,王爷的心思却越是一个劲的放在其身上。

  心中黯然叹息,难道这世上所有的男人都是这样吗?越是得不到的便越想得到,越是拥有的反倒是越不知道珍惜!

  “他…真的这般说吗?”心中已经完全相信,她知道沈悦儿的心思,所以不可能对她撒这样的谎,也没必要扯出这些事情来特意寻什么麻烦。只不过,这心呀却怎么也不能甘心呀,怎么也不愿意相信那个男人竟会是如此的无情无义,对她这般的无情无义:“可我…可我毕竟为他生儿育女,这么多年以来替其持着整个王府,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他怎么可以这般简单的便将我给抹杀掉呢?”

  沈悦儿打心底里头叹了口气,而后却是异常现实的回答道:“他爱你,就算明知你要杀他,他亦甘之若饮,全无任何道理可言。他不爱你,就算你把整颗心捧到他面前,在他眼中那也是最无用的东西。你为生儿育女又如何,只要他愿意,多的是人可以替他生儿育女,你替他持王府后宅又如何,同样的道理,只要他愿意,多的是人可以做这些事情。”

  “可是我想不通,他为何偏偏就公这般在意你?为什么?为什么?”贤亲王妃一脸的不甘,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都无法想明白这个问题,不知道沈悦儿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竟然可以让王爷这般冷酷心的人如此不顾一切、掏心掏肺的去对待。

  沈悦儿听到这话,却是略微沉默了片刻,而后这才应道:“我与他之间是孽缘,王妃不必觉得有什么好羡慕妒忌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宁可这一世从没有遇到过他!”

  她说得极为认真,甚至于说得有一些沉重。她与赵泽霖之间的这些恩恩怨怨无法对外人提及,但于她看来,将前世的事情带到今生而且还是一份早已经在前世了断的情缘,如此一来,累人累已。不是孽缘又是什么?

  一声孽缘,倒是让贤亲王妃不由得一愣,她自然不可以想象到什么前世今生这般离奇遥远之际,不过就赵泽霖与沈悦儿之间的那层关系来说,不是孽缘又是什么呢?

  “这么说来,你应该是早有了心爱之人对吗?”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而后却是进入这院子这屋子这后头一回出了笑意:“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那人不是小侯爷就是国师江枫,对吗?”

  看到贤亲王妃面笑意,沈悦儿明白这个女人已经想通了过来。至少她们是已经对她们之间的合作不再有什么排斥之心。

  “王妃很聪明,正是江枫!”沈悦儿索如实道了出来,反正这种事情也将不再是什么秘密。还不如自个坦言,多少能够增进一些两人之间合作上的信任。

  果然,听到沈悦儿这么坦诚的道出了答案,贤亲王妃亦略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而后却是继续说道:“你先前说到我们合作一事。不知又是什么意思?”

  “王妃应当知道,贤亲王如何正在边缘化你娘家几位兄长手中的权利,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代表着什么想必你心中也是清楚的。我有法子可以让你娘家几位兄长手中实权不受贤亲王受限,并且还可以进一步使得你母族的权势增大到足够可以让贤亲王顾忌,从而不敢轻易动休你之念。”

  沈悦儿直接便点明了一切:“如此一来。你的王妃之位自然就得已稳固!”

  听到这些,贤亲王妃自然心中一动,沈悦儿若真有这样的法子。那么对她来说当然是再好不过,可是如此一来,那她又将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来与沈悦儿易呢?

  “你这样帮我的话,又需要我做什么?”贤亲王妃这会也不再有任何的掩饰,直言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更何况是这种怎么说都对我有利之事了。我承认,你开出的条件十分人。但我却不确定自己是否付得起那么大的代价来与你易。”

  听到这个,沈悦儿却是笑了起来,摇了摇头道:“王妃误会以了,我说过我们之间是合作,不是易。若是易的话自然如你所言有得必有失,但合作的话却只问共同利益,而不必去计较太多。”

  “合作?总不至于我什么都不必做吧?”贤亲王妃自然有些不信,很快便反问了一句。

  沈悦儿再次笑道:“那也不是,只不过暂时还真并没有什么具体需要你做的,只要你娘家几位兄长能够尽快的起到牵制贤亲王的作用,对我来说这样就很好了。当然,偶尔王府那边有什么不太利于我的风声消息,王妃自然得及时提点一二,毕竟咱们之间的合作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长期的互惠互利,对吗?”

  沈悦儿的话顿时让紧亲王妃沉默了起来,与先前不同,这一回她是好好的在考虑着沈悦儿所说的一切,分析着这其中的利弊得失。她本也是个聪明人,想来想去也发现不论如何,自己这方终究是不会吃任何亏的,因此倒是对眼前的沈悦儿渐渐的少了几分仇视心理。

  也对,这男人的心有时跟女人一样,无法猜测。而且,她也明白王爷有这样的心思算起来也不能够完全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沈悦儿身上,说起来沈悦儿也算是有些无语无奈,正如她自己所说,若是不爱,就算是将整颗心捧到她面前,她亦不会觉得感动,更不会觉得欢喜,相反只会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片刻之后,贤亲王妃也没有再多想,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两个女人之间就这般结成了一个简单却并不脆弱的合作关系,沈悦儿很是满意有利于自己这方的势力再次多上了一笔。

  她心中感慨,自己与江枫还真是想到了一块去了,但凡是可以争取的力量,不论是谁都值得一试,孤立对方就等于是为自己增强了一份战斗力,哪怕是敌人身旁最为关系紧密之人亦是如此。

  而她亦很快将江枫提前便准备好的那些方法教给了贤亲王妃,当然,只是一部分,可以先行操作的一部分,她也不会傻到直接将全部的一次都掏出来,不然的话,人家还有什么必要与她合作呢?

  办妥这件事后,沈悦儿便告别了戚氏,先行回去安侯府。她这一趟是悄悄出来的,再加上出来的时间不算太短,所以自然办完了事也不好再在外头多呆。

  回到侯府后,阿久很快便替她重新换了一身衣裳,刚刚换好之后,胖丫却是进来通报,说是七小姐过来了。

  没一会功夫,张画柔便走了进来,看到沈悦儿后上前便拉着很是担心的问这问那,所问及之事无非就是这几天好不好呀,心情如何,需不需要陪着出去散散心之类的,说来说去这小丫头无非就是担心沈悦儿想不开罢了。

  直到看到沈悦儿是真的没事,也没有半点不开心情绪低落的样子这才放下心来,而后也机灵不已,闭口不再提那些不好之事。

  两人坐了下来,张画柔喝了一口胖丫送上来的茶,突然笑得有些羞涩,朝着沈悦儿说道:“悦儿姐姐,你还记得上次宫中赏花会时看到的那个赵颂吗?”

  听到张画柔突然提起赵颂,沈悦儿不由得心中闪过几丝猜测,不过面上倒是并没有显,而是点了点头道:“还记得呀,我看他跟你倒是志趣相投的。”

  听到这话,张画柔却是笑得更不好意思了,而后又道:“悦儿姐姐你知道吗,原来他就是最近才继承了王位的新任恭亲王。我一开始完全不知道,还是回来后第二天跟我娘聊天时才从我娘那里得知的。娘亲说他身份尊贵,我当时还不信呢,后来问了大哥才发现竟然是真的。”

  “恭亲王,嗯,那身份自然是极为尊贵的。”沈悦儿复述了一句,而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便再次朝张画柔问道:“你娘还说了什么?”

  “我娘?我娘没说什么啦,只是说人家身份尊贵,不是随便就能够跟人做朋友的。”张画柔说到这神情略微有些失落:“其实为什么大家说什么做什么总要将身份区分得那么清楚做什么呢?我也没有旁的想法,不过就是觉得他懂得好多我感兴趣的东西,偶尔遇到时听他说道一下那些有趣的事情而已,难道就因为身份很尊贵,所以连最普通的朋友都不需要了吗?”

  张画柔的话倒有些像是自言自语,明显带着很多的感慨。沈悦儿倒是没想到这个向来开朗乐观的小丫头竟然这么快便会有了烦恼的一天。

  身份这种东西,向来不是她所注重的,但不可否认,在这样的时空世界,这却是一个再基本不过的规矩,有这份能力去打破这个规矩的人永远只是少数中的少数。

  她也不知道是出声安慰呢还是鼓励呢还是什么的好,正不知道如何接话之际,却见张画柔突然又是神色一转,小脸通红通红带着说不出来的兴奋抬眼看向她道:“悦儿姐姐,你还记得那天在宫里头看到的那盆七幽兰吗?”

  “记得呀,怎么啦?”沈悦儿不由得笑了笑,没想到这小昵子跳跃思维倒是厉害得惊人,刚刚才一脸失落的说着赵颂之事,这会却忽然兴奋不已的提起了那株让她念念不记的七幽兰。

  “悦儿姐姐还不知道吧,那盆七幽兰现在就摆在我院子里头呢!”张画柔笑得愈发的灿烂,一双眼睛明亮得惊人。

  PS:

  感谢热恋^^赠送的平安符,感谢樱桃赠送的平安符,感谢cardcat赠送的平安符以及投出的评价票,感谢所有订阅的小伙伴们,继续更六千中,继续求订阅啦~~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妻情六慾   下一章 ( → )
金牌庶女,佣迷情追凶篡朝与狼共舞,纯剑修另类速成僵尸爹爹无良后宫全攻略富舂山居当朝第一恶妻凰女癖好:豢
《妻情六慾》是一本完本玄幻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不要扫雪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妻情六慾145 达成合作、在我这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