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卷 第九十九章 情仇两消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天龙卷  作者:高庸 书号:31656 更新时间:2018-12-25 
第九十九章 情仇两消
  江涛仗剑侧立,心里困惑万分。他虽然深知一瓢大师功力湛,密宗大法玄奥难测;但也了解血影神功无坚不揣,中人无救。一个血之躯,是万万抵挡不住那雷霆万钧一击的。

  无奈此时一瓢大师话已出口,赌约已定,事实上已经无法拦阻了;只得暗暗默祷,寄望着奇迹的出现。

  虎牙师太口里硬,心中亦不无惴惴之感。暗忖道:“难不成他身上穿了什么护身宝衣,能够承受我的‘血手印’掌力么?”一念及此,便沉声道:“咱们话要说定,老身只全力发出一掌,你却不能闪避或使诈。假如事后老身发现你借物蔽体,这赌约更当作废。”一瓢大师闭目如故,微笑道:“放心吧,待师太发掌后,老油愿解农任凭查验。”

  虎牙师太双眉一挑,道:“既如此,你就仔细了。”猛一口真气,血影神功贯注右掌。霎时间,肌肤红影遍布,整个身子已成一具“血人”当下气凝天庭,功聚十成。陡地,双睛暴睁,右掌疾劈而出。

  “血手印”大异一般劈空掌力,出手时不闻劲风,也看不出力道。但那一掌按出,远在一丈外的一瓢大师前,却“砰”地发出一声巨响。恍如被千斤重锤所击,身躯一阵摇晃,险些离地飞去。一瓢大师轻哼一声,霍地张目!一长身,站了起来,疾跨三大步,直虎牙师太身前。锌然龙,翻拔出了离火剑。

  这时,虎牙师太真气甫竭,必须重行换气,才能再度出手。正值其气已尽,油气未消的刹那,身血影消失,变得苍白赢弱,僵立如痴。假如一瓢大师挥剑下手,只有眼睁睁受死,根本无法反抗。而天心教高手却远在三丈外,及待发觉一瓢大师掣剑反扑,已经来不及援救了。

  天心教主梅娘骤然惊呼失声,叫道:“大师剑下留情!”

  群雄方面,却无不欣振奋,纷纷呼喊道:“杀了她!杀了老贼尼!”

  一瓢大师高举宝剑,重重刺落;剑尖所指,却不是虎牙师太…只见他手挥剑落,一剑进虎牙师太脚边泥地中,注目沉声道:“杀孽纠何时了?冤冤相报几时休?虎牙!虎牙!你也该梦醒了!”

  虎牙师太缓过一口气来,惊魂甫定,连退好几步,愕然道:“你”一瓢大师解开前襟,前赫然一个鲜红掌印,微笑道:“老衲没有使诈吧?”虎牙师太默然无语,终于双膝一软,跪倒地上,羞惭地垂头道:“大师坦襟,功力超凡入圣。虎牙嗔念已破,愿随苦修,求大师接引。”

  天心教主梅娘和教中高手,身不由己,都纷纷跪了下来。

  一瓢大师仰天笑道:“阿弥陀佛!苦海称无边,回头须及时。禅心一线,福缘绵绵。老袖虽非慈航,积此善功,也可以放心地去了。”语声微顿,回头对江涛赧然一笑,缓缓又道:“但留一步地,何处不饶人。老袖身受转劫之恩未报,却逾份又作不情之请,少侠不会以悖理见责吧?”

  江涛急忙拱手道:“大师慈悲为怀,四十年石窟深痛,尚且泰然化解;在下但求武林中戾气转为祥和,岂敢再耿耿旧仇宿恨!”

  一瓢大师长吁一声,赞叹道:“唯大智慧者,才能具此开阔心。孽已断,尘缘已尽。老油生受厚情,就此作别,阿弥陀佛!”一声佛号,如氤氲弥空。漾延展;渐渐由近而远,由高而低。这时,老和尚的脸色,也逐渐呈现一片灰白,双目缓缓垂闭。

  江涛微感一震,连忙回头一招手,沉声道:“天赐,大牛,育儿,还不快些跪送大师法驾!”穆天赐等三人都受过一瓢大师恩赐,急急应声跪倒;江涛也侧身肃立,俯首欠身。其余群雄,人人穆然低头,抱拳为礼。

  一瓢大师嘴角微微一掀,浮现一抹祥和的笑容,气息已绝敢情老和尚并非功力绝世,有什么抗御“血手印”的神功;而是凭一颗渡恶迁善的佛心素愿,拼着一命应劫,舍身啖魔,以化解一场血腥惨事。

  虎牙师太顿首膜拜,泪水腮。拜毕站起身来,突然挽手拔出地上离火剑;红光一闪,将自己一条左臂齐肩砍落,颤声向梅娘说道:“从现在起,解散天心教,撤去各地分坛。教中弟子心善良者资遣还籍,顽劣估恶者一律废去武功。诸事办妥,立即封闭天湖…”说着,又将那只血淋淋的断臂,送到江涛面前,赧颜道:“诸般罪恶,皆由老身而起,也由老身一身承担。雪姑系我幼徒,今后老身晨昏礼怫,尚需她侍候。不知少使可否赐允以老身断臂,遥祭飘香剑聂女侠之灵;恩赦雪姑,使彼得以随隐荒山,以全师徒之情?”

  江涛慨然道:“师太涤消嗔,幡然悟道。恩仇业已一笔勾消,师太又何苦自戕如此!”当即吩咐解开了雪姑道。

  虎牙师太欠身说道:“老身自知罪孽深重,幸留残躯,皆缘大师及少侠厚赐。唯万恶一善,十八年来,一直未敢加害令尊;也算将梅剑虹抚育成人,聊报罗堡主于万一。其间内情,稍等再由长徒梅娘为少侠详陈。今后,他们师徒母子,全仗少侠护掖了。”

  梅娘惶急地道:“师父,徒儿愿随师父您老人家退隐…”

  虎牙师太正道:“傻孩子,又说痴话了。为师有你雪师妹侍候,于愿已足。你等此地事了,应该带剑虹到红石堡去,好好替为师补赎前想,才是正途。”

  梅娘热泪直落,佛嘘道:“徒儿一样罪孽深重,有何面目再去红石堡?”

  虎牙师太叹道:“情孽皆须自了,如今为师也顾不得你了!”随将“离火剑”归鞘递还给江涛。最后环顾天湖群山一遍,怅惆摇头,巍颤颤扶着雪姑,黯然而去。梅娘含泪送至梯口,伏地再拜,埂咽失声…尾声真相大白

  晋西白龙山红石堡,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由堡门高矗的彩牌起,通往内堡的马道上,贺客盈途,一片“恭喜”声。

  今天,是红石堡堡主罗玉磷谢世十八年的忌,也是梅剑虹正式认祖归宗的吉期。虽然,在上次梅娘拜堡之时,潇湘女侠林素梅已经将罗氏族谱私下授与了梅剑虹;但自从天心教解散,被囚达十八年之久的“神剑双英”大哥穆宇凡来到红石堡,便商定了这一次入祠归宗的盛典,择在此举行。红白双喜,合并行礼,藉以表示对老堡主谢世的追悼,和对新少堡主归宗的祝贺。同时,红石堡从此门重开,再度与武林各派交往。

  吉期之前,早已群雄毕至。内堡大厅中一大红桌面,喜烛高烧;坐了一屋子三山五岳能人、五湖七泽好汉。无奈此时潇湘女侠林素梅和梅娘尚在后堡房中叙话,梅剑虹也由妹妹小梅和丫受们招呼去更换吉服了;大伙儿闲着无聊,不由都把目标集中到甫大难的穆字凡穆大侠身上。

  有人凑趣道:“罗家少堡主今天认姓归宗了,穆大侠的爱子却仍旧姓江。什么时候也该请咱们吃一顿,举行一次归宗盛典才对呀!”一唱百和,许多人都鼓掌赞成,纷纷以吉期相询。

  穆宇凡情不可却,缓缓站起身来,含笑拱手道:“诸位盛意,穆宇凡父子万分感谢。归宗之礼,迟早是要行的;不过日子却难预定,届时自当飞柬相邀,共聚一叙。”

  有人问道:“为什么?定个吉难道还不容易,为什么不能预定呢?”更有人道:“择不如撞,撞不如今。索小双英归宗,今儿个一起举行了,岂不更妙!只须将拜期延到‘绿屋’重建以后补办就行了。”

  穆宇凡笑道:“诸位高见固属可行。不过,在下的意思是想等两件事完成之后,再择期举行,比较妥当…”

  众人纷纷问道:“哪两件事?”

  穆宇凡道:“第一件,自然须待故居‘绿屋’重建完成;第二件,十八年来拙荆生死下落不明。鄙意以为,等绿屋建成之,她若仍在世上,自会返家团聚;那时再为涛儿举行归宗之礼,方称适时。假如拙荆已经故世了,就让孩子先侍奉江老安人百年之后,换姓归宗也不迟。十八年前,他如不遇江老员外和安人搭救,也不会有今天了。”

  群雄听了这番话,有的点头赞叹;有的则不感到扫兴失望…

  穆宇凡收敛了笑容,接着又道:“舍间之事,多谢紊怀。今红石堡盛典,诸位枉驾来贺;有一件事,想必也有许多朋友纳闷在心,只是不便直言相询。在下贡与罗故堡主结义论,经与林女侠商议,愿借此吉时未届之前,向诸位创白一下。那就是当年罗故堡主自戕的原因,以及今剑虹少堡主母子归宗的内情。”

  此言一出,室寂然。的确,这段武林秘辛往事,其中绝大多数人都不甚了解;为什么天心教解散后,梅娘和少教主梅剑虹却一变而成了红石堡罗家的人?

  在群雄肃静期待下,穆宇凡神色郑重的缓缓说道:“这件往事,本属罗家隐私。在场诸位中,除了十三奇内部分朋友知悉内情外,相信在诸位心中早已存着谜团;只是碍于情面,不好询问出口罢了。说来,此事也不应该由在下向诸位剖白。但林女侠身为居孀之人,名份攸关,自不便出面说明;梅氏母子又是当事人,更碍难启口。假如不作解释,与其将来以讹传讹,反不如现在公诸大众的好。所以几经商榷,才决定由在下亲口述说当年经过。至于是非恩怨,为辱为冤;事过境迁,已经不在当事者心上。诸位见仁见智,必有公论。”

  他说到这里,微微一顿;脸上不浮现出无限感伤之,轻叹着说下去:

  “十八年前,罗、穆二家义结金兰,情同骨。双剑联袂行道江湖,诸位久已知,不须我再作赘述。那时,我和罗兄弟每年一晤;或三数月,或半载,游侠天下,乐也融融。至于晤面的方式,有时由罗兄弟先往‘绿屋’,有时也由我先来‘红石堡’。谁邀谁原属小事,不过其中有一缺点因为有一次,当我远从三湘赶来晋西,罗兄弟也恰好动身去了三湘,彼此竟在途中错过。所以,咱们就订了一个约定,彼此事先以书信联络,约妥一处见面的地方;然后各由家中启行,按时前往晤面会合。

  诸位千万不要认为这是件微不足道的事,一切祸源却全因这约期晤面而来。那一年,郊山鬼妪肆;罗兄弟飞书相召,约定八月十五月圆之夜,要我赶到洛晤面;以便十六联袂往探邮山鬼府,剪除鬼姐谢落红。接信之后,我立即束装北上,如期赶到洛。却没想到罗兄弟比我早到了三天,因为不耐等候,已经在十四夜晚,独自去邮山探查了。事先留字客栈,说是天明之前定可返回。

  可是,我抵达约会的客栈时,已是十五清晨。候至近午,仍未见他返来,当时便生警觉。皆因邱山鬼妪谢落红武功虽非登峰造极,却最擅用毒,而且郎山鬼府十分隐密难寻;罗兄弟既然逾时未归,很可能有了意外变故。当下便急急赶往邻山寻找。就这半之差,果然不出所料,意外已经发生了。

  当我赶到郊山,首先在山间发现十余具女尸,都是鬼娘谢落红手下妖女。循迹探索,又在一片茂林边,找到鬼岖的尸体;死尸上,一剑穿而过。长剑仍留尸上,却不见罗兄弟踪影;而那柄长剑,正是他随身佩剑。我目睹此情,不生疑。暗忖鬼姐既已伏诛,罗兄弟理应无恙才对;怎么会留剑尸上不加取回,自己也不知去向呢?

  正在诧异的时候,忽然听见林子里传来一声惊呼。是我一时情急,循声穿林而入。万万没有想到,罗兄弟正和一位极美的少女愕然相对;两人身上都衣衫不整,神情十分迫窘。罗兄弟见我赶到,羞惭之心顿起;灵智失之下,挥掌便想杀那少女,却被我及时拦住。那少女匆匆掩上衣裙,便如飞而去。事后,经我询问缘故,才知道罗兄弟在力战鬼姐妖女的时候,已经中了药。剑毙鬼妇,药也发作了;那少女恰好从林中现身出来,罗兄弟糊糊涂涂做下了道羞声名的恨事。

  他对我说明前情,追悔无已;曾为之失声痛哭,更数度举掌意图自戕,迫得我只好用强,点闭了他的道;然后温语安慰他,认为事实上他当时在药控制之下,身不由己,虽然铸成大错,又何必深责自己呢!足足耗了一个多时辰,总算被我劝解住他的羞愤寻死之念。当时,我曾发誓绝不把此事告诉任何人;久之后,将其淡忘,就当没有发生过一般。

  事隔半载,我忽又接获罗兄弟急函相召;嘱我尽快赶来红石堡,有要事相商。那时候,林女侠已有身孕,即将临盆;我虽正感染微恙,仍和拙荆决定同来红石堡作客。接得急函,我便抱病先行动身;留下拙荆,稍缓数再上路。记料一到红五堡,罗兄弟竟以‘背信卖友’四字相责;不容分说,速出‘千毒门’所制碧芒毒针,当场自刺左臂而死…”

  述说至此,在座群雄不由同发慨叹,许多人的脸上且布伤感惋惜之

  穆字凡业已老泪纵横,微顿之后,接着又道:“…罗兄弟突然这样做的原因,是接到一封未署名的无失信,那信中对他所铸错事严词指责;语句中,竟称此事业已尽人皆知,并暗示乃由我口中传出。罗兄弟一时不察,顿感无地自容,故尔出此下策。当时,我抱病未愈;又在拦阻他自拔之际,内腑受了震伤。信中言词更使我悲愤填,百口莫辩。然而,我又想到罗兄弟虽已惨死,这封信却不能留给弟妇林女侠看见;所以,匆匆揣了那封无头信,负伤奔出红石堡。但甫离红石堡未逾五十里,便被十余名蒙面高手拦截围攻。我内伤未愈,终于失手遭擒…以后的经过,诸位已可想像,不须再说了。”

  座中白骨夫人刘香琴恍然道:“难怪董老儿他们非降即隐,不敢反抗天心教,原来是为了顾全罗堡主清誉。此事显而易见,必是虎牙师太一手安排的阴谋。”

  穆宇凡摇摇头道:“这也不能说是事先安排的,皆因邙山事故乃一时巧合。及至后来梅娘有孕,虎牙师太才想出这条一石二鸟之计。不过,天网恢恢,善恶有报!她又怎料得到图谋不成,反替罗兄弟保全调教出一个好儿子。这桩事固属红石堡的不幸,但罗兄弟得此佳儿,虽身在九泉,亦当含笑瞑目了。”话方至此,钟楼礼钟高呜,盛典吉时已届。群雄纷纷起身,鱼贯步出大厅,移步之间,都份外有种凝肃之感。

  穆宇凡拭去颊上热泪,左手扶着江涛,右手挽着燕玲,紧随在古月道长、雷神董千里。

  黑白双童、千面神丐朱烈以及落拓书生韩文湘等十三奇身后;再后面,则跟着铁臂仙猿姚健星和独眼神魔周刚等一干天龙门下。

  如今,他爱子在握,佳媳在侧;苦难已尽,沉冤已雪,应该感到足而高兴了。然而,爱的影子仍沉重的在心头,使他在欣慰之中又有几许隐忧。

  步出大厅,穆宇凡仰天长长吁了一口气十八年地牢之苦,都借这一吁尽吐。望望左侧爱子,再望望右侧佳媳,那时候,他心里不由默默祝祷着:“绿屋建成之,她会回来的。咱们一家将比当年更热闹了。”

  (全书完)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天龙卷   下一章 ( 没有了 )
铁莲花侠义行香罗带锈剑瘦马血嫁血影人胭脂宝刀纸刀玉连环短篇合集
《天龙卷》是一本完本武侠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高庸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天龙卷第九十九章 情仇两消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