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与上校同枕免费阅读推荐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武侠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重生小说 乡村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好看的小说 放纵小镇 悖伦孽恋 母爱往事 上门女婿 娇凄出轨 家庭乱史 艳福不浅 邻家雪姨 梅雨情结 奶孙乱情 完本小说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与上校同枕  作者:懒离婚 书号:28445  时间:2017/7/7  字数:7763 
上一章   ‮)更二(!诛可心其 章55第‬    下一章 ( → )
这上午喜人的销售情况,好得让纪惜晴和耿厚他们大为高兴。

  看到自己原来装点满满的展区里,如今只留下几盆暂时不卖的极品花卉在展览,纪惜晴便让耿厚和佟江先看着展区,她则喊上了顾镇北,开着她的车,又回了她的皇家庄园,准备趁势头好,再提一批花过来销售。

  音乐广场离她的庄园并不算远,开车也就十几分钟。

  顾镇北开着车的时候,纪惜晴兴奋地在那里拿着计算机叭叭地算着帐,当她看着计算机里显示出来的数字,高兴得咯咯直笑“哈哈,顾镇北,你知道我一上午赚了多少钱?200万一盆的5盆极品兰花全卖了,100万一盆的10盆也卖光了,50万一盆的20盆也卖了,一个上午咱就卖了三千万啊!”她喃喃地叹着“天哪!果然,极品花卉也这么赚钱,这有钱人还真的不少。你看看,我这里还有这么多订单,都是刚才的那些客人下单的,等这一批花拉过去,可又是几千万的进帐!我发财了!顾镇北,我发财了…”

  看到纪惜晴那又笑又闹半疯癫的模样,顾镇北无奈地笑了笑“就这么一点钱,就让你乐成这样了?”

  纪惜晴嗔瞪了他一眼“什么叫一点钱?这是很多很多钱好不好?你想想,这一天赚这么多,这五天下来,我可不得进帐好几个亿?而且,你忘记了,我那几盆还在展览中等着最后一天拍卖的极品七兰、还有极品的蓝色妖姬、牡丹皇后,以及现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见过的凤海棠、九茶香满园…”

  顾镇北听着她那张小嘴在那里“得波得波”地说个不停,那神采飞扬的小模样,让他真有一种想要将她倒,再狠狠地吻她的冲动。

  纪惜晴又在那里说“等我赚到了钱,盛唐帐上的那一亿帐,我就可以清了,你不知道,那一亿帐,一直就搁在我的心里…”

  她说到这的时候,车子正好已经停在庄园内的花卉园区门口里。

  顾镇北什么也不说,一把将她扯到怀里,狠狠地吻了一通,直至将她吻得全身瘫软,浑身无力,他才放开了她。

  看着她水的脸蛋染上了一抹嫣红,美得娇妩媚,人心弦。

  顾镇北感觉到下腹那不下去的灼热,低低地闷哼着说“纪惜晴,我的钱就是你的钱,你有必要分得那么清吗?”

  听到她说要还他钱的时候,虽然明知道她的意思是什么,但他的心情确实有些不,好像两个亲密的人,硬是要拆开来算似的。

  他不喜欢这样!

  纪惜晴见他不高兴了,抱着他的头蹭着“你明知道我的意思,我是怕牵扯不清,以后累着了你,你看,当初我去你家的时候,连爷爷都过问了这事,他老人家还不是一样希望,我们之间有些帐,最好是清清白白的。”

  顾镇北冷笑一声“如果真有人要抄我们的老底,你以为他们就查不出这盛唐其实是我的?别傻了!你有足够强大的势力,就没人敢动你!但你若是有了让别人动的条件,那他们就会不顾一切地把你往死里整。现实永远是这么残酷,能保护我们的,永远是自己!只有自已够强大,别人才动不了你!”

  纪惜晴知道他说的是事实,轻叹一声“好了!今天是高兴的日子,咱别提这些不高兴的事了。走吧!下车帮我搬花去!像你说的,咱要强大起来!”

  看到纪惜晴脸上的光芒,顾镇北苦笑着无奈地摇了摇头,她总是能想得开,想事比他还要乐观积极。

  花卉园内,钱小青和宁阿呆正在给一些准备明天出售的花卉细致地标上价钱,顺便打理一些残叶。

  他们一见到纪惜晴回来了,有些讶异地了上来“晴晴,你怎么回来了?”

  原本钱小青和宁阿呆是喊她“纪小姐”的,可纪惜晴觉得自己的年纪比他们还要小一截,干脆让他们直接喊她的名字。

  纪惜晴笑着回道“小青,阿呆,你们不知道啊,我们这一上午就把花给全卖光了,我回来再拿这些花出去卖…”

  听到纪惜晴眉飞舞地说了一遍会场的热闹,钱小青和宁阿呆也一脸向往,他们也好想去看看皇家花卉受追捧的场面。

  但是,这幕后的工作,总也得有人做啊!

  纪惜晴似是理解钱小青和宁阿呆的遗憾,她伸手拍了拍他们的肩“你们放心,下午我就让人去录像,我得把我们这第一次出战告捷的盛景给拍下来,做个纪念,也让你们俩看看。”

  钱小青和宁阿呆马上笑了开来,连声说“好”

  他们俩是真的很容易足的。

  纪惜晴又对他们说“小青,阿呆,来,你们帮我把明天要卖的这些花全搬到外面的车上去,只要你们俩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看到纪惜晴那豪气的模样,钱小青和宁阿呆还是笑,一弯,便开始往外搬花。

  他们俩都不是话多的孩子,就只会埋头干活。

  纪惜晴一边在心里怜惜着他们,一边还在心里想,这俩傻小子,若真的毕业以后不到她这里工作,到了别的地,这么老实,只会干活,不会说好事,肯定也会被人欺负,最后成为干得多拿多少的老黄牛,一辈子可能也难有出头的机会。

  不过,现在有她罩着他们,安啦!她一定会给他们机会的。

  在钱小青和宁阿呆、还有顾镇北的帮忙下,纪惜晴的越野车后部很快便满了花,她这才和顾镇北返回会场那头。

  等他们赶回会场展区的时候,纪惜晴让顾镇北在停车场等她一下,她进去喊佟江和耿厚他们过来搬花。

  可还没走到自己的展区,她已经发现自己的展区门口围了一大帮子人在那里看热闹,还隐约听到有争吵声传了出来。

  纪惜晴赶紧分开众人走了进去。

  只见一位身材高大,穿着一身唐装、鹤发童颜、精神健烁的老人,正与其中一位叫肖茹素的接待小姐在那里面对面的对峙着,气氛很是紧张,像是一触即发。

  耿厚站在一边,一脸为难的样子,佟江则不见踪影。

  而地下,正躺着她那盆稀世罕有的极品七兰,摔了个稀巴烂。

  在纪惜晴走进展区内之前,她正听到肖茹素凶巴巴地在那里质问老人“我说老人家,花是你摔的,你倒说句话,赔是不赔?”

  老人抬高下巴,冷冷一哼“我说了,我就是不赔,你能拿我怎么样?”

  肖茹素气得眼圈都红了“如果你不赔,那你就是为老不尊,你让大家评评理,你摔坏了咱们展区要参加花卉比赛的极品兰花,你知不知道,万一没有比这更好的花卉,咱们比赛输了,这个损失你赔得起吗?现在让你赔点钱,你也不赔,这事说到哪,也是你没道理。”

  老人也气了“我都跟你说多少遍了,刚才不知道是谁撞了我一下,我这才不小心把花给撞下来的,你要找人赔,应该找那个撞我的人赔才对。”

  肖茹素冷哼一声“有人撞你,那是你说的,我们只看见是你把这盆花给撞下来的,当然找你!你有本事,你去把那个撞你的人找出来啊!”老人气得脸色红“我要能找出来,还能跟你在这里胡扯!老子一生顶天立地,是我做的,我认!不是我做的,任你天皇老子来了,也甭想让我认!”

  肖茹素冷笑两声“行啊!你不赔,那我们就报警,让警察来断断这个理!”

  老人一脸淡定地冷笑“你报啊!老子还就怕你不报警呢,看看这安城有谁敢抓老子?”

  哟,好嚣张的语气!看来来头不小哇!纪惜晴挑了挑眉。

  她在那里听了一会,听到这里,她也算是清楚了来龙去脉,在看到周围围观的众人一脸兴味,巴不得你们闹起来,他们才有好戏看的模样,又再看着他们这么一吵,把自己的展区都给堵了起来,里面的客人全给闹走了,外面想进去的人也进不去,纪惜晴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这事真要闹大了,到时破坏的,还是她皇家御药茶花园的名声!而且,还会累及荣成,他可是拍着脯给了自己这个第一展位的,若是自己不但没给他挣脸,还闹出了事,不但他的脸上无光,就是她的面子也不好看,以后她还拿什么脸面去见荣成?

  纪惜晴走了进去,沉着张俏脸,环视了他们一圈,以从未有过的严厉口气问道“耿厚,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就这么闹着?你就看着闹,看着把客人都全给闹走了?”

  耿厚看了一下四周的人,脸也红了“对不起!是我处理不周。”

  纪惜晴又看向那位老人,换上了亲切的笑脸“老人家,这花摔了也就摔了,我不要您赔了,他们刚才在言语上若是得罪了您,我在这里替他们向您道歉,对不住您老了!您走吧!”

  这老人倒也不是个不讲理的,他叫司徒瑶光。

  他一辈子高高在上惯了,他刚才也说了实话,可肖茹素他们不但不听,那话里的意思还是他在说谎,所以他才气极和他们理论。

  这回一见纪惜晴来了,先训他们一顿,又说不要自己赔了,不但让自己走,还客气地向他道歉,他的气也消了。

  他挑起眉,仔细打量着纪惜晴“我说小丫头,你是这里的负责人吗?你说话算数?我听说,这盆兰花可值不少钱,你就这样让我走了?”

  纪惜晴淡淡地笑“没错!我正是这家皇家御药茶花园的负责人,当然说话算数,虽说花名贵,但我觉得,人更该有情。人养花,花养人,有情之人养出的花儿,才会有人情味。您老说,对吗?”

  司徒瑶光哈哈大笑“好一个人养花,花养人,有情之人养出的花儿,才会有人情味。好丫头,不错!不错!就冲你这句话,这花的帐,我买了!”

  纪惜晴一摆手“不用!老人家,我说话算数,我家的花也不止这一盆,这摔了也就摔了,如果您老不嫌弃,咱们就当个朋友,如何?”

  司徒瑶光又是大笑两声“好好好,老夫就你这个小朋友,老夫叫司徒瑶光,小丫头,你怎么称呼?”

  纪惜晴朝他伸出了手,俏皮地眨了眨眼“老爷子,我叫纪惜晴,我的朋友都叫我晴晴,您老可以叫我小丫头,也可以叫我晴晴!”

  “好好好,老夫就你这个朋友,不过,我还是觉得叫小丫头亲切一些。”司徒瑶光还真有些倚老卖老,不过,纪惜晴倒喜欢他这朗的子,感觉他这子和顾老爷子真有点相像。

  人群中,一位满脸猥琐的中年男人在看到司徒瑶光和纪惜晴的手握在一起时,偷偷地转身走了。

  一场闹剧,就这样落下帷幕,不但没让纪惜晴有任何损失,还到了司徒瑶光这个老朋友。

  可是,事情,却并没有结束。

  那个中年的猥琐男走到会场的一个角落,那里,正站着一个戴着墨镜和帽子的男人。

  见那中年猥琐男向他靠近,他也仍是一动不动。

  中年猥琐男凑近他耳边,轻声对他说“事黄了!”

  “嗯?”

  那个墨镜男只是轻“嗯”一声,但却让猥琐男变了脸色,颤着声音解释“本来事情快要闹开了,可那个纪惜晴突然跑了回来,她见摔了这么贵的一盆花,不但没生气,竟然还不要那司徒老头子赔钱,还向他赔罪道歉。”

  “这事就这么了了?”墨镜男的声音低沉沙哑,却带着一股子渗人的冷寒。

  “是。”

  中年猥琐男可没胆子直说,那司徒老头和纪惜晴不但没伤和气,还上了朋友,他们这一招可算是机关算尽,却反倒帮了她忙。

  不过,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纪惜晴会这么大方,估价至少几百万的花,她竟然说不要赔就不要赔,这气魄,这襟,可真不是盖的。

  中年猥琐男又问“吕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姓吕的墨镜男丢下一句“你继续监视她,等我电话!”

  说完,姓吕的转身便走了,留下中年猥琐男莫名其妙地站在那里。

  好一会,这中年猥琐男才回过神来,明白那吕哥说的“她”应该是纪惜晴,他又赶紧买了一堆报纸,佯装是卖报纸的闲人,在纪惜晴的展位面前,来回地晃悠着。

  看着纪惜晴那展区又开始火爆起来,中年猥琐男暗暗猜测,难怪那吕哥要这么生气,要是真被这小妞做起来了,那吕哥在安城一手掌控花卉市场的势力,可就要打破了。

  只是,吕哥怎么知道今天那司徒老头会出来这里的?还故意安排他来演这一出戏?难道吕哥就不怕得罪司徒老头?

  听说吕哥家的势力也很大,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中年猥琐男一边想着,一边看着纪惜晴的展区,也没留神前面,就这么“嘣”地撞在了别人的身上,撞得他“蹬蹬”地连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形。

  他正要张嘴骂人,却在看清楚站在他面前的,正是曾经在纪惜晴店里出现过的军装帅男时,他马上闭了嘴,转头就要跑。

  顾镇北眉眼一冷,他不跑还没事,他这一跑,就明显有猫腻了。

  顾镇北几个箭步便追了上去,一把拎住了中年猥琐男的衣领,眉眼冷寒得吓人,直接威胁他“你若不想挨揍,就闭上嘴,跟我走!”

  中年猥琐男被顾镇北这么一吓,脖子一缩,果然乖乖地不再挣扎,就这样被顾镇北给拎了出去。

  顾镇北将他拎到了停车场,直接扔进他那部军用越野车里,上车便一把掐住中年猥琐男的脖子,轻轻一捏,中年猥琐男顿时感觉到了死亡般的窒息,顿时挣扎着身子,眸底是又惊又怕。

  他听到顾镇北在那里低喝一声“说!你是谁?”

  “大爷,您手轻点,我、叫叫马达!”

  顾镇北轻哼一声,声音更冷“说吧,是谁指使你去撞司徒老爷子的?”

  马达的眼神闪烁不停,结结巴巴地反问着“什、什么?谁、谁是司徒老爷子?”

  他是不敢说啊,他要是说了,那个吕哥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横竖也是死,他干脆装傻,想要蒙混过去。

  可他碰着的人是谁?

  是顾镇北!

  他想使诈,那也得看顾大少肯不肯配合他。

  显然,今天这个马达比较倒霉,撞到的是顾大少心情不太好的时候,当然了,自己的小媳妇被人算计了,他的心情能好得起来吗?

  这才是第一天,她的风头才刚刚冒起,如果不趁早灭了那些人的心思,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对她下手呢!

  顾镇北之前有预料到纪惜晴若一旦扬名,肯定是想低调也低调不来,那么,随着她的成长壮大,势必会有不少人打她的主意。

  所以,他决定哪天若遇上了事,一定要逮一个人来做做榜样,杀一儆百。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事这么快就来了,而且,对方算计的不但是纪惜晴,还有司徒瑶光。

  司徒瑶光是谁?

  他是安城警备区赫赫有名的老司令,看来,这事情恐怕还没有他初想时的那么简单。

  顾镇北冷冷地笑,不管怎么样,今天这罪魁祸首,他是死定了!

  那个人就真的以为,司徒瑶光和他顾镇北,是这么容易得罪的?

  他都能看出这事情的猫腻,冷静下来的司徒瑶光又怎么会想不清楚?只要他想明白了,他老人家会就这么甘心的被人戏弄?被人污辱而不还手?

  那是不可能的!

  今天这事要不是纪惜晴大度,但凡遇上一个硬要跟他扯的人,他司徒瑶光论起理来,还真的是不占理,不说要他负全责吧,至少今天这事他也要负一半的责。

  但如果不是他老人家愿意赔,纪惜晴硬要他赔的话,就算拿到了这笔钱,这人也就得罪了。

  这事虽然看起来是一件小事,但这件事若真扯大了,那就是大事了,毕竟这司徒瑶光不是一般人,这安城的军队,可都是他的势力啊!

  就算他老人家现在退了下来,可现在安城就任的一干领导,还大都数都是他的老部下,他振臂一呼,在安城依然是一呼百应的。

  可这种潜在的危机,就被他家小媳妇这轻描淡写之间给化解了。

  他记得,当初他家老爷子在见了纪惜晴第一面之后,就偷偷地在私下对他说“这姑娘是件大器!但不晚成!小子,你有福了!”

  随着相处的时间越久,顾镇北越发觉得,他家老爷子看人,那叫一个准!

  在别人的眼里,一盆天价兰花,可是别人一辈子都赚不来的钱,可他家小媳妇是眼儿都不眨一下,就让这事给过去了。

  从这些事情当中,顾镇北更可以看得出他家媳妇的目光有多长远,襟有多宽厚,人情有多豁达。

  可他家小媳妇这么好,怎么就有这么多人看不顺眼,想要陷害她、对付她呢?

  顾镇北真恨不得把这些害人的臭虫一只一只给捏死。

  如今一见这个马达不肯配合,他的怒火已经越烧越旺,想也不想,他一拳便击向这个猥琐大叔的肚子上,顿时疼得这猥琐大叔浑杀搐,想要呀呀地叫救命,却被顾镇北一把捂住了嘴,让他叫也叫不出声。

  “说不说?”

  此时的顾镇北满脸全是杀气,就像他下一刻不说,就把他送进地狱一般,吓得猥琐大叔泪满面,连连点头,唔弑叫。

  马达知道,他若不说,眼前这个像杀神一样的男人,肯定还有千万种手段让他尝试,直到他说为止。

  他可受不了这种折磨!为了少受折磨,他想着,还是早招了好。

  待顾镇北一放开他的手,马达马上待出一个名字“找我的那个男人姓吕,他的眼角有一道刀疤,人家都喊他吕哥,至于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只知道安城的花卉市场全被他掌控在手里。”

  姓吕?又扯到了司徒老司令?

  顾镇北突然眼睛一眯,看来,他们的黑手伸向的还不止是晴晴,这里面他们真正想要算计的目标,恐怕是他——顾镇北!

  晴晴,不过是借她的手,让司徒老司令产生不满,进而对自己也产生恶感,让司徒老司令和顾家恶。

  这个幕后之人的用心之险恶,其心可诛!

  ---题外话---

  PS:二更到~

  推荐蓝缪的文——《职场重生:boss请接招》,可直接搜索作者名“蓝缪”

  内容介绍:

  前世,原以为幸福美满的恋情只不过是一场被披上了面纱的阴谋;

  她,身份显赫的千金小姐,为所爱之人,放弃所有,只为和他在一起;

  谁知换来的却是他和闺蜜的联合背叛,将她推向风口尖成为众矢之的;

  倾身坠楼那刻,她暗暗发誓,若有来生,定不会再如此,她一定会为自己重活一次再次醒来,她重生到了一年前,她进入公司面试的第一天,也就是这一天,改变了她的一生…  WwW.6nNxS.Com 
上一章   与上校同枕   下一章 ( → )
流年小说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与上校同枕免费阅读,您可以方便的进行与上校同枕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看与上校同枕免费阅读,就上流年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与上校同枕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