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糊里糊涂娶了你免费阅读推荐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武侠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重生小说 乡村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好看的小说 放纵小镇 悖伦孽恋 母爱往事 上门女婿 娇凄出轨 家庭乱史 艳福不浅 邻家雪姨 梅雨情结 奶孙乱情 完本小说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糊里糊涂娶了你  作者:李临 书号:28336  时间:2017/7/6  字数:8176 
上一章   ‮章九第‬    下一章 ( → )
过了几,小冬依然十分忙碌,根本找不到空档去找吕双凤退亲。

  而秦傲天对此事的态度是直截了当宣布…

  既然从未订婚,何必退亲?对小冬的要求一笑置之。

  这一,小冬叽叽喳喳的把话讲完,又趴到大书案前,痴痴凝睇着翻阅帐册的秦傲天,发出第几次长声叹息。

  “去拿个盆来接口水。”

  秦傲天头也不抬,微微笑说。他已十分习惯小冬骨示爱的方式…对着他口水。?孤寂天地,现在已被她嘈杂喧闹声占满,要是有一个时辰没听见她奇特的馊主意,他不会怀疑,小冬是不是病了?

  “怎么啦?别别扭扭的样子。”好一会儿没听见她的声音,他忍不住扔下笔,绕过书案,居高临下的凝视她。

  “唉…”小冬维持半蹲的姿势,有气无力的瞟着他。

  “怎么了?”好笑的伸长手一捞,抱起她走向长榻,一起半躺卧着,享受悠闲时分。

  “唉…”磨蹭他的颈项,她又叹了口气。

  “这是你今早至今第十七次叹气,究竟发生什么事,还不跟我说?”他已学会自然的与小冬对话。

  “小天天,唉…唉…唉…”捧着他的脸,小冬异常认真的凝视他的双眸“我发现自己嫁了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哦?”长眉轻扬,声音极为轻淡。

  “本来以为你是个穷小子,这几天跟着你跑来跑去,听着人家对你的尊敬称呼,瞧着你处理帐册上的数字,每笔全是千两万两出入…”

  “那又如何?”他不大喜欢小冬不开心的面孔。

  “那又如何?”小冬怪叫起来。“武功高强,人长得漂亮也就罢了,偏偏还是个大财主,学富五车的大才子,你…你如此十全十美,我…我…”

  “嫌我配不上你?”怪腔怪调的挑起眉梢。

  “是我配不上你!”小冬终于叫嚷出自己的心结。“你没事做什么把自己弄得这么优?人家只想要一个可以同甘共苦、一辈子平平淡淡生活在一块儿的人。”

  这就是小冬观察秦傲天之后的心得?

  敝不得,这两她已不再狂喊自己是庄主夫人。

  “你准备…”离开我吗?试了许久,总是无法说出“离开”的字眼,所以,他改口说:“你准备如何?”

  “为什么不说服我留下?”小冬不满的嘟高小嘴。“明知人家对你的心意,明知人家没有你活得不是滋味,你就不能说些好听的,打消人家的傻念头吗?”

  “现实如此,多说无益。”抿着,他冷静地说道。

  “什么嘛!都要人家自己找法子配合,你都不帮忙喔?我在你心里究竟有没有地位啊?”小冬气愤的叫嚷,一古脑的将隐藏在、心底的话一次宣出来。

  “我知道要你说出热情的话很困难,但是,偶尔我也很软弱,需要鼓励和保证,你不说喜欢我,要跟人家做一辈子夫,人家哪有理由说服自己?”

  “我…”他的声音梗住了。“我…”还是说不出口。

  “说喜欢有那么难吗?”小冬扁扁嘴。

  在一起也有一些时了,全是小冬在说我爱你,而秦傲天好似被着跟她厮守,怪不得小冬心理不平衡。

  “只有晚上时,你似乎要把人家吃掉,才让人觉得你是喜欢我的,小天天,我要你口头上的保证啦!”

  “我…”顺了许久的气后,秦傲天终于放弃了。“我没办法,我说不出口…一辈子、做夫、恩恩爱爱、厮守一生…那些话,全是狗!”

  “你说,我的话全是狗?你好可恶!”小冬狠狠捶了他一拳,气呼呼的从他身旁跳开,哭得唏哩哗啦的跑出冷月轩。

  秦傲天站起身,追了一步,便停下来。

  瞪着紧握成拳的双手,他告诉自己:不能追!

  他是鬼影秦傲天,注定无法平凡,他的出生是个诅咒,小冬已给了他太多幸福,为了她好,让她放弃是唯一的出路!

  他告诉自己,这才是对的,才是正确抉择。

  咬着牙,却尝到苦涩滋味。

  为了心爱的姑娘,他必须无情相对!

  是的,他爱小冬,爱得很深,爱得无奈,爱得不敢回应。

  他好怕!怕自己的爱会毁掉小冬,那他情愿由她主动提出分手。

  只是这份深情,她能懂吗?

  *******

  “表妹。”

  “哼!”小冬哭哭啼啼跑一阵后,在陌生的竹林停下脚步,正在埋怨秦傲天也不晓得追出来安慰人,就瞧见负着葯囊的吕双凤穿出密林步道,在前方不远处缓步慢行。

  她泛红的双眼,快步追上前去,亲热唤人。

  吕双凤赚恶的瞥了她一眼,又直视前方,一脸冷然。

  她的冷傲令需要有人倾听苦水的小冬充满“亲切感”她的小天天也常摆这种脸色给她看。

  不管人家表情多么不,小冬僻哩叭啦开始诉说自己的不满。

  “说喜欢有那么难吗?就算不爱开口说话,表示一下会怎样,为啥都不肯?前几天还有自信他喜欢人家的,这两,越来越没信心了…”小冬鼻,哀怨的说道:“他越是给我丰衣足食、金银珠宝,就越觉得他离我越来越远…”

  “他肯照顾你还不好?”吕双凤酸酸的扬声。

  “他明明知道我不要这些。”小冬的声音显得有些遥远恍惚。

  “我的梦想是跟相爱的夫婿胼手胝足,劳心劳力,一点一滴将咱们的小窝给拼凑出来,再养几个小萝卜头,夕阳西下,手牵手一起去散步、玩耍、摘野花…”

  “表哥是成稳重的男人,才不会陪你玩孩子气的家家酒游戏,拜托你清醒点,别净说这些笑掉大牙的鬼话。”吕双凤冷嘲热讽。“再说,表哥是大财主,根本不可能花力气工作,什么一点一滴把小窝拼凑出来?凭他的财力,可以盖出多少美轮美奂的屋宇?你说的话,简直是在藐视表哥的能力,”

  小冬出一脸可怜她的表情,这令吕双凤更为气恼。

  “怎么?我说错什么?”咬牙切齿的怒视她,所有跟表哥有过短暂肌肤之亲的女子中,小冬绝对是最惹人厌的一个!

  她凭什么用这种目光看她?她…吕双凤,才是秦傲天未过门的未婚,小冬竟然敢在她面前嚣张?

  “你以为傲天喜欢回这里啊?在这里,”小冬伸开双臂画个大范围。“他又几乎不笑了,心口也冷冷冰冰的,在回鬼山庄以前,他不是这样的。”

  “少自以为是,你不可能明白他的,你才跟他睡过几次?而我几乎跟他认识了一辈子,你在算什么?”看见小冬扳着手指。

  “算算小天天跟人家睡几次咩,你不是请教人家吗?”小冬无辜似的眨眨大眼睛。

  “你知道羞二字怎么书写吗?”吕双凤又羞又气,无法想像她的脸皮到底有多厚。

  “知道、知道,生我的爹是教书先生,他要求我跟姐姐要读女诫,写一手好字…”

  “既读女诫,竟然连那档事…也敢拿出来说?”

  “娘说女诚是放,那是为了榨姑娘编出来的大谎话,不能信…”小冬笑了笑,反将吕双凤一军“而且,人家是为了回答你的问题才不辞劳苦的算算,究竟是问的人的错,还是回答问题的人的错呢?”

  吕双凤一时语

  得意忘形的小冬还对人家扮鬼脸。

  瞧见小冬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吕双凤忍不住坏心的说道:“表哥就是不愿跟你在一块儿,才偷跑回山庄!”

  小冬和秦傲天的事迹,早就不是秘密。

  “他想,他想的…虽然他没明白表示,可是,当我说咱们的房子该怎么盖的时候,他紧紧抱着我,紧得我无法呼吸,我知道,他要跟我在一起!”

  “才不是,所以他回山庄了。”吕双凤残忍地打碎小冬的美梦。“你瞧瞧自己,有什么地方配得上表哥?他文武双全,机智过人,仪表不凡,你不过是个厚脸皮又不知羞,只懂得着人家的土姑娘,有什么资格跟表哥在一起?”

  “我…我力气大。”小冬嗫嚅的挤出这句话。

  吕双凤冷眸以对“这算得上优点?”

  “我可以背他回家!”小冬越说越小声。

  “那也得表哥肯让你背。”双凤冷哼一声。“明白自己配不上表哥了?总算还有一丝羞心。”

  “不…”小冬倔强的瞪着吕双凤,大声嚷嚷“你说的不对!”

  “什么地方不对?”

  “不管小天逃卩么厉害,我多么以他为荣,我们之间仍没有配不配这个问题存在,他是我丈夫,我是他子,我们一齐分享喜怒哀乐,做彼此的心灵支柱”

  “是吗?”吕双凤向前视。“别大言不惭了,你根本不了解表哥。”

  “你才不懂,你凭什么这么说?”小冬可不是被吓大的,立即吼回去。“夫间的事,你这外人不懂!”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成!苞我来。”吕双凤恨声道。

  “上哪儿去?”

  吕双凤一言不发冷冷的在前引路,对小冬的喋喋询问置若罔闻。

  她们一前一后往竹林深处前进,尚未转出竹林,就听见奇矣邙恐怖的凄厉鬼声。

  “什么声音?”小冬抖颤的扯扯吕双凤的衣袖。

  “怕了?”吕双凤甩开她的牵制,回首睥睨她。

  “谁不怕鬼?”小冬又黏了上去,现在,可不是逞英雄的好时机。

  “不是鬼…”吕双凤再度推开她。“但比鬼更可怕。”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不理会小冬。

  小冬白牙猛打颤,一面求神灵保佑,一面又不住好奇勇敢跟上。

  出了密林,就看见一座以天然石配以钢铁栅栏的大监狱呈现眼前。

  监狱前两名上衣有着骷髅图形的阴沉人物一见吕双凤,低声唤句“大小姐。”便掏出门钥将铁栅栏打开。

  吕双凤目视前方,弯入了山,小冬咬着下,慌慌张张的跟了进去。

  山内,布置得井然有序,该有的陈设一样也没少,而且光源充足,地方宽敞,只是…小冬老觉得闻到一股怪异的恶臭。

  “姑姑,”吕双凤突然走到山一角站定开口唤道。

  泵姑?小冬朝吕双凤的方位努力张望,只看见阴暗的角落,有两块黑的物体,吕双凤是在对那团东西叫唤吗?

  “姑姑,我是双凤,来瞧你…”“滚!宾!狐狸,又来勾引我家相公,你这个不要脸的XXX…”

  一串污言秽语听得小冬胆战心惊,久久无法回神。

  这真的是出自人口中说的话吗?

  小心翼翼的从吕双凤背后探出头去…哇!恶…

  “看清楚,这就是表哥的爹娘。”吕双凤在吓得闭紧双目的小冬身畔耳语。

  尽管已听过有关他们的种种,可是真正目睹时,那股恶心胆战的恐怖感受仍紧紧笼罩着她…他们真的比鬼还可怕!

  原本对秦傲天不敢许诺的埋怨,在一瞬间冰销瓦解。

  两具因情感被折磨成凄厉鬼状的男女,身上漫布各式伤害和扭曲的疤痕,看着彼此的眼光是如此狠毒阴险,却又无法分离…

  吕翠娘紧紧依附着秦雨,狰狞的残躯发出浓郁恶臭,她的生命仿佛只能容纳深怨又深爱的夫婿,其他的皆与她无关,也不重要。

  因为被制,身子无法动弹的秦雨,饮食便溺全得依靠疯狂的吕翠娘,他不但不感激,反而更加气愤。眼眸贮满噬杀的血丝,脑海中除了转动谋害吕翠娘的念头外,他的生命再无其他。

  面对如此仇恨对方的爹娘,秦傲天如何敢轻易释放感情?

  她簌簌发抖,豆大的珠泪一颗颗往下垂落…

  吕双凤频频冷笑,以为小冬被眼前所见吓倒。

  殊不知,小冬其实是为了心疼她的小天天而哭。

  小冬伤心哭泣,仿佛除了这桩事,就无其他事情可做。

  嫌恶已极的吕双凤鲁的推她出牢狱,将她孤身一人留在竹林边缘痛哭,然后蹙紧双眉,快步地转入竹林小径。

  就在林径尽头,她陡然煞止脚步。

  “表哥?”秦傲天在等她?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她马上恍然大悟,抿紧下,恨恨说道:“你在跟踪…你在保护苏小冬。”

  他无语,却专注聆听小冬断断续续的噎声。

  “苏小冬究竟有什么魅力,让你如此待她?她连姑姑、姑爹都无法接受,你也听见了,除了害怕哭泣,她什么也不做,这种人有啥资格跟你在一起,得到你的钟情?”

  秦傲天缓缓收回目光,冰似的眼眸凝视着她,这是自他们订亲后,他头一回正眼看她。

  “我从来就不曾、不曾接纳爹娘,他们令我畏惧。”

  “表哥?”她惊口气。

  她的表哥会害怕?他是鬼影秦傲天,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为何会口出此言?

  “努力争夺名声,求取成功,并非我的本意,我其实是在树立强敌,希望有一天能死在敌人手中。”他冷静的面对吕双凤的震慑,让她认清自己。

  “不自杀,是因为不想死后还被人指指点点,说我着爹娘的血,果然疯了!”不等吕双凤开口,他继续说道:“每天,我都活在矛盾当中,表面上风光拥有一切,爹娘的一切似乎困不住我,但私底下,我却惶恐终,时时回想起被爹亲手杀害的幼小记忆…”

  “表哥!”吕双凤忍不住激动大喊。

  “你越对我好、越崇拜我,只让我越要远离你。我很清楚,自己绝不是你想像中那般顶天立地、勇敢无敌,看到你,就会让我联想到不愉快的过去…”

  投一眼望向断断续续传出哭声的密林方向,他的表情倏然一变,变得温柔,甚至有着微微的笑意。

  “她不一样,打一开始,她就不把我当不凡的人,她甚至觉得我笨拙,需要人照顾,一心要‘娶我做子’,好照顾我,在她面前,不需隐藏,可以爱哭就哭,爱笑就笑,我们是一对再平凡不过的夫。”

  歇口气,他又续道:“小冬有许多缺点,但她的真、她的热情,解救了我,让我明白,我也是软弱的平常人,需要依靠时,她会陪在身旁,做我的支柱。”

  “我也可以呀!表哥,我能做的比她好,只要你肯给我机会。”吕双凤不顾羞的大喊。她要证明,为了他,连面子她都可以不要!

  秦傲天摇摇头,目光深湛地看穿她。

  “骨子里,你仍把我当英雄崇拜不会改变,可这一点,小冬绝不可能有!即使她知道我拥有这许多财富,在她心里,我还是与她相遇时那个平凡正常的男人。”

  “不!她没法认同你的过去,你听,她在为自己的命运哭泣,她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苏小冬不值得…”

  “你错了!”摇摇头,秦傲天打断愤恨之音。“那傻丫头不是为自己哭,她是在替我掉泪,哭出我不敢说出口的害怕、憎恶和自怜。”

  “我不信!”吕双凤几乎将下咬出血丝“我不信你会害怕、憎恶、自怜,更不信苏小冬懂你。”

  秦傲天同情的看着她。

  因为自己的不予理会,竟令她无法自拔到这个地步,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这个错,他有责任,所以,在她沉沦至痛苦深渊前,他得拉她一把。

  于是,他走回密林,并示意吕双凤跟上。

  来到距小冬只剩几步路之处,他让吕双凤停下,自己独自向前。

  他尚未有所动作,小冬已急切的投入他的怀抱,紧紧拥抱住他。

  “好可怕!他们好可怕…小天天,你别怕、别怕!小冬一定陪你,咱们一起作噩梦,呜…”

  秦傲天展开双臂,紧紧抱牢她,虽一声不响,但他的表情却是情深意浓。

  “不…这是骗人的!我不信!我不信!”

  吕双凤发出绝望的尖叫,跌跌撞撞跑离此地。

  他们之间仿佛连一针的空隙都没有,这可悲的事实教她情何以堪,如何承受?

  她只能发狂地尖叫着,拔腿狂奔。

  “啊,是表妹!”小冬给吕双凤的尖叫声吓一跳,发红的双眸,愣愣的盯着她的背影。“她怎么了?”

  “跟你无关,别问了。”

  “你越是这么说,就越跟我有关。到底怎么了?”小冬不死心的问。

  秦傲天仍是紧闭双,不论小冬如何追问就是不开口!

  小冬气得发誓不理他。

  不过,当他抱她上,热情的亲吻她时,她便忘记誓词,以同等的热力回拥他。

  只有在这时候,小冬才能十分肯定,秦傲天是喜欢她的!而且,是极其热烈的喜爱。

  “你用这种方法说…喜欢…人家…人家会累挂的…啊!”小冬癫狂的轻颤,樱吐着的呻。“用说的…人家要听你…说…嗯…”秦傲天的回答,是以更燎火的冲刺,牵引着她同赴爱天堂。

  那一夜,小冬始终没听到想听的话。

  *****

  后来,小冬仍得悉秦傲天与吕双凤之间发生的事情…吕冠云趁着秦傲天外出时,带她来到吕双凤的闺房。

  吕双凤眼神空,一见到小冬,便冷冷地对着兄长道:“你带她来看我笑话吗?”

  “不!”吕冠云推小冬上前,温柔地瞧着妹妹。“我见你太痛苦、太伤心,所以带她来让你恨,如果你想杀她,哥哥不会有任何异议,还会无条件帮你。”

  “你没异议,我有!我才不想死咧!”小冬赶忙表达强烈反对。开玩笑,命是她的耶!

  不过,他们兄妹俩目中无人,根本不顾小冬的抗议,迳自研究起杀人的方法。

  小冬一面听一面哀嚎“不可以!泡过水会肿得像猪,人家要美美的样子…”

  “不行!那方法会让人家痛苦…”

  “我讨厌热,别拿火烤我…”

  “哎哟!好恶心的方法,你们心肠干啥这么歹毒?人家都要死了,还折磨人…”

  “苏、小、冬!”吕冠云大喝一声,眉眼间有著隐约的笑意“都死到临头了,还那么多话!”

  “死到临头就不能说话吗?”小冬呐呐的问。“我连表达一下看法都不成吗?你们讲的那些死法我都不喜欢,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们…”

  “你喜欢哪种死法?”吕冠云忍不住翻白眼,被她的唠叨打败了。“我成全你。”

  “唔…”她认真的想了很久,最后才开开心心地说:“最好是我跟小天天都七老八十了,躺在上像睡觉一样安详死去,四周有我们生的两儿两女和孙子们…”

  “想得真美,放你们活到那时候,还用得着杀人吗?”吕冠云碍于妹妹在场,不便放肆,要不,他真想好好放声大笑,这个苏小冬还真逗呢!

  “你们连生几个孩子都讨论了?”吕双凤抓住小冬的话语,心碎的问道。

  “是讨论了,不过,小天天一直改变心意,一下子要一男一女双生子,一下子又说不要,我是觉得各生两个恰恰好,又有男孩又有女孩,不管他最后决定要男的或女的,统统都有,而且还买一送一,够大方吧?”

  吕冠云再也撑不住了,赶忙跑到屋外,捂着嘴闷声狂笑。

  吕双凤则呆滞的注视小冬,许久,才听她呻一句…

  “天,表哥究竟是看上你哪一点?”  wwW.6nNxs.cOm 
上一章   糊里糊涂娶了你   下一章 ( → )
流年小说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糊里糊涂娶了你免费阅读,您可以方便的进行糊里糊涂娶了你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看糊里糊涂娶了你免费阅读,就上流年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糊里糊涂娶了你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