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冥王的恋人免费阅读推荐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武侠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重生小说 乡村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好看的小说 放纵小镇 悖伦孽恋 母爱往事 上门女婿 娇凄出轨 家庭乱史 艳福不浅 邻家雪姨 梅雨情结 奶孙乱情 完本小说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冥王的恋人  作者:李馨 书号:28325  时间:2017/7/6  字数:10832 
上一章   ‮章五第‬    下一章 ( → )
他以不容怀疑的眼神和语气,

  替我驱走了纠多年的梦境;

  他以温柔的臂膀和膛,

  为我提供可以停息的家。

  此生不再遗憾,

  因为有他。

  早晨,阳光欣欣然由窗户进,将沉醉在甜蜜梦乡的人唤醒了过来。

  冷寞的眼皮受了阳光的刺,不怎么情愿地睁了开来。他的手臂习惯性地往身旁放置,却没有感觉到温暖的体温,只有触碰到凌乱的单,他霍然而起,睡意全消。

  急急向屋内张望,没有看到她纤巧的身影时,他不感到一阵恐慌。

  “绿音!绿音!”他扯开嗓门叫着,却苦于身无寸缕而无法下

  “冷大哥,我在这。”

  绿音袅袅的声音抵达他耳里,他向发声处望去,只见绿音娇怯地站在浴室门口,轻倚着门栏。阳光透过玻璃幻成点点金粉,洒落在她聘婷的身躯上,过于宽大的连身睡衣直盖到膝部,为她添了抹娇小惹怜的感觉,她的脸上尽是初经人事后的羞霞。

  冷寞终于放下悬浮半空的心,霸道地命令:“过来!我不许你离我这么远。”

  绿音柔顺地走了过去,被他一把揽进怀里,用双臂占有地圈着。

  她感受到拥抱中所藏的不安,不解地抬起头望向他,和他投注在她身上的眼光相交接。冷寞一手将她完全纳入自己的怀中,另一手替她整理发丝,绿音则闭上眼睛,享受他指间无言的温柔,一如昨晚般把自己的重量由他负担。

  “以后不许你离开我的视线,知不知道:我不许你离开我。”

  他警告似地用劲收紧了环在她上的手,让她感应到他语中的认真,然后又轻轻地,像怕损坏了极珍贵的收藏品般,吻了下她合上的眼皮。

  绿音张开眼,正好望进了他似无底的深眸中。

  冷寞扫视着她全身上下:“我…没伤着你吧?”

  绿音羞涩地垂下螓首,以摇头做为回答。

  “绿音…”他爱煞她的娇羞,绿音缓缓抬头,看见了冷寞眼中含载的柔情意,恋地看着他,无法把视线自他脸上移开。

  “我人的小妖…”他深邃的眼谋令她完全陶醉在他具魔力的声音中,眼神闪烁中,她彷佛见到他出一朵满意的笑。

  “你后悔吗?”眼波交流中,他问着。

  这一次,绿音没有回避他认真的眼神,反而勇敢地回视,用简单已极的三个字解尽他所有的疑问。“我爱你。”

  就这一句,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触动他心灵最深处不知名的地方。冷寞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用更紧的拥抱表达他莫名的情绪。

  “绿音,我的绿音,我可爱的小子…”

  他模糊得几乎听不见的耳语让绿音感动得想哭,未曾拥有过的幸福而今居然在他厚实的膛中寻到,她感激命运之神对她的厚待和眷顾。忆及自己一生至今的困苦拮据,受过的苦痛,今天竟有如此美好的归宿,她甚至怀疑自己是否仍在作梦。

  老天;如果这是梦,那么请让我永远都不要醒,不要醒!

  绿音靠在冷寞前这么对自己说。泪水濡了冷寞的,也哭软了冷寞的心。

  “怎么说着说着又哭了呢?不行!约定过你不能再哭的,你不守承诺,该罚。”

  说着,不容她开口,冷寞托起她的下巴,毫无预警地给了她深长、绵的一吻。

  带着些许的息,他的离开她的,帮她擦去残留的泪痕,他的嘴边漾开了一抹笑。

  “我现在知道要你停止哭泣的方法了。”

  瞧着他带些恶、顽皮的眼神,绿音也笑了出来。

  “这才对嘛!我的小绿音应该是属于笑容的,不是泪眼汪汪的。我不要你再掉任何一滴眼泪,我不要看到你再哭泣,知道吗?”

  他又心疼又温柔地对她说着,绿音含情带笑地轻缓点头,一颦一笑俱是特有的羞赧。

  “你起来多久了?”冷寞问着。

  绿音不敢说她足足凝望他的睡容一夜,只好避重就轻地回答:“刚起来冲澡。”

  “那你还没吃啰?”冷寞肯定地问着,果见绿音又点头。

  摸了摸她柔长的头发:“那好,你先休息一下,我来做早餐给你吃,你说好不好?”

  绿音除了点头,似乎没有别的动作可以回答,然而突如其来的疼痛却令她颦起秀眉。

  冷寞马上察觉到她的不适:“怎么了?”

  绿音朝他笑笑:“没什么,只是头疼。”

  “是不是那些绑架你的混帐家伙打你的地方?来,我看看。”他轻着绿音的太阳

  “怎样,还痛吗?”

  绿音虽然觉得头部的疼痛有增无减,却不忍违拂冷寞的一片真情,强忍头痛,吐气如兰地响应:“好多了。”

  冷寞在她颊旁印下一吻:“你元气未复,先别太辛劳,休息一下吧!”

  他像个丈夫般将钟爱的子安置好了之后,才着衣起身煮起早餐。

  绿音心满意足地看着冷寞来往厨间的壮硕身躯,疲惫地闭上眼,幸福地叹了口气。

  有君如此,今生无憾!

  没想到我这么微不足道,竟然有这么一个爱我的人如此体贴照顾我。可惜茸茸它们被慈宁带走了,不然家里一定会更热闹…不晓得慈宁他们怎么了,等冷大可揪出阴谋者之后,我再向他们解释,介绍冷大哥给他们认识,他们一定会很高兴见到冷大哥的。这一切真像是一场梦…啊!命运究竟是公平的,让我受尽了痛苦之后,竟让我认识冷大哥…

  绿音在头痛的侵袭和一夜无眠的疲累围绕下,沉沉坠入了美梦连连的梦乡;边,犹挂着幸福的微笑。

  “绿音!醒醒。”

  冷寞不疾不徐的呼唤将她的神智自梦境中拉回。她睁眼看见心爱的人坐在沿,手中端着冒着热气的通心面。

  睡意犹浓的她娇慵地打了个呵欠:“煮好了?”

  “是呀!可以起来吃午餐了。”

  “午餐?”

  “没错,你睡了一个早上了,我看你睡得甜,没叫醒你,早餐我就自己先吃了。现在中午都过了,我怕你饿着,所以才把你喊醒。”他柔情万千地看着她,语气却仍像个性一般淡漠。

  绿音不好意思地偷瞧他:“那我的睡相…”

  “尽收眼底,大眼福也!”冷寞会意地接下去:“而且呀!你睡觉时,还会呓语兼打呼哦!”“我哪有?你说。”

  “你睡觉的时候一直喊着:冷大哥!我好爱你好爱你…哈哈…”冷寞大笑地挡着她不具伤害的粉拳。

  “你最讨厌了啦!”绿音半撒娇、半气怒地嘟起嘴:“每次都欺负人家。”

  冷寞瞧着绿音涨得红的脸颊,痴地说:“我最喜欢看你害羞的模样,脸红通通的好像苹果一样,让我恨不得能咬上一口。”

  绿音窘得不知如何是好,干脆不理他,径自吃起了午餐。

  而冷寞也不再嘲弄她,专心地看着她的吃相,继续挖掘绿音这令他惊奇的小女人还有何不凡之处。

  “冷大哥,你怎么不吃?”

  “我吃过了。”冷寞简洁回答。

  “哦!”绿音又低下头,尝试忽略他的眼神,企图将注意力放在午餐上。可是不一会儿…

  “别这么看我嘛!好像我才是你的午餐一样,你这样看我,人家吃不下。”绿音吃了两口之后挫败地说着。

  “好好好,不看不看…对了,头还疼吗?”

  绿音感到头部的痛楚已消失,只剩浓重的晕眩,以为是睡后的现象,也就不以为意地说:“没事。嗯!你的厨艺真是进步神速,比昨天好多了。”

  “那当然,我可是天才,学什么像什么,区区烹煮技术哪难得倒我…你说什么?比昨天好多了?那你的意思是我昨夭煮的饭不好吃啰?”他挑眉问着。

  绿音急忙否认:“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冷寞不肯放松地追问着。

  “我的意思是…呃…哦!我的意思是你昨天煮的已经很好吃了,你今天煮的比昨天更好吃,一的技术已超过本美食家的水准…”

  “好啦!说这么一大堆违心之言,你不怕消化不良啊?”冷寞笑着说“原谅”绿音无心之语。他发现,和绿音相处,要笑并不难,快乐也总是和笑容相伴随,这种感觉真好!

  放纵自己去感觉,以“人”去面对绿音,卸下冷漠的面具,他才意识到活着的意义。不是争权,不是夺利,更不是用心机汲汲营营,而是平凡朴实、脚踏实地去过每一天,用自己的“心”去活每一分每一秒。

  绿音调皮地眨眨眼:“原来你也知道我说的是违心之语啊?虽然我平时不太会撒谎,但是偶尔说一些善意的谎言以慰人心,老天爷是不会怪我的。”

  “何止,祂还会摸着你的头对你说:嗯!比绿音,你这个谎说得恰到好处,值得嘉奖。”冷寞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绿音挤眉弄眼地朝他甜蜜地笑着:“你才知道。”

  “你这个刁钻的小家伙,就会瞎掰。真不知道是该狠狠打你一顿股,还是要将你吻得不知天南海北。”

  “喂!瞎掰也需要下功夫的,你能掰得出来吗?那是我修练多年才有此深厚的功力。”

  绿音夸张的表情令冷寞哭笑不得:“是,姑娘掰功盖世,小生难望项背,甘拜下风。”

  他严肃又正经的脸色令绿音为之发笑:“看来你也是掰国一族的翘楚嘛,学得如此迅速。”

  “有这么高明的‘师父’在,做徒弟的我当然不能弱了你的名头。”冷寞打趣地回答。

  “嗯!孺子可教也,往后你要和我多学习学习,保证让你受益匪浅。”

  “是!快把午餐吃了吧!都快凉了。”冷寞钟爱地着她的秀发,莫可奈何地说着。

  他惊异地发现绿音羞涩内向的外表下,竟还藏了这么诙谐有趣的一面。

  “不要老是我的头嘛!好像我是二岁小孩似的。”绿音一边唏哩呼噜地吃着通心面,一面继续地咕哝。

  “你本来就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冷寞喜欢这种宠她、呵护她的感觉,理所当然地回了一句。

  埋首面中的绿音模糊地念着他听不懂的话,令他莞尔。

  “咦!你手上戴的这是什么戒指啊?怎么没见你拔下来过?”

  绿音扬了扬戴着戒指的左手:“你说这只怪戒指啊?这戒指说来也好玩,它是一条鲤鱼迭给我的。

  “一条鱼送你的?”冷寞瞠目结舌。冥界失落的至宝,被人间的一条鲤鱼拿来做礼物免费送人?这教身为冥王的冷寞情何以堪?

  “是啊!我无意间救了一条鱼,那条鲤鱼很漂亮哦!花纹也很罕见…”

  “它为感谢你救了它一命,就送你这只戒指?”冷寞截去她没有意义的描述直接问道。

  “是啊!从小到大,和我接近的动物们为了讨我心,常会送一些她们认为意义不同的东西给我;像小雀和小,就常衔一些它们用来做巢的料或布料给我,虽然我不需要这些东西,但是我还是会收下。和它们处久了,你就会发现其实它们是一群最教人感动的朋友。”

  “那你戴上这个戒指有没有什么感觉?”

  绿音有些奇怪为何他的话题总绕着这戒指转,但仍然照实告诉他:“有啊!当我戴上戒指时,我感觉到一阵清凉,很舒服;后来当我想拔下戒指时,发现拔不下来了,我想这戒指虽然不漂亮,但戴起来不会不舒适,所以也就不理它了…你怎么知道这戒指戴起来感觉不一样?”

  冷寞被绿音偶现的仔细给问得有些措手不及。

  “也没什么,只不过这只戒指好像一种我曾经研究过的稀有矿石,所以我才随口问问。”

  “原来如此啊!早说嘛!难怪我总觉得这戒指和普通的戒指不一样,还是你行,一眼就看出来这戒指的不同。对了,你从事研究的工作吗?和你在一起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是在做什么的。”忆及对他的一无所知,绿音迫不及待地开口询问。

  冷寞有些后悔自己的弄巧成拙,只得硬着头皮说下去:“呃…我做的是…是珠宝事业,要管不少的人事,所以才会对宝玉矿石有研究。”

  难怪他的报酬不是现金而是珠宝。绿音想起他当初给她的收留报偿,明白了不少。

  “那你家的事业很大啰?”

  一个冥界算不算大?

  冷寞不明了绿音所谓“大”的意义,所以不知该如何回答绿音的问题。

  冷寞没发现有时候他比绿音还天真可爱。

  “哎呀!我真笨,你家的事业一定不小,所以才会有人想抢…对不起!”发现自己措词不当的绿音心虚地道歉,不希望自己的言词勾起他不愉快的记忆。

  “没关系。”冷寞淡淡地道,心申仍思虑着凝戒的事。

  自责的绿音决定引开冷寞的注意力,避免他沉浸在哀伤的事中,于是她谈起了凝戒这个他感兴趣的话题。

  “你知不知道,这戒指很奇怪?有时候看它很普通,比翠玉还不好看;可是有时候又好像看见它动着耀眼的七彩光芒,好漂亮…对了,这种戒指一定很少吧?它有没有名字?”

  “凝戒。”冷寞下意识地回答她之后,悚然惊觉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

  “凝戒?好美的名字,这戒指真的就像用水凝成的一样,难怪这么奇特。”对手上的戒指有了一番了解之后的绿音,越发喜欢凝戒的朴实平凡与它的不俗,对它爱不释手。

  暗恨自己大意的冷寞已无心情欣赏绿音的吃相,待绿音吃完之后,就端着盘子到厨房去。

  绿音着实为捉摸情绪晴不定的冷寞而伤神,见冷寞又不和她嘻笑,她也没了主意。

  “冷大哥…”

  “嗯?”

  “盘子放着,我来洗就可以了。”

  “没关系,你伤还没完全好,别急着做家事,我洗个盘子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冷大哥…”

  “嗯?”他仍是好脾气地应着。

  “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绿音听来泫然泣的声音,令冷寞放下手边的工作。“又怎么了?我怎么会生你的气?”

  坐到绿音身旁,他和绿音四眼交接。

  “是不是我说错了话,惹你生气?”

  “怎么会?”冷寞释然地点了下她的鼻头:“你这小东西,净会胡思想,害冷大哥以为出了什么事,以后可别这么吓人。”

  “你如果不是在生气,怎么会突然不和我讲话,也不笑了?”绿音不甚了解地盯着冷寞瞧,猜不透他的心思。

  冷寞蓦然一惊,他竟忘了脆弱的绿音最为感,一点情绪的变化都逃不出她的感觉。

  安抚地对她笑:“傻绿音,冷大哥在想事情,当然会不说话了。”

  “想什么事?是不是你要回去了?”绿音马上恐慌地说:“你不是说事情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水落石出吗?”

  “绿音,绿音!”他试着要她冷静下来。“听我说,我不会拋下你不管的,所以你不用怕我会逃跑。我只是在想要怎么布置我们的房间。”

  “我们的房间?”绿音迷糊了。

  “你不会真的认为我会一辈子住在这吧?况且我也不会舍得让你永远窝在这间小房子里,我在想等我把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就接你回我家住,所以当然要考虑怎么布置我们的房间啊,你说是不是?”

  “嗯!”绿音忧喜参半地应着。

  在心底深处,她一直存在着恐惧。她忘不了自己的卑微,也拋不去他的家世,门户观念仍深植在她的脑海里,侯门一入深似海,她怕!怕不能和冷寞的世界兼容,怕冷寞会嫌弃她的低下,怕…这段她倾尽所有的恋情没有结果。

  虽然冷寞说爱她,愿意接她回去,但冷寞从未提及婚礼,也没说过有关那一纸神圣的誓约。她虽一再提醒自己的渺小,但仍会偷偷地幻想着她为他披上嫁衣的模样,幻想着每一个女人都期待的书面,幻相着他开口说那句“我愿意”幻想着…她没有资格要求的东西。

  明白此生她只要他一人,只跟定他,但长久养成的自卑从未停止告诉她,她有多配不上他,因此和他的恋情也一直在小心翼翼地维持,令绿音觉得好似在走钢丝般倍觉艰辛。

  而冷寞则完全不知绿音的这些心思,更没想过绿音心底的盼望,他只知道绿音对他提及她的往事会显得特别地紧张。

  假装不经意,他提起悬念心中已久的事:“前几天你那三个来看你的朋友,你还没介绍给我认识,他们好像也有和你一样的能力是不是?”

  “哦!你是说慈宁他们吶?他们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也是除了你之外仅有的三个不嫌弃我拥有特异功能的人。”

  “为什么?是因为他们也拥有操纵动物的能力吗?”他一步步地刺探着。

  “他们是拥有超能力没错,但和我的能力不一样。”

  “是怎样的不同?”冷寞装出不在意的样子削着苹果,避免让绿音起疑。

  完全信任冷寞的绿音哪知他是别有意图?当然也就毫无隐瞒地和盘托出。

  “他们三个你也看见了嘛!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很有亲和力,会让人在见了她之后自然而然地平静下来的是慈宁。她姓丁,和我一样是孤家寡人,父母早逝,她的父母和芝苹的父母很要好,所以她的父母双双逝世之后,她就被接进江家和芝苹住一块。我好羡慕她们那种相知,你知道吗?芝苹性格火爆,而慈宁则是她最佳的安定剂,她俩好似生来就该凑在一起的。慈宁自己有份幼儿园老师的工作,人缘很好,因为她会读心,能感应到旁人的情绪,很厉害的。”她接过冷寞倒给她的牛,喝了一口润喉,又继续说下去。“每次她都能感应到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就拿这次的事来说吧!她就是感应到我出事才会来找我。”

  冷寞暗记在心:“哦?那另外一个女的呢?”

  “她是芝苹,姓江。她是我们四个人之中家境最富裕,力量最强大的人;她要是一发脾气,她四周的东西就会震动,像地震一样,很可怕。有一次她真的发火,把学校砸了,还把屋顶掀了,震坏了学校一栋教室的桌椅,把我们全都吓坏了;那个惹她生气,不知好歹骂江伯母的男同学被她用力量定在半空中,桌椅砸在他四周,吓得他,最后还是慈宁出面阻止,才平息了她的怒气,那男同学虽然可怜,但也是罪有应得,谁教他侮辱人家的母亲?”绿音一边回忆一边说,窝心地发现牛是心上人热过的。

  他知道我喜欢喝热牛。绿音心头甜滋滋的,见他听得入神,讲得更是卖力。

  “这件事足足闹了半个多月,停课两周半之后才将教室修好,芝苹还差点被退学,幸好芝苹的爸爸有势力,才把这件事下来。说也奇怪,芝苹不懂得控制自己的力量,每次生气就有人遭殃,没有人劝得动她,只有慈宁的话在她身上才起得了作用,也只有慈宁能安抚芝苹的怒气,让芝苹不冲动,其是一物克一物,要不是有慈宁常陪着她,我看吶!没有人敢接近芝苹了。”

  说着,她停了一下,略带感伤地道:“其实我们四个人就属芝苹最可怜了。别人看她是个不愁吃穿、任跋扈的富家女,可是只有我们知道芝苹的痴执。在她母亲没过世之前,芝苹是个快乐的女孩,可是江伯母逝世后,芝苹变了。江伯父另娶美国的一个富家女以巩固事业,人也为了事业而定居美国,芝苹埋怨江伯父忘再娶,更恨他拋弃他们共同生活了许多年的家,和江伯父闹得很僵,不肯搬去美国,执意要留下来守着她的家,尽管她的母亲已经不再…”说到此,她的眼中隐泛泪光。“不知道我如果死了,会不会有人记得我…”

  “绿音?”冷寞听不真切地问,递了一片苹果给她。

  绿音收起感叹,一边吃着苹果一边说明:“天下事真是无奇不有,芝苹脾气暴烈,最经不起人家,偏偏奕霆和她八字相冲,两人一见面就斗嘴,一开口就闹意见,奕霆似乎以逗芝苹为乐,每次都和芝苹的意见相左,两人的观点背道而驰,简直是天差地别,奇怪的是他们相处了那么多年竟然能相安无事,真是奇迹。”

  “真有那么奇怪的事?”冷寞暗自提高警觉,心知他们皆非泛泛之辈。

  “可不是吗?”她又吃了片苹果,心中暗感他的温柔。

  “奕霆是不是就是昨晚来访的那个男的?”冷寞明知故问。

  绿音则是因而想起了昨夜的事,嫣红悄悄染上脸颊。

  “就是他,他每次都在芝苹数落我迷糊疏忽的时候替我说话,帮我表达我不敢表达的,还敢惹芝苹生气地为我和她争论到底,他是除了慈宁之外,唯一不怕芝苹生气的人。”

  “他对你那么好呀?”冷寞酸溜溜地问,昨晚的事他还没有忘记。

  绿音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急忙解释:“你别误会了,对我好的不只是他,每次芝苹会和他吵架,都是为了保护我;而慈宁永远会在他们吵得快发火的时候,浇他们一盆冷水,平复他们的脾气。”

  想起至友的种种,她仍感动得万分:“奕霆虽是我们四个人之中唯一的男生,但他和我们相处时,一点也不会别扭或不适应,他总会让着我们,把我和芝苹当成他妹妹一样保护。我常在想,如果我有哥哥,会不会也像他一样那么有风度?他有一个正常的家庭,父母健在,不过他没有兄弟姐妹,也许是因为他是独子吧!所以他特别宠我们,以补他没有妹妹的遗憾。”

  她的眼睁陷入了沉忆的渺茫:“他也很了不起,是个极有天才头脑的高材生,什么理工、化学、数学等难解的问题全难不倒他,别看他吊儿郎当、老不正经的模样,他可是全校成绩第一名毕业的。他解题的速度快得令人咋舌,有一次教授刁难他,故意叫他解一题程度不在那时课程范围内的分析题,你猜他怎样?他滔滔不绝地用英文正确无误地将答案讲出来,还比教授手中的解答详细上三分,教授跟不上他的速度当场傻在那,我们听到这件事都笑了半天。他在学校里可是标准的领导人物,独领風騒,什么运动、活动全是他起的头,全校的女同学得要死,让学校一个头两个大,对他又爱又恨,不只这样,他最特别的是他那双眼睛…”

  “怎么?他的眼睛会让人触电吗?”冷寞有点不是滋味地,看着绿音提起陈年趣事而飞扬起的神采,对奕霆的敌意又加上三分。

  绿音对冷寞表现得像个吃醋的丈夫的行为报以一笑。

  “不是啦!他的眼睛能透视,只要是在方圆一公里以内的距离,他都可以穿透过墙壁看到,而且还能看到人的‘气’。据他所说生物的周边都有极特殊的‘气’,只是人类的情感比较强烈,能看得清楚。他说普通人的‘气‘颜色比较淡,比较薄;灵力较强的人‘气’的颜色会比较浓郁,而且凝聚不散。他还说可以从‘气’的颜色看出那个人的个性,也可由此辨别出那个人是好是坏有何思想,判断出人内心世界的情形,所以他认人的功夫是一的,从不会分析错误,他所看到的颜色比我们还多,我想他所生活的世界一定出我们来得缤纷有趣,你说对不对?”绿音看向冷寞。

  冷寞及时收起绿音没注意到的阴沉,眼神闪动:“他们还有别的力量吗?”

  绿音只当他不停地询问是想多了解同类,因而并未多心起疑:“芝苹她的念动力强到可以替生物疗伤,和你一样。每次要是有小动物受了伤或生病,兽医束手无策时,找芝苹就没错;虽然她每次都会先唠叨一下,但是我知道其实她也很喜欢动物的,小雀它们都这样告诉我的。奕霆也曾告诉过我们,他可以将能源进行转化的功用;慈宁好像还有什么收情感转化平静的能力…哎呀!我也不清楚啦!对了,你猜猜我的‘气’是什么颜色?”

  看着绿音兴奋如同小孩的神情,冷寞只听任自己的感情放纵绿音倾她的爱。

  摇摇头,冷寞尽责地扮演好听众的角色,因为他发现此时的绿音浑身散发着人的活泼生机,令他舍不得开口稍中断绿音那身耀眼的光彩。

  “奕霆说过我的‘气’,和我的名字一样是淡绿色的,所以我的身边永远都有动物什么的跟着;因为我的‘气’给他们一种类似大自然盎然生机的气息。慈宁则是纯净的白色;芝苹的颜色最刺目,火红的,和她的力量个性成正此,她越生气,‘气’就越鲜,扩散得越大。他们都好厉害,只有我最没用了。”她带着些许冷寞感受到的自卑说着。

  “谁说的?不论他们再怎么厉害,也比不上你,他们能像你一样和动物沟通相处如一家人吗?”冷寞简的一句话,就平抚了绿音那噬心的自卑。

  “也对,天生我材必有用。”绿音朝冷寞挤眼,说了这句冷寞最常用来鼓励她的话,冷寞则回她一抹温暖的微笑。

  “你呢?你不是也有力量?你的力量是什么?”绿音想起她尚未十分了解冷寞的能力。

  “我的力量没什么好提的,只不过是一些自卫的能力,外带可以疗伤利隐身罢了。”他轻描淡写想一语带过,却又引发绿音的疑问。

  “咦!你既然有能力自卫,那怎么会被伤得那么重?他们是用什么东西伤你的呀?你伤口的情形好奇怪哦!”冷寞暗皱起眉,不喜欢她问得太多:“我说过我是被亲近的人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伤的,至于他们用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当时的情况不允许我去注意那么多。”

  绿音发觉了他语气中隐含的不快,飞扬的神采黯淡了下来。

  他还没完全相信我,还是不肯告诉我事情的经过,不肯让我替他分担他的痛苦…

  黯然神伤的绿音正想开口道歉,冷寞却早一步说话。“别说了,吃水果吧!”

  绿音无言地自盘子中取出苹果片咀嚼,沮丧她发现口中的苹果滋味不似方才那般甜美了,青涩中带了点酸楚。

  笑语自屋内悄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两个人之间无语的沉默。

  冷寞不知他已于无形间伤了绿音的心,犹自沉思着属于他的世界里的事。

  而绿音,则未察觉她心底的恐惧已扩大成阴影,一步一步地啃噬着她的幸福。

  午后,没有风也没有往日的轻快。  wWW.6nNXs.cOm 
上一章   冥王的恋人   下一章 ( → )
流年小说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冥王的恋人免费阅读,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冥王的恋人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看冥王的恋人免费阅读,就上流年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冥王的恋人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