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年小说网免费为大家推荐冥王的恋人免费阅读推荐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武侠小说 短篇文学 仙侠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网游小说 架空小说 推理小说 经典名著 玄幻小说
小说排行榜 同人小说 综合其它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重生小说 乡村小说 灵异小说 官场小说 总裁小说 军事小说 耽美小说
好看的小说 放纵小镇 悖伦孽恋 母爱往事 上门女婿 娇凄出轨 家庭乱史 艳福不浅 邻家雪姨 梅雨情结 奶孙乱情 完本小说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冥王的恋人  作者:李馨 书号:28325  时间:2017/7/6  字数:10212 
上一章   ‮章二第‬    下一章 ( → )
未识你冷漠的面具下所藏的痛,

  不解你不经意的温柔;

  别害怕会被冷落,

  请过来,让我为你倾尽所有。

  夜晚翩然来临,皎洁的月光从窗户进来,照亮了寂静的屋内,也照醒了睡中的冷寞。

  冷寞虽然因睡眠而休养生息恢复了不少体力,但肩上的创口仍剧烈地刺痛着他,令他又暗恨起魔尊。

  好一个魔尊,好一把宇剑,竟能把我伤得这么重,要不是冥界失落了凝戒,我不会战输你的。目前首要之务是先调养伤势,再一面寻找凝戒的下落。

  他冰冷的脸上映着月光,更显出他未隐藏的阴沉。

  那个谷绿音呢?

  他警觉地想:自我进入睡眠状态以抑止伤势加重之后,就没有感觉到她的接近,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如果她是妖,就应该知道休眠中的我力量最弱,最容易下手,为什么她反而没动静?难不成她真是人类?若是人类又怎会拥有与凡人不同的灵气?

  身为冥王的他对人周身所散发出的气最是感,而他早在见到绿音时,就发觉绿音有强烈却温和的灵气,才会误以为她可能是妖。其实他不知道这就是绿音和其它人不同的原因,也是感觉比人类敏锐的动物们喜欢亲近她的来由。

  他坐起身,苦忍着伤痛,下察看谷绿音在做什么。举步维艰地走到窗前打开窗户,让月光更为清晰地洒在他身上,冷风也因而吹进屋内。

  冷寞享受似的闭上眼,深了口冷冽的空气,在月光包围下的他,周身缓缓发出淡淡的光,比月光稍浓,之后他睁眼直视月亮:想不到人界的月球竟有类似能源的力量。

  他感到体内那把烧得他难受的火已稍减了伤害他的热度,便知道自己的内伤好了些。倏然发光的双眼在黑暗的房内显得特别令人惊骇,生长于暗无天的冥界,黑暗对冷寞而言就像家一般熟悉,因而黑暗并不会阻碍他的视力。

  他看到餐桌上摆着饭菜和一张纸,手一招,那纸条马上飞到他手上。

  敬启冷先生:

  由于见你睡得甚甜,因而不敢扰你,桌上饭菜为你准备,醒来若饥可食用,茶淡饭,不用客气。

  绿音

  他仍面无表情,随手一丢,纸条又轻飘飘地落在原来的地方,他的双眼如雷达般搜索,终于看到角落的黑影,手抚着肩上的伤口,他无声无息地走近,所看到的是睡得正的绿音,和她做为枕头的大狗茸茸。

  冷寞见到她睡在地上,丝毫未觉她为他所做的牺牲,只是暗道:想不到她真的守信用。他看着她均匀的呼吸,缓缓举起手,掌成爪状,抓着一团光球往绿音身上打下…

  早晨,一两只麻雀翩翩自窗外飞进,以轻巧的姿势停落在犹在梦乡的绿音身旁,好奇地望着未醒的绿音,不明白为何向来早起的绿音还在睡,又望望尽责做枕头的茸茸,眼中俱是疑问。茸茸只知使女主人睡得安稳,虽已醒来多时,却仍未敢稍移一下。

  麻雀们吱吱喳喳地叫了起来,企图唤醒绿音,连茸茸也起女主人脸颊,只见绿音长而浓密的眼睫动了一下,继而慢慢打开,让晨光照进她睡意犹浓的眼中。

  眨眨眼,让意识取代昏沉的睡意,看见了茸茸和麻雀们,便出愉快的笑容:“嗨!早安,小雀,你们怎么来了?不去吃早餐啊?”

  麻雀跳着叫着,告诉她已睡过了头,绿音闻言霍然而起,一看手表,没错!八点四十三分。“完了!我怎么会睡得这么晚?连早餐都还没做,动物们一定饿坏了,真是糟糕,我怎么这么迷糊?”

  她动作稔而迅速地叠好毯,赶忙跑到厨房,却见餐桌上食物如故,连纸条都在原位,便以为他昨晚没醒来。

  既然他没吃,我也不必再留着这些食物。

  绿音想着就老实不客气地将桌上饭菜加热之后,端去喂动物们。

  冷寞虽然闭着眼睛,但绿音的一举一动仍在他的感应中,他仔细地观察绿音的举止之后,才真正除去对她最后的一丝怀疑。

  昨晚他聚力打向绿音,但绿音并无感觉,若换作妖一定能感应到光球而躲闪,这证明了绿音确实只是凡人,而绿音也受到力量的影嫌邙晚起,这更代表了绿音的力量仅止于动物和嗓音,对其他力量并无抵抗力。

  因此当绿音匆忙喂完动物离去后,他就毫无顾忌地运用力量疗伤,整个人处于假死状态中,只剩力量运走全身。当他再次睁眼时,虽然觉得伤口愈合得很快,但宇剑所留的震伤仍需要一段时才能完全恢复。

  他已习惯创伤所带来的疼痛,遂下走动,却看到桌上仍摆着饭菜,只不过和昨晚的菜不同,显然绿音仍设想周到地替他准备了早餐,那张纸条还是摆在那未动半分。

  人界的人都这么对待陌生人的吗?他们不都是防着周遭所有人,不让别人探知自己的吗?难道是记载错误?还是新魂描述不正确?冷寞奇怪地想:怎么和我想象中的人界差那么多?

  未曾游历人界的冥王冷寞,此刻也为自己的观念印象和摆在眼前的事实出入感到困惑。

  渐渐地,在无言的相处下,冷寞越来越了解绿音善良的个性,而绿音也对冷寞沉默寡言的性格习以为常。

  绿音他发现了冷寞除了脾气稍微怪异之外,并不难相处;正如他自己说的,只要她不吵到他或接近他,他的存在并不会影响她的作息,甚至有的时候,她会忘了屋子里还有个人。

  两人的相处演变成了一种非常奇特的模式。绿音若说忘了冷寞的存在,她却仍旧每三餐都为他张罗好,而且冷寞总会在离他一臂距离的头发现洗好的衣服;更绝的是,那张纸条似在桌面落地生了,好几天以来都没有更改其内容和位置。

  而冷寞对她的种种行为均不表意见,也没有向她说过一句谢谢。不过奇怪的是不食人间食物的冷寞,总会在绿音不在时穿上她所准备的衣物,而绿音回来时桌上的食物也去了大半,脏衣服也总是在老地方摆着。

  两人虽然彼此没有交谈过,却出乎意料地培养出了一种连他俩都不自知的默契。

  一,夜晚,在万籁俱寂的半夜。

  冷寞依例起取月华,打开窗户才发现今夜无月,正打算尝试传讯回冥界时,忽闻一阵轻细的谈话,他凝神倾听。

  “茸茸,你说,我哪里做错了?我只是叫小雀替那个正在哭的小弟弟刁回他不小心飘走的气球罢了,为什么他们骂我是怪物?我做错了吗?我哪里做错了?他们大可以告诉我啊?为什么要拿那种眼神看我?那个弟弟连气球都没拿就被他妈妈拉走了,好像我有传染病似的防我,路上的人也对我指指点点的说我是怪物,纷纷走避…”

  声音转成了低低的啜泣。

  “茸茸…你告诉我什么是怪物?为什么他们都当我是怪物,都避之唯恐不及?我又不会害他们,我只是想帮他们,和他们做朋友罢了,为什么他们都这样对待我?为什么?我只是会和你们说话,懂得如何和你们沟通罢了,为什么他们硬要说我是怪物?茸茸,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告诉我为什么…”含带压抑的声音凄楚悲切。

  茸茸发出呜呜哀鸣,又听绿音低声制止它:“茸茸…不要叫,你会吵醒冷先生的,他不喜欢被人打搅,你会惹他生气的,他伤还没有好需要休息,我们不可以打搅到他…”说着说着又硬咽地哭了起来。

  茸茸听话地闭上嘴,任由女主人抱着自己哭泣。突然它低声怒吼,对着黑暗警戒地看着。

  绿音察觉时冷寞已站在她面前了,她畏怯地朝后挪了挪:“对不起,我不是…不是故意要吵醒你的…你不要生气…不要生我的气…对不起,我保证我不会再吵你了,我保证我不会再哭了…”绿音嘴上承诺着,眼角却仍落下一颗颗的泪珠,她擦去两滴,却滑下更多的泪水,到最后干脆放弃了尝试止住泪水:“对不起…我…我哭一会儿就好了,只要哭一会儿就好了…”她把大狗抱得更紧。

  冷寞知道她很难过,却不明白她眼睛所掉下的水是什么来西,冥界没有泪水,只有哀嚎,因此他十分好奇绿音眼眶溢出的一颗颗水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能和水一样闪闪盈亮?

  他蹲下来用拇指替她拭去泪珠,好奇地看着手上濡温润的水,心中不解。

  绿音原以为他是在生她的气,但没想到他竟替她擦去眼泪,霎时再也忍不住心中无限的委屈,哇地一声就在他怀里号咷大哭,眼泪随着不平倾而出。

  冷寞被绿音突来的举动吓得六神无主,生平第一次,他觉得不知所措,这使他大为恐慌,不知如何是好。他应该推开她,应该为她无礼的冒犯而生气,但想推开她的双手却被某种情绪拉住了;某种新奇,他从未有过的情绪在心中蔓延着,他试图理出头绪,恢复自己应有的冷漠,却被这种未遭遇过的情况吸引着。

  他自小在冥界长大,人类的七情六他全然不知,不知道什么叫欢笑,更不懂什么是哭泣,所以在人情世故上他和绿音一般纯真无知。

  冷寞连“情绪”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更遑论安慰了,以至于他只能静静地看着绿音哭,任她藉他的膛发情绪,忘记了彼此的约定。

  在这么个夜里…

  翌

  冷寞仍然在餐桌上看到一某饭菜,纸条依然放在那固定不变的位置,但眼利的冷寞却发现纸张的不同。手一招,纸条乖乖飞到他手上。

  冷先生:

  谢谢你的宽大的体谅,我同时也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封不起!桌上的饭菜希望合你的胃口。

  绿音

  他看了什么都没表示,纸条又在他松开手之后,像长了眼睛一般飘回原位。

  他看也没看饭菜一眼,径自走到窗边,仰望蓝色的碧天,思起伏不定。

  他轻摸着肩上的伤;虽然藉由月华取了不少能源转为己用,伤已好了大半,力量也慢慢复元。但是以找目前的能力,能将自己送回冥界吗?人界的大气层,人类情感的磁场,和次元空间的阻碍…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先送讯息回去通知他们准备接应。如果顺利…

  他的眼光调向屋内,望着他这生活了数礼拜的房屋。

  应该在今晚就可以回冥界了。

  “难得你今天居然没有迟到。”

  江芝苹笑着对一身淡绿翠亮的绿音说着:“你最近在忙什么?约你都约不出来,亏你还记得我们四人一个月聚一次的约定。”

  绿音因为心虚,所以并没有回答芝苹的讪笑。

  大而化之的芝苹将绿音的垂头不语认为羞涩,只有慈宁和奕霆互望了一眼,眼神中是对绿音奇怪的反应感到疑惑。

  “是啊!绿音,看你最近都忙得联络不到人,是怎么回事?”慈宁开口,奕霆也道出绿音今反常的现象之一。

  “怎么没看到你忠实兼包打听的朋友小和小雀啊?平常你来都会带着动物的,为什么今没有见到你身旁跟着动物?”

  三双犀利的眼睛盯着绿音,不善撒谎的绿音头垂得更低:“是人家不许它们跟来的。”

  “为什么?”

  性格急躁的芝苹又抢先说出了三人的疑问。

  绿音被三人问得有点慌,偷偷瞄了他们如一的表情一眼,不敢坦然面对芝苹的质询和慈宁、奕霆眼中的探究之意。

  “我最近去兼差,所以不能带着它们,况且芝苹不也说过,来这最好不要带动物的吗?怎么我遵照你的吩咐去做时,你们反而问东问西?”绿音企图用反问促使三友不再追问。

  “那就奇怪了,自毕业以来,每次聚会你都会忘记,或事出突然地带动物来我家参观,混一顿吃的,或叫我替野猫野狗治病疗伤等什么的,怎么今天突然心血来记起我代的事?”

  芝苹的无心之语引来绿音一阵歉疚,更提升了慈宁和奕霆的疑心。

  “哦!我知道了。”芝苹发现新大陆似地喊,绿音马上紧张地望着她。

  芝苹俏皮地睨着绿音:“你一定是谈恋爱了,不然不会这么反常,对不对?”

  绿音明显放松的双肩没有逃过慈宁和奕霆的注规。

  听了芝苹胡扯的猜测之后,除了卸下不安的心跳之外,双颊也染上了常出现的红霞:“芝苹,你不要胡说。”

  芝苹见到绿音羞赫难却的模样乐得哈哈大笑,神色间是恶作剧的得意:“好好好?我不胡说,我闭上嘴巴,免得咱们害羞的小兔子又要受不了我了。”

  这一说害得绿音更是窘困,恨不得学驼鸟找个钻进去。

  “绿音,你有困难吗?不然为什么要去兼差?”慈宁心细如发,不动声地问。

  绿音不知该如何回答,一阵支支吾吾:“呃…我又捡了几只弃狗回去…原来的工作薪水不够,所以才又兼差的…”

  冷先生!对不起!我不是存心要把你“藉词”成狗的…

  “哎呀!绿音,我早八百年前就告诉过你,有困难尽管找我,我家什么都没有,就是钱多,别说你了,就算养你那窝猫狗祖孙八代也不成问题。偏偏你死脑筋,硬是坚持你那劳什子原则,说什么不想依赖别人而活,我们是什么关系?朋友耶!大小姐,既是朋友却又那么见外,实在搞不懂你的小脑袋瓜里在想什么?”

  芝苹一口气地念了一大串,绿音皆“逆来顺受”地睁着无辜的大眼瞧着她。

  “好啦!芝苹,绿音有她的想法,谁也勉强不来的,你不也不喜欢爱束缚吗?”慈宁短短的一句话,止却了芝苹满腔不擅表达的关怀。

  “绿音!我们要你知道,我们都是你的朋友,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绝对支持你。有事,一定不要忘了我们三个,知道吗?”奕霆放柔了声音为他们三个人发言。

  绿音只觉眼眶润,她谷绿音何其幸运,有三个如此关心她的朋友,对身为孤儿的她来说,友谊是支持她活下去的最大力量。

  “谢谢你们…”她只能含着泪这么说。

  “我们不要你的谢谢,我们只希望你快乐。”慈宁牵着她的手,宛如她的大姐:“真要感激我们,就快乐起来,这就是给我们最好的报答了。”

  绿音点头,出笑容:“放心!有你们当我的靠山,谁有胆敢欺负我啊?”

  她顽皮的神情逗得三友齐笑出声,气氛是一片融洽。

  看了下表,惊觉工作时间到了。“对不起!时间快到了,我得去工作了,等这段时期过去,我辞掉兼差的工作之后,再和你们好好聚聚。”匆匆丢下这句话,绿音带着歉意离开。

  芝苹被绿音的来去匆匆给弄迷糊了:“绿音为什么要兼差?她虽然不富裕,却是我们四个人最节俭的一个,她爸妈留给她的遗产她一分也没有动到,何必那么辛苦地跑去兼差?”

  了解芝苹的慈宁知道要是让芝苹起疑,她一定会想办法知道真相,为了替绿音掩护她的隐私,她只好转移芝苹的注意力:“哎哟!我的头好痛哦!”“怎么了?”两人齐声问着忽然扶额皱眉的慈宁。

  “大概是接收了别人太强烈的脑波所引起的。芝苹,麻烦你去帮我拿头疼葯好不好?”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早叫你不要接受别人太多的思绪,看吧!头又痛了吧!我去帮你拿葯,你等等。”芝苹关怀地叨念了两句之后,就急去拿葯。

  原来慈宁的脑波能和别人的脑波相应和,也就是会读心,因此她的脑子若感应到太强烈的情绪或念头,就会引起脑子无法承受压力而疼痛。

  聪明的慈宁利用芝苹重规朋友的心理和自己的旧疾支开芝苹。

  当芝苹走后奕霆也问:“没事吧?”

  慈宁朝他眨眨眼:“我像有事吗?”

  奕霆的智商也不低,马上明白慈宁的用意:“你也注意到了?”

  慈宁点点头,反问:“你看到什么?”

  “我看到绿音周身原来的浅绿气团中,隐含了一丝不太容易察觉的黑色,混杂在绿音的气中,所以我才觉得绿音不太对劲。”

  “黑色的气?”慈宁沉

  “你感觉到什么?”奕霆也问。

  “我感觉到有事发生在绿音身上,但是绿音不肯说,她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这件事,所以她隐瞒兼差的理由不愿意告诉我们。”慈宁据实以告。

  “你为什么不读她的思想或直接问她,反而要帮她瞒芝苹?”奕霆的语气有一丝担忧。

  慈宁又出她惯有的和煦笑颜。只简单地问他一句:“换作你是绿音,你愿意公开你不愿意别人知道的事吗?”

  奕霆愕然无语。

  “每个人都有隐私,我们都非常重规隐私权,绿音有她的生活,我们没有权利去干涉,也没有资格去探知她的私事。我知道你是关心她,怕她被骗或受到伤害;但是绿音是个成人了,她能自行决定她的生命,我们只能从旁提供协助和意见而已,不能操纵她的人生,也不能帮她做决定,我们不能,也没有办法一辈子护着她。何况我根本就不该有读心的力量,这种能力本来就不该存在,读别人的思想和偷窥别人的记一样可,所以我尽量不用读心的力量,除非情绪强烈得我无法拒绝接收,否则我是不会用这种力量的。”

  对自己特异功能知之甚详的慈宁,不带丝毫火气地向奕霆解释自己袖手旁观的原因。

  “既然绿音不想说,那就不勉强她,相信等她想讲的时候,她自然会告诉我们。”奕霆十分明白绿音的性格。

  “这也是我不肯告诉芝苹的原因,依她那种脾气,肯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奕霆同意地领首,若有所思地问:“那你有没有感觉到绿音有危险?”他始终觉得那缕围绕绿音的黑烟有丝古怪。

  “我目前还不清楚。”慈宁回答他的问题。

  “未来的变量太多,我无法感应得很准确,现在的感觉很模糊,我没有办法肯定地告诉你正确的答案。”慈宁在看见奕霆锁起眉头之后,又开口安慰他:“不用担心,绿音要是有危险我会知道的;你不必为绿音的安全烦恼,绿音她身边有那么一大群动物,她可是比我们任何一个还安全吶!”

  “希望是我多疑。”奕霆喃喃地说。

  走在回家的路上,绿音的心有点…不!是很惶

  我昨晚对他那么…不晓得他会不会生气…

  想起她在他怀中哭泣的景象,颊上红更深:他会不会讨厌我,认为我是个随便的女人?

  绿音有些惊慌地想:要是他因此看不起我,那该怎么办?

  绿音就在这种又甜又忧的胡思想下,经过一坑清澈的水池。突然地:一件事情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一条色彩斑斓、美丽鲜的锦鲤在水池旁无力地拍着尾巴,挣扎着想回水池。

  她见状马上捧起鲤鱼:“鱼儿,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跳出了水池是会死的!”她对手中这口和鳃正一张一合的锦鲤训着,将鲤鱼放回水池。

  “来!我放你回去,你好好生活,可别再调皮又跳出来了,知不知道?”

  鲤鱼得水立现活力,在水中游来游去好不快哉!

  当绿音正想走时,鲤鱼忽然衔着一样东西浮出水面,对绿音说着属于鱼的语言。

  “什么?要给我?”绿音有些意外地指着自己,鲤鱼灵活地摆摆尾巴表示正确。

  绿音接过锦鲤口中所衔之物,锦鲤马上游回水池深处。

  瞧着手上似水般透明的戒指,心中被好奇所占满。这戒指并没有华丽或昂贵的钻饰,只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圆圈,严格来看根本不能算是戒指,但它奇特地清莹剔透,就好像是用水凝成的,入手透心沁凉,玲珑的样式更是讨绿音心。

  绿音面带笑容地将戒指套入无名指中,不可思议地,在戒指大小合适,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地套进指中时,那戒指的凉意竟循着手指迅速传至脑际,霎时提神醒脑。恍然间,似乎看见戒指发出微光,但当绿音眨了眨眼,甩去了那分特殊的感觉之后,戒指仍如原状般不起眼。

  她疑惑地左瞧右看,就是看不出有什么不同的地方,当她想拔下戒指时,却意外地发生戒指如同黏在她手上一般牢固;她费力地试了好一会儿,才颓然放弃拔下它的念头。

  举起手向着光线再次看这奇异的戒指,竟又发现戒指内部好像有七彩的水在动般,煞是炫惑。惊异地垂下手,凑近戒指一看,戒指又变回原来的平凡了。

  录音满腹疑惑:怎么这戒指这么奇怪?明明可以左右转动为什么拔不下来?算了,反正这戒指我又不讨厌,戴起来又不会不舒服,还凉快的,身边又缺个首饰:这戒指虽然怪了点,也无所谓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绿音也就不再费心追究戒指的不凡,独自踏上回家的路。

  冷先生是个怪人,这戒指是个怪戒,怎么近来碰上的事物全和“怪”扯得上关系?

  这是绿音边走边想,百思莫解的“怪”问题。

  当绿音回到家时,她惊讶地发现冷寞居然没有像以往一般睡着,而是以潇洒的姿态坐在客厅那仅存的旧沙发中。虽然沙发的破旧和他那出的霸气不相称,但他仍将他那种睨睥天下的高傲给表无遗。

  由于她为了兼差工作而忙碌,他又只有在夜阑人静时才会起来走动,以至于他们虽然同在一屋檐下生活了一个月之久,但是彼此从来没说过一句话,所以木不了解冷寞的绿音,对冷寞突如其来的举动有些意外。

  冷寞壮硕的身形令绿音觉得客厅似乎窄挤了起来。

  勉强自己对他打招呼:“嗨!你怎么…会坐在这?”

  冷寞的脸仍如石雕:“等。”

  绿音的心大大地跳了一下:他在等谁?又在等什么?

  “是不是葯箱没葯了?我去买…”

  “不必。”

  冷寞的声音似冰似石:“我的伤已经好了。”

  因为冷寞不许她接近他,换葯上葯皆由他自己来,她无从得知他的伤复元到什么程度。

  “那…你是要回去了?”绿音有些奇怪自己毫无缘由的沉重是从哪来的。

  冷寞没有回答她,闭上眼专心集中意志,以图早些接收冥界传来的讯息,大手懒懒地一指角落阴影中的一个小箱子:“那是你的。”

  绿音听了如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我的?什么东西?

  打开小箱一看,绿音霎时傻了眼。

  小箱子内装着满满的珍珠宝石,在灯光的照下闪耀着一身光华。绿音虽然一辈子从未见过这么多的钱财,但也只被珠宝的美丽炫惑了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

  “你应得的。”

  “收回去。”绿音毫不犹豫地将小箱子合上。

  冷寞缓缓睁开眼:“我答应过你在我伤好之后,完成你一项愿望,既然你不要,我看你家境并不富有,拿这箱宝石给你,够你挥霍一辈子了,你还不足?”他私心认为绿昔比他想象中贪婪,竟想要求更多。

  “我说过我帮你并不是要你报答我,拿回去。”她再次说着。

  冷寞不理她认真的眼神,又闭上了眼。

  绿音被他的态度惹火了,凝神命令:“收回你的珠宝!”

  一股强大的灵气向他,他猛然睁眼,赫然发现她周身散布着凝聚的力量,发着人类看不到的光芒。他惊觉力量来源竟是她手中的戒指时,不口喊出:

  “凝戒?”

  冷寞再次看向被他用力量制昏,睡在上的绿音,注视的不是她娇美的睡容,而是她纤指上套着的凝戒。

  茸茸等动物因察知冷寞功力恢复后所散发出的肃杀之气,为了保护女主人,全聚围在边,当冷寞想靠近时,动物们皆表示不,龇牙咧嘴地盯着他。

  冷寞不耐烦地看着动物,双眼暴出青光:“滚开!”

  动物们被他所慑,个个失神地离开绿音。

  冷寞的眼光冷到没有温度,走近绿音执起她的手,将凝戒取下,却一如方才被凝戒所发出的光芒击开,他看着自己冻成冰块的手,心中愤怒更炽。

  眼一瞪,结冰的手就退去了凝戒所结的冰晶,他不死心地运出力量接近凝戒,却又被凝戒打了回来,还将他震退了一步。

  冥王冷寞冷厉地盯着绿音,使出魔音召唤:“谷绿音…”

  音波转成丝丝黑光睡中的绿音,岂料凝戒竟在绿音周身筑起圆光将绿音包在光内,黑色的音波又被反震回来。

  冷寞又气又疑:凝戒的力量早在上古就被天匠封起,怎还有力量将我的力量震回?难道凝戒已通灵到自行择主?有此可能!凝戒遗落人间百万年,难免受人类感情酝酿而取灵。不好!如此一来,要拿回凝戒就得多费一番手脚了。思绪一聘,他马上找出了控制凝戒的方法了。

  他的眼神,移到绿音纯洁得如同天使一般的脸上,嘴边,漾出了一抹险之又险的微笑…  WwW.6nNxs.cOm 
上一章   冥王的恋人   下一章 ( → )
流年小说网为您推荐最新最好看的冥王的恋人免费阅读,您可以方便的进行冥王的恋人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看冥王的恋人免费阅读,就上流年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冥王的恋人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