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痞医 第一章旗袍诱惑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乡野痞医  作者:兰亭叙 书号:27713 更新时间:2014-3-2 
第一章旗袍诱惑
  一路上,孔屎蛋忐忑不安,这一天他也累过头,坐在后座差点睡着。林梦男不愧是一位猛女,踩得车子喀喀作响,在黑夜中急速穿行。

  不一会,到了家,屎蛋笆妈赶紧上前,他们看到孔屎蛋的脸被打得鼻青眼肿,心疼得直问怎么回事。孔屎蛋不能明说,只好说是不小心摔倒,然后急急忙忙地吃过饭,鞋上,怕梦男看自己还有余力,又来求

  屎蛋快要入睡时,一股香味飘了过来,随即一个人凑了过来,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到“嘘”一声。

  林梦男小声说:“别说话!再说话,我就…”

  说着,梦男在屎蛋腋窝里挠了一下,孔屎蛋得受不了。

  “好了、好了,今天就不为难你了,这样把你那玩意到我这里面就行了,快…”

  孔屎蛋一听,脸都绿了,心想:这女人的这么大,搞得一点兴趣都没了。

  但面对这么强悍的梦男,屎蛋也没有办法,林梦男已光,两只在外面,抬起壮大腿,出一撮黑

  “这可是你说的,只,不做的…”

  “嗯,我说的,我林梦男向来说话算话。”

  孔屎蛋摸了半天,才把硬,艰难地了进去。哪知道才刚刚进去,林梦男就把他翻下去,疯狂地做起来。

  “啊…你…你怎么能这样呢?不、不是说今天不、不做吗?”

  “你都把老娘给了,还说不做?别做梦了,来吧…”

  说着梦男整个人坐了上去,一下、两下、三下,吱呀作响着,得孔屎蛋酸疼,才停了下来。

  她抹了一把汗,从他身上滑下来,嘴里哼个不停,看着已经软下来的,骂道:“真没意思!”

  说着便拿起子擦了一下,扔到椅子上。

  “来,亲亲咪咪睡觉吧。”

  孔屎蛋望着她两只硕大的咪咪,实在不想亲,但还是含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着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还在美梦中的孔屎蛋被拉了起来。

  “还不快起?你看看都几点了。”

  “我骑快点不就好了?再让我睡一下…”

  “睡你个头!今天我跟你一样,也要到砖厂去上班,快点!”

  说着,梦男下了,洗漱起来。

  初是刺骨的冷,孔屎蛋挣扎了半天还是缩了回去,又被梦男如拖死狗似地扯了起来。

  这时有人敲门,梦男听着车声,心想:应该是铁蛋来了。狠槌了一下孔屎蛋说:“铁蛋来了,你叫他把车还给我们,别老用我们的车赚钱。”

  “哎呀,反正我也没有用到车,这样白白放在家里也可惜。”

  “少罗唆!我告诉你,你不开我去开。我就不信我拉不动砖,我有的是力气。”

  说着,梦男弯起手臂,展现肱二头肌,只是怎么都不太明显。

  “屎蛋兄弟,起了吗?快点上班去了,我在外面等你。快点,冷死啦。”

  梦男急忙应道:“好,马上就好了。”

  随即对屎蛋说:“你动作慢点,让他受受罪。”

  过了好一会,二人才出了门。

  铁蛋冻得直发抖,只好在拖拉机旁原地跺着步,见他们两个出来,笑脸相:“快点吧,不早了。”

  “好,快点上车吧。”

  铁蛋见梦男也要上车,一手拦住她:“你上来干嘛?快回去休息。”

  梦男什么都明白,望他一眼,恶狠狠说道:“哥,我可没怀孕。他还不知道有没有那本事呢!”

  “你!”

  孔屎蛋心想:总有一天让她好好领教我的厉害,竟敢这样损我。

  “哪的话?我家兄弟很厉害,你就等着瞧吧。哈哈,你还是留在家里吧,我们去工作就行了。你放心,这家伙有我看着,不会有事。”

  “哥,我是去上班的,打算在那里做几天,熟悉环境后,也跟着你拉砖头。你觉得如何?”

  铁蛋一听,愣了,心想:她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要我还车?也是,我自己没车,老用别人的车也不是办法。今天回去之后和老婆商量,买一辆新车算了。

  这几天铁蛋也不好过,拉了一天的砖,回到家里还得侍候老婆、孩子。孩子也不安分,晚上几乎没有安静过,不是哭闹就是拉屎拉,这么多天过去,铁蛋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睡个觉。

  “好,你们两个要是都去工作,钱就赚得更多了,不像我们家只有一个人赚钱,全家指望我,入不敷出啊!只是,砖厂里的工作还是不适合你做,再说,还在新婚期,哪能去这种脏臭的地方?之后到城里帮你找件事做,轻松多了。”

  林梦男一听,皮笑不笑地说道:“呵呵,我有的是力气,就懊恼自己为什么不是男人,只因为我下面没那玩意?要比腕力,男人不一定能比得过我。”

  铁蛋看看林梦男的胳膊,摇头说道:“呵呵,弟妹的力气肯定够大。那你去那里做什么呢?你可得想好了,别送礼托关系地进去工作了,做不了几天就离职。”

  梦男笑了,说道:“我说铁蛋哥,你以为我还要透过你拉关系进厂?不用,这事我已经办好了,放心吧。过几天,厂长就会要我去送砖,这工作轻松又能到处走,最适合我了。”

  “好,你放心,等你能去送砖,我马上就把车子还给你。你嫂子天天带着孩子,也没空陪着我去买车…”

  铁蛋话还没说完,孔屎蛋开口了:“大哥,听你说的,反正这车子放着也是放着,你尽管用。”

  孔屎蛋话音刚落,就感到被掐了一下。

  “唉呀,你掐我干嘛?我可告诉你,人的忍耐是是有限的。要是你能跟着运输队送砖,我哥保证把车给你用!拐弯抹角的,烦不烦啊?”

  铁蛋一看,心想:女人不好惹,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一路上,三个人沉默无声,终于到了砖厂。这时出乎意料,保全室里的保全史狗妮朝着铁蛋招手,挂着令人呕吐的笑脸,简直比哭难看。铁蛋瞪大眼睛望着他,一脸莫名其妙,一只手摸了摸自己光秃秃的脑袋,指了指自己。

  “老家伙,你给我笑?”

  史狗妮马上止住笑,沉脸说道:“你?呸!你有那么讨人喜欢吗?”

  说着又转头朝铁蛋后面笑。

  孔屎蛋心想:不可能是对我笑吧?想说话,却见林梦男对着史狗妮笑,说了一句:“看你那什么样子?早安啊。”

  史狗妮一听,笑了:“哈哈,我就这样子。早啊,就等着你来呢!”

  铁蛋、屎蛋愣了一下,望着梦男。

  梦男见二人的惊诧目光,呵呵一笑,道:“看着我干嘛?就是他帮我介绍进来的。好了,我要在这里下车,等一下看看厂长给我什么事做,你们快点进去吧。”

  说着便跳下车,往保全室里走。

  孔屎蛋虽然看梦男不顺眼,但也不喜欢她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叫了一声:“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你?哼,你还是去找你的杏花姐吧!”

  史狗妮在一旁傻笑,道:“你快点去上班吧!快迟到了!”

  孔屎蛋本来就不喜欢这个保全,骂道:“你要是敢来,我就剥了你的皮!”

  史狗妮缩了一下脖子,梦男一听,狠狠地跺脚,道:“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快去上班!”

  铁蛋在旁观察,知道这件事还是少去搅和,怪到自己头上可不得了,这个女人不好惹啊。

  孔屎蛋不放心,望着梦男走进保全室,问铁蛋:“大哥,你说我老婆会不会不要我了?”

  铁蛋心里没底,还是选择安慰:“怎么可能?你看看那史保全长什么德,再整型几十次都没你帅。”

  “谢谢大哥夸奖。”

  他放心地往大土堆上走去,铁蛋则去装砖。

  史狗妮对女人完全是陌生,今天有一个活生生、白白胖胖的女人在身边,心里紧张得要命,脑子里糟糟,理不出任何一句话。

  还是林梦男先开口了:“什么时候带我去厂长那里,看看要安排我做什么工作?”

  史狗妮听了,双手不停抓着双腿,能看到被他得飞扬的灰尘在空气中翻腾上升。

  史狗妮猛一口气,说道:“那个…等…等一下吧?”

  “你也是结巴?我最讨厌这样的人了,我老公就是结巴,听着就不。”

  “没…没有,我是见到你才紧张,我平常说话很流利。”

  “紧张?呵呵,我们又不同房,紧张个?别那么多废话,快把事情搞定。”

  史狗妮支吾半天:“等下吧。现在厂里来来往往的人多,等拉砖的车队走了,我再带你去,很快就好。”

  林梦男一拍大腿,站了起来:“好,那你先忙,我去走走,可以吧?”

  “可以,别走远了。”

  “放心,这厂子才多大?”

  林梦男出了门,史狗妮急忙偷望着这具对他来说极为美妙的身子,暗地摇着头,浑浊的眼中泛起眯眯的光芒。

  砖厂占地宽广,足有几十多亩大,成行成行的红砖叠得整整齐齐,砖行里一条条拉砖小路通向不同方向的砖区。挨着切砖机的是砖窑的烟,内径足有一人伸出双臂的宽度,高耸入天,高大烟囱冒着浓浓白烟。

  女人们犹如猛虎般地拼命干活,装着生砖的车异常沉重,只能奋力推着独轮车。

  欣赏没多久,梦男听见一阵拖拉机的启动声响,红色拖拉机成行地开走了。

  不远处的保全室传来一阵叫喊:“小男,快点过来,我们一起去厂长那里。”

  “来了、来了!”

  林梦男说着便走过去。

  史狗妮目不转眼地望着梦男,等她到了面前,连忙笑嘻嘻锁上门,招呼她一起去厂长办公室。

  办公室红砖绿瓦,门前还有两盆万年青,窗户密封得严实,门上垂着厚厚棉窗帘。

  他急忙走向前帮她掀开帘子,林梦男也不客气,低头就钻了进去,一股浓烈菸味扑鼻而来,加杂着生煤味,她忍不住咳了几声。

  “厂长早,昨天跟您说过的人来了。”

  “哦,好。”

  厂长放下报纸,上下打量了一下梦男。

  梦男一看厂长面试,立即把直,高。厂长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梦男前的雄伟。细心的梦男也看出来了,不由得在心里暗骂一句:男人全是狼,要是我面貌长得好看,还不借机把我了?她心里想着,但脸上还是淡淡微笑着。

  “好吧,那就跟着你一起工作吧。你叫梦男是吧?”

  “哦,对,我叫梦男,我笆妈想生个儿子,做梦都想我是男的,可是一直到我生下来都没能如愿,所以就叫梦男。我喜欢这个环境,也有力气,让我做什么都行,我什么都能干。”

  厂长不住点头,喝了一口茶说道:“好,没问题。我们砖厂虽然不大,但还是需要一个有相当实力的保全队伍。你先试一个月,如果行就好好做,如果动不动就犯错,那不好意思…”

  史狗妮弯笑道:“不会、不会,有我在不会犯错。”

  厂长点点头:“好,没别的事了,去上班吧!把工作做好。”

  梦男心里不由得在内心哀嚎:我有一身力气,辆车推或找点事做都好,却让我当保全!我一点也不想和这个人一起上班,光看他的样子就呕心得想吐,居然要天天在一起!

  但史狗妮却很高兴,天天有个女人在身边,工作就是享受啊!

  回到保全室,史狗妮用手指着墙上说:“这里都是做保全的职责,还有各项罚款条例,你有空就背,一个星期后厂长可能会查。”

  “呵呵,没关系,反正我也不想做保全,做保全多无趣。”

  “错了,在这里做保全最好。你看看其他人累得要命,我们呢?坐在这里,钱就来了,多好啊!我就想当一辈子的保全。”

  “没出息!你慢慢坐吧,我还是觉得巡逻好。这样好不好?你负责在这蹲守,我负责外面的治安,到处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史狗妮原本想着二人可以天天一起,没想到梦男竟坐不住。对此,他心不乐意。

  “不行,外面没什么好巡的,都有围墙。你只要在这里看着,把好关,别让别人把厂里的工具和砖偷走就行。”

  “那我今天去外面走走,熟悉一下环境,总可以吧?”

  “好,你去吧,别让厂长看见。”

  “呵呵,放心。”

  说着,梦男出了保全室,往切砖区走,心想:这回倒要看看老公上班是什么德

  梦男刚走到切砖区,差点被拉砖的女人撞上,但对方一看梦男如此高大,吓得连声说着对不起便逃了。

  “我说孔屎蛋,这几天怎么没精神?是不是新婚的关系?我告诉你,这个时候不能滥情,再美好的事,天天做就没意思了。”

  孔屎蛋今天实在没精神,昨天原本就累得半死,下班又走了五、六里路,晚上还被梦男硬上,现在双脚发软,一点力气也没有。

  听着杏花姐的话,孔屎蛋苦笑一下:“杏花姐,我也不想啊!可是我家婆娘太狠了,我真有点受不了。”

  几个女人一听,哈哈大笑起来:“亏你是个男人,我看根本不及女人!告诉你,你没事啊多练练缩功,再吃点药,保证让她哭爹叫娘。”

  “不行啊!我看我还是得吃胖点。我老婆个头大得像一头母驴,骑在我身上,我都不过气。”

  “我猜你老婆是个胖子,胖女人大,谁不知道?我告诉你,她再想做那事,你就用手,不用下面,把她搞飞了就行了,没必要非得真实弹,完了,你人就不废了?”

  一个爱说话的中年妇女毫无顾忌地说着。

  杏花哈哈大笑着,指着她道:“算了吧,人家可是头一次娶老婆,没你老公那么多经验,你还是传授一点经验吧,要不你现场指导一下也可以,哈哈!”

  孔屎蛋正想反驳,却看到梦男正站在大土堆下面看着,吓得屎蛋朝土堆后面跑了过去。梦男没去追,气呼呼地回到保全室。

  终于到了吃饭时间,孔屎蛋知道躲不过,到处找梦男,想当面道个歉,没想到当他端着碗到处找她时,听到保全室门口传来一道耳的声音。

  “来,我喂你。”

  孔屎蛋一听,急忙转过头,看到梦男正在喂那个丑得不能看的史狗妮,气呼呼地上前理论。

  史狗妮还在疑惑梦男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热情,正准备张嘴吃饭,孔屎蛋的手狠狠一挥,勺子被打落在地上。

  “你知道她是谁吗?”

  “我是谁关你什么事啊?我看你还没人家史狗妮帅。来,我喂你。”

  梦男捡起地上的勺子,连擦也不擦,舀了一勺饭放在史狗妮嘴边。史狗妮看着勺子上的泥土,心想:这怎么能吃呢?

  “你…你到底想干嘛?”

  “哼,干嘛?就准你风快活啊?我的事不用你管!”

  梦男说着,把勺子用力进史狗妮嘴里。

  很快地,又到了开工时间,孔屎蛋心里很不痛快,愤怒化为了动力,干起活来果真有力多。

  史狗妮想到中午吃饭时二人亲热的样子,开心地盘算着:也许梦男真的对我有意思,居然说我比孔屎蛋帅!他心里得不得了,看她坐在门口的长凳子上发愣,便凑了过去。

  “你在想什么?”

  他坐了下来,梦男懒得搭理他。

  “是不是心情不好?我看你老公真差劲,还…”

  他边说边往梦男身边凑,大胆挨在一起。梦男怒火中烧,猛地把脸转过来。

  史狗妮吓了一跳,眼前的目光简直能杀人,他打算退开,但为时已晚“啪”地一声,头上火辣辣地,眼冒金星。

  梦男心头还是燃着一把火,朝着长凳子补上一脚,史狗妮没注意到,凳子跟人一起倒在墙边,头狠狠地撞上砖墙。

  他想解释,却有一团白色东西朝脸袭来,闪避不及,头顶一凉,他的手一摸,心里一阵反呕。

  “你…你怎么这么鲁啊?怎么能吐在人家头上?”

  “看你那鸟样,撒泡,照照自己的脸!”

  说着,怒火中烧的梦男走进保全室。

  史狗妮迷糊了,心想:真摸不透这女人啊…这几天天气晴朗,生病的人也少了,麻三没事做却也不能外出,只好在院子里陪两只大白鹅玩。这两天,鹅也勤奋地生着蛋,每一颗蛋都白白大大。壁墙前的兰竹随风摇曳,招摇着门口来往的人们,几只也在院里菜圃找小虫吃。他走到鹅棚边,伸手去取蛋。

  “轰轰”几声,一辆机车从外面冲了进来,两只鹅吓得展翅跑,孔溪看得笑得合不拢嘴。

  “姐夫,这两只鹅还活着?”

  孔溪一边说一边下车,走路时扭着凸凹有致的身子,让麻三看得心。这小姨子就是好看,衣服穿得越来越合身,前凸后翘的身段显得格外人。这回她穿了一件旗袍,被束得浑圆坚,平坦到圆润部之间的线条人,开叉旗袍出柔的大腿,看上去又软又滑,人极了。

  “这是看门的好伙伴,怎么舍得杀呢?”

  说着麻三便低下头继续取蛋,心想:小姨子再漂亮也不能当老婆看,行为不能太放肆。

  哪知麻三刚刚弯下,他就被孔溪抱住了,麻三虽然高兴,但还是急忙看了看外面,急忙去扳她的手。

  “快放开,让别人看到就糟了!”

  “糟什么?你又不是没上过我。哥,我好想你,你想不想我?”

  说着,孔溪便伸出手挑逗着麻三的耳朵。

  这个小姨子太夸张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但麻三经不起女人的惑,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转身看着孔溪白净的脸,用顶了起来。

  “啊…姐夫,你好坏啊,趁人不备偷袭人家,刺疼人家了。”

  说着,孔溪抓住硬邦邦的东西旋了一下。

  这时,麻三突然想到二芳,二芳已经习惯偷听院里的动静了,还是别在院里搞。

  想到这里,麻三指了一下邻居全石房家,说道:“小声点,这家的孩子最喜欢偷窥,我们到屋里去。”

  “姐夫,嘿嘿!你这个大狼,原来还留了一手啊!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就是你和我姐经常喜欢在院里做,小孩才有这机会好奇啊。不过你不错的,结婚这么久了,还和姐这么甜蜜。是不是又有什么新花招了?不然姐怎么离不开你?”

  孔溪胡闹着,但麻三心里非常喜欢。这样活拨开朗、毫无顾忌的女生,逗着才,出不了什么麻烦。

  想到这里,他朝她脸上亲了一口,在耳边说道:“到上,我跟你说。”

  “你真!”

  麻三拉起孔溪往屋里跑,急不可待。刚刚到了堂屋门口,麻三把她搂在怀里,对准鲜红的樱桃小口亲了过去。孔溪配合得很好,眯起眼,尽情合,舌头刚伸出,就被麻三到嘴里,猛起来。

  孔溪前的鼓起随着呼吸上下起伏,面带媚惑,一副等待宰割的模样,两只手搂住麻三的用力箍着,好像恨不得要融为一体。麻三望着眼前的尤物,手往下滑,从旗袍开岔的地方伸了进去…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乡野痞医   下一章 ( → )
颠倒奇缘山柳村的桃花私生女伊怜妈妈的爱与哀雪白的屁股山村老师女儿的奶水舂满香夏云雨纷纷陈皮皮的斗争
《乡野痞医》是一本完本热门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兰亭叙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乡野痞医第一章旗袍诱惑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