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痞医 第七章喜脉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乡野痞医  作者:兰亭叙 书号:27713 更新时间:2014-3-2 
第七章喜脉
  孔翠一听头懵了一下,心想:完了,刚才的事全让这个小鬼给听去了,看来以后再也不能在这里做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过了没多久,忽然听到门口那个男的大吼了一声:“我说一一位姑,你们让那个家伙把我放开吧?好不好,不然我的脚就废了。”

  麻三也没告诉他会自然好,但是想着以前给猪打针的时候也打过麻药,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你现在可以站起来了,已经没事了呀?”

  猴头猴脑的家伙不信,指了指腿,说道:“可以走了?那我试试。”

  他拍了拍双腿,没想到还真站了起来。拍拍上的土,乐坏了,蹦跳着跑向了远方,像是被释放的囚徒。

  一直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李燕望着孔翠光滑如玉的身子愣了半天,在半夜醒来,她忍不住把手伸向孔翠的,了起来。

  睡梦中的孔翠猛然感觉到的,今天才跟老公做过爱,怎么可能又做梦呢?

  她睁开眼望了望,眼前的一幕让她大吃一惊。天啊,这个李燕在干嘛?难不成是个同恋?

  只见李燕半盖着身子,一只手撑着,另一只手正摸着自己的得起劲。

  “燕,你干嘛呀?”

  李燕并没停止,还在不停着,得她真舒服,但是这是万万不可以的,同恋那是变态啊!想到这里她再也忍不住了,拉了她一把,把她按到上。只见李燕眯着眼睛望了望她,说道:“别动,再一下,就轮到你了。”

  说着诡异地笑了笑。

  “半夜发什么疯啊?”

  孔翠说着把自己的子穿好,盖好被子,侧着身子睡了起来。

  这时李燕也没什么反应了,打着呼又睡了起来。

  孔翠这下却被得睡不着了,她现在真的很不愿意待在这里了,因为想起那个变态的男人就恶心,今天又发生了这事,说出去多难听啊!

  第二天一大早,李燕起后脸都没洗便拉住了她。孔翠一想起她昨晚那变态的样子就有些反感。

  “怎么了?说吧,什么事啊?”

  李燕呵呵一笑,话没说脸先红了。

  “翠姐,昨天姐夫不是来了吗?看你们亲亲热热的,晚上我倒是做了一场梦,得人家怪不好意思的。你说说我做这样的梦是不是很…”

  “你现在这个年龄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很正常。”

  孔翠心想:那也不能摆我啊!得我一晚上都没睡好。

  1话还没说完,门口倒有人说话了:“那帅哥是不是我呀?嘿嘿,没想到在晚上还能想起我,谢谢啊!”李燕回头一看,门口是昨天那个被麻三用麻药麻得跪在地上半天的家伙。

  “滚一边去,要不然再让你跪着,永远站不起来。”

  男的笑了笑,抹了一把猴脸,说道:“呵呵,我可是被城墙上的鸟吓大的,再说得厉害点。”

  “滚。”

  孔翠最讨厌这种男人了。

  “哟哟,看看这小娘子都生气了,这一生气更漂亮了,比这个小妮子有女人味。

  我老大秃头三爷最喜欢你这种女人了,改天有空了,得让我家三爷来看看。

  “正在这时,这小子大叫了一声:“哟,谁敢动老子啊?看我不劈…”

  话还没说完,张着嘴巴再也说不下去了,顿时笑脸相

  “老大,你早,我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你成了菩萨了,那金光啊…”旁边来了一个染着杂的家伙,朝着他脸就拓了一巴掌,道:“你这小子说什么呢?是不是盼着我们三爷归西啊?对了三爷,听兄弟们说这小子经常在这里晃,只看美女就是不干活,怎么处理?”

  一个戴着帽子的中年男人,看上去正经的,道:“这还用我教你吗?”

  这话一说,猴头猴脑的家伙大声说着:“三爷,我错了,我马上就去盯梢,再也不看女人了。”

  后面突然又来了几个人,用力拉住他,推到三爷的面前,三爷二话不说,朝着那张脸就是一脚,顿时让他血面。

  这时李燕和孔翠都吓了一跳,现在老板娘李欣雅还没有过来,这可如何是好啊?

  万一他们要砸店怎么办?两个人顿时慌了,正在这时,戴着帽子的三爷走了进来,吓得两个人接连后退。

  “你们要干嘛?”

  三爷看了看两人,没有再走一步,把帽子一摘,深深鞠了一躬,说道:“两位对不起,打扰你们了,代我向你老板道歉。”

  说着领着一群人走了,这时能看到猴头猴脑的家伙捂着鼻子踉跄地跟着。

  李燕一看,顿时乐了,望着远去的身影说道:“这个三爷还绅士的。”

  “呵呵,这种人都是装出来的,不用他出面劫钱肯定绅士了,你可别让表面的事蒙蔽了你的双眼。”

  李燕不停点头,想着昨天听到孔翠两人在房间里的叫声,对男人有着一种最原始的想望。

  麻三坐在桌前琢磨着,心想:金鸽这么多天没来了,是怎么回事?要不要去看看她?想到这里他便准备去看她,因为现在她家里只有她和那个疯癫的婆婆。

  他刚刚走到院子里,门口就走进一个人。

  “全进,你又要到哪去啊?我问你一件事。”

  麻三看了看铁蛋,不屑一顾地说道:“有什么事快点说。我还要出诊呢!”

  “别和我说那些没用的,我就是不明白,村里那几个老女人怎么会有自器?

  我让人打听了,她们几乎都有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背地里卖给她们的呀?

  要是这样你可太不仗义了。““我闲着没事干啊?我卖给老女人怎么张得了嘴,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啊?”

  “少来这套。我怎么了?只要能赚钱,什么都可以干啊。现在人越来越少了,要是你再跟我过不去,我可和你拼命。据说那些老女人都在庙里求神求来的,那不扯蛋吗?神能保我平安,保你生子,保你无病无灾,难不成还保送这假,谁会相信啊?

  再说了,我们这里方圆几个村子就你一个医生,别以为别人都是傻子,我可告诉你,要是让我逮个正着,看你还有什么话说?我可是有言在先,别到时候让我翻脸不认人。

  哼!“说完铁蛋就走了。

  这一番话虽然没什么,但是麻三觉得也不是滋味的。万一他们把这小子急了,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事呢?闹倒不怕,就是怕把姜银与自己偷情的事揭出来,可就不光彩了。

  想到这里,他觉得还是先去姜银家找她,让她先停几天,别让铁蛋这小子揪出来了。他急忙关了门,背着药箱向姜银家走去。

  到了姜银家里,这时她家门正开着,院子里整洁的,看样子应该是刚扫不久,几只母正在院子里散步,还有几只小在地上不停觅食着。

  “小银子。”

  他习惯性叫了一声,但是没有回应,而是传来了一声怒吼。“妈的,要你这个臭娘儿们干什么呀?动不动就来例假,有什么可来的呀?我可告诉你,这回就放过你,要是下回老子回来你还来这玩意儿,可别怪我不客气,照不误。也不知道你除了能让我还能做什么?饭做不好,菜做得跟白水煮的,真是白要你了,真是气死老子了。”

  门突然“匡当”一声开了,麻三吓了一跳,急忙提着箱子往外走,还没等他躲好就被全大头发现了。

  全大头朝麻三叫道:“全进、全进,你向哪去啊?”

  麻三一看躲不掉了,还是坦诚面对吧!

  “哦,我去看个病号,顺便…”

  “顺什么便啊?你快点过来,我正有事找你呢!”

  说着就拉着麻三走了进来,当麻三进到屋子里的时候才发现姜银正趴在上大哭,一看麻三来了,更加泣不成声,但是她明白不能过去,只好忍着、哽咽着。

  “你看看这个死女人天天来那玩意儿,你说女人那什么例假能不能开点不来的药啊?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是冲着打炮来的,回来不能干,我还要她干嘛?真是个倒霉的女人。”

  麻三一听简直快气疯了,心想:有你这么不懂事的吗?还好意思问有没有治这病的。

  “我说全大头,你想事情怎么不用脑子啊?月经、月经,每月都来才是正常的,要是不来那还不有病了?还治,治什么呀?我看该给你的脑子治治了,你问问人家哪个女人不来啊?不来以后连孩子都生不了。”

  全大头不听便罢,一听这话,顿时来火了。走过去在姜银的上打了一巴掌,说道:“对了,你不说我倒是忘了,你说说这都结婚一年多了,她怎么还没有动静啊?

  还不时来月经,这不是唬老子吗?我可告诉你,你现在不是来月经吗?我三个星期之后再来一趟,要是这个月再不怀孕的话,看看我怎么收拾你,非把你烂了再把你休掉,看看哪个倒霉的男人敢要你。“说着气呼呼走了。

  姜银趴在上不停哭着,一肚子的委屈真不知该怎么发

  全大头走到院子里骑上自行车,马不停蹄地走了。

  “你说说这种人还活着干嘛?该死的玩意儿。”

  麻三把药箱子放在桌子上,走到姜银的面前说道:“小银子,别哭了,怎么又来月经啊?不是刚走没几天吗?”

  姜银一听麻三的话,顿时就扑了过来,抱着他大哭了起来。

  “进哥,我真的不想和他生活了,我受够了,你接纳我吧!我不要名分,只要你愿意,只要你想我就给你,你不想我了,我可以走,行吗?我在这个家真的过不下去了。”

  麻三一听,拍拍她的肩膀,说道:“可别这样想,这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遇到这种人也真是倒霉了。再说了,你就算是离婚了,对你以后也不好,找婆家更不好找了,到时岂不是害了自己?你在家里最多一个月应付他两、三回,我们还可以天天见面,把那些所有的不愉快都忘掉。”

  说着麻三紧紧把她抱住,在她背上慢慢抚摸着。

  “我就是非常反感,就是不想跟他。他简直就不是人,你知道吗?做的时候跟野兽差不多,从来都不照顾我的感受,每一次我都很怕。”

  麻三也明白,全大头人高马大,那大肯定也小不到哪去,要是用上劲不把女人给透了,姜银这种温柔娇嗲型的女人哪能受得了?但是想想姜银和自己时那种妩媚、那种温柔的话语,可以说她的技已经被训练得可谓一了。

  他忍不住又想了,但是看她哭成那样真的不忍心。

  “好了,不哭、不哭。他不是说要孩子吗?是你不想要还是?”

  姜银抬起头说道:“进哥,说真的我是不想要孩子,但是也没有避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怀孕?”

  麻三看了看她,说道:“别急,这事急也急不来。一年没生也很正常,再说了,他又不是常常在家,一个月来个一、两回,撞不好很难怀上的。对了,现在月经来了吗?还是…”

  麻三被她得真糊涂了,姜银笑了笑,说道:“呵呵,进哥我不是跟你说过吗?

  我的月经刚走几天,我就是不想和全大头做,所以骗他的。“麻三一听,在她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道:“那就好,要不你今天晚上来我家,在月经来前一周最容易受孕,我们试几回看看到底是谁的问题?”

  姜银一听,忍不住出了笑容,但是脸上又突然升起了一丝忧虑。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万一怀了我们俩的孩子,全大头知道了那可怎么办啊?”

  麻三一听,哈哈大笑了起来,道:“你就别这个心了,我们也就是试验一下,要是能怀,在一个月后就拿掉,但是万一不行,他一个大老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姜银觉得也是,笑道:“嗯,好,不如…”

  “不如什么?”

  “不如我们现在就做吧!”

  麻三一听,笑着说道:“这样不好吧?大白天的,要是有人来了可怎么办啊?”

  “不会的,白天我们家一般不会有人来的。来吧,我今天想你的。”

  麻三一看姜银还真想做,不能破坏人家的兴致,顿时捧起她的小脸,朝着小嘴亲了一口,姜银眯着眼睛静静享受着麻三所带给她的温暖。麻三的手开始不正经起来,隔着衣服在上抓了一把,弹十足的一下被推到了上面,挤出了一条深深的^正在两人进行得如火如荼的时候,院外母传来四散逃跑的声音。细心的姜银一下就睁开眼望了望外面,急忙把麻三推开,道:“进哥,别动,有人来了。”

  两人刚分开,姜银急忙把衣服整理了一下,伸手把正了正,走下拉开门。

  “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呢。”

  姜银一看,慌忙说道:“妈,你怎么来了?刚才全医生在给我看病呢。”

  全大头的娘虎着脸说道:“看什么病啊?你怎么那么多病?我可告诉你,小小年纪的别吃药,有空到大医院里检查、检查,这都一年多了,肚子也没个动静,是不是不会生啊?”

  “妈,听你说的,怎么可能不会生呢?就算不会,也是您儿子不行。”

  她说的声音很小,但是全大头的娘却不乐意了,她指着姜银便骂:“我儿子不行?

  看我儿子都壮成什么样了!跟牛犊子似的,怎么可能不行?再看看你,瘦得跟麻杆似的,能生也生不大啊!真是的,也不知道我们家大头怎么会看上你,我可告诉你,你就算是怀孕了也得注意点,知道吗?生大头的时候,差点把我给死,我看你这身子骨太弱了,但不论怎么样,你得给我们留个后,再给你一一年时间,要是再生不出来就把你休了。“说着探着头看了看麻三,麻三给了她一个真诚的微笑。

  “好好给我儿老婆看看,量你也没什么本事。”

  说完就走了。

  麻三一听,顿时愣了,心想:这一家人真一个德,什么玩意儿啊?白给你这个老巫婆笑了。他气得一下没了心情。

  “你嫁到他们家真是浪费了。哎,这种人怎么都相处不来,看着那鸟样就不想搭理她。”

  “是啊,我天天都没跟她说上几句话,说一句话就气死人了。”

  说着姜银还很温柔地搂住了麻三。但现在的麻三哪还有那个闲心,姜银明显也没了那分情。

  “算了,我们晚上见吧!你要是觉得闷就到外面走走,别老待在家里生气。”

  “没事,等一下睡一觉就没事了。你是不是有事啊?有事快去忙吧!”

  麻三点点头,提着药箱子走了。刚刚走到大门口又想了起来,这回来的主要目的倒被他忘了,又马上掉过头来。

  姜银一看,顿时笑了笑,问道:“怎么了?有事吗?”

  麻三坏笑了一下,说道:“呵呵,没多大的事,就是我们俩的事。”

  姜银听着,脸的不解,道:“我们俩的事?”

  “对啊,今天早上铁蛋又跑到我家里闹了,他怀疑我在搅和他的生意,现在都没几个人去他那里搞那事了,还说要抓我们个正着呢!所以这几天你就别去庙里了,别到时候真的被抓到了,好说不好听。”

  “呵呵,好,没问题,那我今天就可以安安稳稳和你睡一觉了。”

  说着她甜甜地笑了一下。

  “嗯,那我等着你哦!”“好。”

  姜银点头笑着。

  麻三拎起箱子就走了,心里美美的。

  他走在大街了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有喜有忧,这么多天没跟老婆搞,突然来那么一次,还真是令人回味。还有那个李燕看自己的眼神貌似不纯,但毕竟是个孩子,他边想边笑,觉得自己很恶。

  快到金鸽家的时候,巷子里的正往外走,麻三就觉得心虚,几次偷情都被她撞上,觉得非常不好意思。

  “去哪啊?”

  “哎哟,全进,你我就等死了,这不再去混混日子,吃了没事干。”

  “好,那你去忙。”

  刚走两步,又回头问道:“对了,进,你这是去哪啊?”

  麻三原本就心虚,一听她这么问,急忙说道:“去看看厚厚他妈。”

  “噢,好,好孩子,快去吧!现在金鸽在家里呢!”

  说完老脸一笑,脸的皱纹。

  麻三一听,脸红到了耳,笑了笑说道:“哎!”

  麻三再也不敢停留了,一扭头进了金鸽的家。

  刚走到门前,金鸽正端着一个盆子,差点溅到他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

  麻三拉了她一下,说道:“我是全进,对什么不起啊?”

  金鸽抬头看了看他,苦笑了一下,说道:“哦,这是我婆婆的,真的对不起。

  我先倒了,等一下我再跟你说。“说着便端着盆子,把倒在不远处的坑里。

  麻三仔细看了看金鸽,她好像不太舒服,整个身子裹了两件衣和一个厚厚的大棉袄,看上去肥嘟嘟的,以前那种让人眼馋的感觉找不到了。

  “怎么了?你婆婆病了?”

  “是啊,病了两天了,你没感觉到这两天夜里没人叫了吗?”

  麻三仔细想想也是,婶子怎么突然病成这样了?

  “你没事吧?你看起来也不舒服的样子。”

  “感冒了吧?反正就肚子难受又恶心。”

  麻三看了看她,扶着她进去了,金鸽急忙把他的手拿开,说道:“我婆婆现在在家,就别拉扯了,她看到了又要闹。”

  “快点进屋,我正有件事要问你呢!”

  “问吧!”

  两人进了屋子,整齐,一张大干干净净的,有女人在真像个家啊!

  她拉了一把椅子,道:“进哥,我都一个月零七天没来例假了,你看看是不是怀孕了?”

  麻三一听,笑着说道:“那不是好事吗?等一下你到我那里拿一张试纸试试就知道了。”

  金鸽低下头说:“要是真的是有了,那就不好了。”

  “不好了?为什么?你们家不是都盼着你再怀孕吗?”

  金鸽苦笑了一下,说道:“这段时间以来我和厚厚从来没有做过爱,要是怀孕了,那这个孩子就是…”

  她言又止,得麻三顿时愣住了,什么?难不成她还有别的男人?他越想心里越气,也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感觉不舒服。

  “就是什么?你难道还有…”

  麻三说到这也很难说出口。

  “我…”

  金鸽苦笑了一声,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那孩子可能是…”

  她张了几次嘴还是没说出来,可把麻三急坏了。

  “你快说啊,说一半留一半干嘛啊?要不是厚厚的就不能要,万一让他们察觉出来,那多丢人啊。”

  金鸽一听,顿时哭着说道:“孩子可能是你的。呜呜。”

  声音虽然很模糊,但是麻三听得真切,顿时头“嗡”的一声,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那…”

  麻三也愣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要是真有了,那你还忍心拿掉吗?”

  金鸽抬起头问着,麻三看到她两眼热泪盈眶。

  “不行,先别急。先让你老公过来,我们做个全面的检查,要是肯定他少不能怀孕的话,这个孩子就要,要是他有足够的生育能力,那就拿掉。”

  金鸽看了看麻三,麻三不敢直视她的眼睛。是啊,就一句话让人家金鸽受多大的委屈啊!

  “我不想拿掉,这是我能送给你的唯一的礼物,我想把他生下来。”

  “你疯了,要真是我的,怎么能生下来呢?万一他们察觉到了,那该怎么办?对你的影响非常严重,你想过没有?”

  “我想不了那么多了。”

  金鸽明显很激动,看这样子心里难过的。

  麻三走过去抚着她的肩膀,道:“好了,你听我说,不论什么结果,你都要先照我说的去做。先给他捎个信让他做一个检查,确定一下他的生育情况,才能完全明白到底是谁的孩子。万一是你老公的,那不是让你白担心了吗?”

  金鸽终于平静了下来,答应了他。

  到了晚上,姜银如约而至。

  麻三如胶似漆的跟着姜银风雨一番,等一切平静之后,姜银搂着麻三说道:“进哥,要是我怀了你的种,那怎么办啊?”

  “怀上了就养着,反正全大头又不知情。”

  “好,那我就放心了。”

  此时的姜银表现得很温柔,与在全大头面前完全是两个人似的。麻三也不清楚到底这是不是好事?唉,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对了,进哥,你说你进了那么多那玩意儿,可怎么销出去啊?我们是等几天就开始,还是…”

  “呵呵,等几天再看看吧!现在只能按兵不动,不然惹急了铁蛋,事情就麻烦了。”

  “好,只怕我们合作的时间会越来越短了。”

  麻三愣道:“什么意思啊?”

  “说不定你老婆什么时候就回来了呢?你老婆一回来,哪还有我的分啊?我只有靠边站了。”

  “那倒也是,不过我们之间是不会变的,只要你不觉得我烦。”

  姜银低着头一声不吭。

  “好了,别这样了,想开点,人生就这么回事。”

  “笃、笃、笃。”

  一阵敲门声,麻三感觉到腋下一

  “进哥,坏了,我来不及走了,有人来了。”

  麻三也醒了,心想:昨天聊得太晚了,这要是让乡亲们看到那多不好意思。

  看了看屋子里,人也只能躲到底下了,他拉了姜银一下,指了指底下。

  “快点钻到下面。”

  “啊?下面好脏。”

  “顾不了那么多了,先躲一下,有时间我帮你洗。”

  说着麻三便急忙披着衣服跑了出去,边跑边应着:“来了、来了,昨天给别人输输得太晚了。这太阳也太勤快了。”

  当门一打开,麻三的好心情一下没了。

  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铁蛋老婆,麻三心想:真是倒霉,这几天都跟铁蛋家打交道,烦都烦死了。

  “来了,什么事啊?”

  铁蛋老婆笑了笑,出那张渐老的脸,麻三顿时想起那天晚上夜探她家时,她那副的样子就恶心。

  “怎么,我来你家还能有什么事啊?还不是身体有点不舒服。”

  “哦,那就快点进来吧!”

  说着麻三便径直向药房走去,铁蛋老婆紧跟在后面,生怕被旁边那两只白鹅盯上似的。

  “我说全进,你们家的鹅太厉害了,上次把我老公的脚咬得现在还有疤呢!”

  “呵呵,我们家的鹅很聪明的,非坏人不咬。”

  “听你说的,好像我们家铁蛋多坏似的。”

  “不坏、不坏。快点说,哪里不舒服啊?”

  麻三坐下来望着她。

  她还自然,把手伸到手枕上,说道:“人家老中医一把脉就知道是什么病,你来试试。”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乡野痞医   下一章 ( → )
颠倒奇缘山柳村的桃花私生女伊怜妈妈的爱与哀雪白的屁股山村老师女儿的奶水舂满香夏云雨纷纷陈皮皮的斗争
《乡野痞医》是一本完本热门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兰亭叙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乡野痞医第七章喜脉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