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痞医 第二章夜半哭声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乡野痞医  作者:兰亭叙 书号:27713 更新时间:2014-3-2 
第二章夜半哭声
  就在麻三与孔翠做完爱时,猛地听见大街上有哭声,他不感到背脊发凉。

  深更半夜的,谁在哭呢?是人还是鬼?

  “进,你想想是不是谁的祭到了,忘了烧香?”

  麻三自己都搞不清楚了,哪还知道谁的祭,假装想了半天,含糊地说道:“没有,该烧的都烧了,是不是有两口子在打架,天太黑又不敢回娘家,才在大街上哭啊?”

  麻三说着,但心里也很害怕;孔翠更是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屏息地听着。

  “别想那么多了,什么鬼啊神的,都是自己吓自己,快睡吧,这几天多休息,还要秋收呢!”

  “哦!”孔翠应了一声,双手便捂住耳朵平躺了下去。

  麻三瞥了她一眼,被子刚好盖到孔翠的,两颗半着,粉红粉红、滑滑,越看越丰,颗大粒,真是人呀。

  耳边老是回着那女人凄惨的哭声,让麻三感到心神不宁。虽然他不信鬼神,但自己重生到全进身上,这又是什么现象呢?难不成这世界真有种神秘力量,在左右着人们?想到这里,他也害怕了起来,原本暖呼呼的被子,突然变得冰凉。

  月亮从云朵里钻了出来,悄悄地把月光洒进窗内,麻三睁开眼,望了望,地上出现了张牙舞爪的影子,俨然像是魔鬼的肢躯。他越看越害怕,慢慢地把身子缩了起来。

  孔翠当然也没睡着,她越是捂住耳朵,就听得越清楚,加上麻三在出的声响,让她的心里更加恐惧。

  “呀!”

  这一声可把麻三给吓了一跳,急忙问道:“干嘛?吓死人了!”

  孔翠笑了笑,说道:“我怎么听这声音越来越近,是不是来我们家了?”

  “你胡说些什么,怎么会朝我们家来呢?”

  但麻三这时也觉得不对劲,他拉长脖子聆听着,这脚步声真是往自己家的方向来盼!

  “是不是?你听见没有?就是往我们这来的呀。”

  孔翠非常害怕,两手抱着麻三,麻三也吓得直咽唾沫。

  “全进,你说你是不是偷偷掘了人家祖坟?”

  孔翠这么一说可把麻三给气坏了,他立起身子说道:“你才掘人家祖坟呢!别说,小心厉鬼来我们家,把你撕个粉身碎骨,不得好死。”

  孔翠吓得两只手紧紧抱住麻三。

  就在这时,大门猛地被敲了两下,一个声音道:“开门、开门!”

  二人一听,顿时傻眼,随后门口的声音大哭了起来,喊道:“开门、开门,我找你们有事,要是你不给我说清楚,看我不扒了你的皮,了你的筋…”

  紧接着传来大门像是被什么东西抓的声音,那人边抓边哭,麻三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今天那两只忠心的鹅没有反应呢?平常只要有一点动静,它们就会“嘎嘎”叫…可是,今天一切都安静得令人诧异。

  不一会儿,声音没有了,二人吓得大气都不敢,时睡时醒,他们只希望天快点亮,好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这里捣乱,难不成,真是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厉鬼找上门来?

  就在这“鬼哭狼嚎”的声音中,东方的天空渐渐出鱼肚白,鸣也叫了几声,终于把太阳给唤了起来,这时阳光普照大地,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和走动的声音,二人这才起,穿好衣服,想看看昨晚那个厉鬼还在不在。

  两人一走出门口就见到两只大白鹅正在院子里散步,看到主人起了,一下子就钻到麻三的筒里亲热了起来,孔翠则从门后的大粮缸抓了两把玉米碎扔向地板,两只鹅欢喜地跑了过去,不停地点着头吃着。

  孔翠推了麻三一把,说道:“老公,你去开门,看看是什么东西。”

  麻三心里虽然怕,但又不能在老婆面前表现出来,他清了清嗓子,抖抖肩,大步向门口走了过去。

  刚走到大门口,一只母直冲冲地往麻三的方向奔了过来,这下可把他给吓个半死,心想:不知道是不是母碰到不干净的东西,他也急忙跟着母跑了起来,母一看主人冲着自己跑来,吓到跑得更快了。麻三心里害怕极了,一下子就跑到孔翠的跟前。

  孔翠看他吓成这样,便跑到堂屋内,把门拴了起来,回到边上靠着,眼睛却望着门口。

  可是等了许久也没见有何动静,二人纳闷极了。

  孔翠问:“老公,你看到什么了?这么害怕。”

  麻三什么也没看到,只是觉得有什么不祥的东西在那。

  “我也没看到什么,只是到那里的时候,我们家那只大花拼了命钻过来,我也就跟着跑了起来,这平常很冷静,不会有这种反应的,我想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不是鬼就是什么鬼狐、怪的。”

  “你可真有意思,我们这只母养了五、六年,从我来的时候它就在,想卖了几次都没抓到它,它见了买的都会跟看到鬼似的跑走。看看你,胆子比老鼠还小。这回换我去看看,大白天的,绝对没鬼。”

  语毕后,她把门杠撤了,打开门栓,走了出去。

  麻三虽然不想这么丢脸,但见孔翠出去,只能蹑手蹑脚跟在孔翠后面。

  还没等孔翠走到,麻三便喊了声:“小心!”

  孔翠一看他叫成那样,顿时吓得跳了起来,便向四处张望,双腿来回直跺了好几步,说道:“就知道你是骗我的,怎么样?没事吧?都说再厉害的鬼,大白天的也不敢出来。”

  麻三这时却乐得哈哈大笑,手指着孔翠的脚,说道:“真是笑死我了,你看你的脚上都是屎。”

  这一说可把孔翠气坏了,她抬脚看了看,说道:“你怎么不早说,这可是我新做的鞋子,才穿没两回,唉呀!都是你。”

  说着她便在屋角处找了沙土,双脚来回着。

  “没事,鞋底沾到了又不是鞋面,怕什么?”

  孔翠也觉得有理,顿时往大门口走去,她笑着说道:“老公,我现在才知道你也是个胆小鬼,哈哈。”

  说完就拔掉门栓,刚想拉起门,觉得门很轻易地开了,随后从门里倒进了一个人,这下可真把孔翠给吓晕了,她没看清楚是谁,就直地倒在地上。

  麻三这时也傻了,急忙跑了过来,一看,才明白原来这倒着的不是别人,正是婶子樊美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怎么也没想明白,本来想去找全厚厚,但孔翠也吓晕了,到底该先救谁呢?

  这时大街上响起了叫喊声,是金鸽和全厚厚的声音:“妈,您在哪里?别闹了,快点出来,别吓着我们了。”

  麻三一听,急忙应道:“厚厚兄弟,快点过来,你妈在我们家门口呢!”

  全厚厚一听,跑了过来,不远处的小霞也跑了过来,他们看上去似乎很累。

  “我妈怎么跑到你们家了,真是的,天亮时找不到我妈,可把我们吓死了。”

  金鸽没说话,两只眼睛望向抱着孔翠的麻三,望得麻三很不好意思。

  “我也不知道,她从昨晚就在我们家门口了,深更半夜哭啊闹的,吓得我们一夜没睡好。”

  小霞望着麻三说:“进哥,别装了,你一夜没睡好才怪,看你那样子睡得蛮不错嘛!”

  “去、去,别在这里打岔。”

  金鸽也说道:“我昨晚也听到哭声了,吓得我也没睡好,以为是哪里出了丧事呢!”

  “嗯,是啊!她说的时候我还不信呢!”

  全厚厚边说着,边抱起了樊美花,这时她动了一下,猛地一睁眼,可把金鸽吓坏了,吓得像是要把手都给进嘴巴里似的。

  “你们怎么把我抬到这里?是不是嫌我老,不要我了,我、我不活了。”

  樊美花失控般地大叫了起来,全厚厚三人赶紧劝阻说:“妈,您说的是哪儿话,半夜来这里干什么呀?把进哥都吓坏了。我们找了一早上,以为您掉到后坑里呢!”

  “怎么?是不是嫌我碍着你们了?我可告诉你,要是你不好好伺候我,我就是化成厉鬼,也不放过你们。”

  语毕,便表现出张牙舞爪的样子。

  这时刚被麻三掐了人中而苏醒过来的孔翠,看到婶子这番龇牙咧嘴的模样,又给吓晕了过去。

  麻三边掐着孔翠的人中,边说道:“翠,你现在怎么这么脆弱,她是婶子啊!”樊美花这时好像突然神智清醒了,很正常地说道:“你看看这孩子真是的,我的样子有这么吓人吗?”

  说完话便从口袋里拿出一面小镜子,看了看,又吐了一口口水往脸上抹去,想将额头上的脏东西擦掉,小霞看了觉得真恶心。

  “妗子,别这样,恶心死了!”

  “你这个黄丫头懂什么,这最干净的水就是口水啦,这可是津,问问大侄子便知道,他可是医生啊。”

  樊美花将目光转向麻三,还使了个眼色。

  麻三为了少惹些麻烦,点点头说道:“是,唾是最干净的,只是量比较少,不能用来洗脸、饮用什么的。”

  几个人听完顿时感到反胃,这是什么话呀,大清早的,得大家跟晕车似的。

  “唉呀,我的妈呀,可把我吓死了。”

  醒过来的孔翠失声叫道,手不停地拍着脯,麻三看得很清楚,两只雪白的给这么一拍,全都挤在一起,清晰可见。

  “好了,那我们回去啦,真不好意思。”

  全厚厚拉起樊美花直往回走,樊美花貌似正常的对着麻三说道:“大侄子,不好意思,我这脑子不知闹什么…似乎发神经。”

  金鸽、小霞也都跟着走了,躺在地上的孔翠站了起来,说道:“你说婶子是真傻还是假傻,真让人琢磨不透。”

  “很难说,要是装的,也不至于半夜就起来闹腾吧!而且,她要闹,为什么在我们家门口闹啊?”

  “或许是因为我说了她老公的事。看来,在背后还是不能说别人坏话,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麻三点了点头说道:“说得好,书上说:”

  闭门静坐常思已,闲谈莫论他人非。‘“二人间扯了一堆话后,终于安静下来,吃了饭后又在院子里聊天,麻三真不明白,他跟孔翠的感情怎么这么好,总觉得有说不完的话。望着那丰的身子,真是越看越漂亮;圆圆的脸蛋、杏仁眼、大脯、大、小细腿,与城里的女人简直相去不远,硬是要说有缺点,就是欠打扮了。要是有钱,他要给老婆买点营养品、化妆品,涂点胭脂、上点粉,不比死上千佳丽。

  “老婆,你现在越看越漂亮。说说怎么生得如此美丽?”

  “那还用说,要不然怎么配得上你,我是基因好,我爸妈在村里可是俊男美女、模范夫呢!”

  麻三呵呵地笑,拉着她的手,来回抚摸着,得她四处张望,生怕被别人看了笑话,急忙说道:“别了,屋顶上孩子多。”

  麻三也明白,但他们也习惯被看了,每回搞些暧昧动作,隔壁家的孩子总会出现。

  这回往上看了看,却没人。

  “呵呵,现在孩子都在上学,不会有人的。”

  “嗯,那也不行,万一有人来看病,也不好意思,躺着晒暖吧!”

  说完,孔翠便仰过身子半躺在竹椅上,眯着眼睛享受阳光。

  麻三则双手抱头,望着孔翠那精致的身子发愣,心里想着他们在情的模样,灵活的小蛮、半的酥、丰部,还有那红的,现在都被衣服紧紧包住,从凸凹有致的身材,就能联想到她那之美。

  “翠,你上回说到学剪裁的事怎么样了?”

  孔翠眯着眼,轻启朱说:“我也不知道,或许人家是想打发我吧!我也没抱多大希望,要是真的不行,就到城里看看哪里有培训班,去学学也好,反正做那个一般学几个月就行了。我同学就有在做,听说生意很好。”

  “呵呵,那就好,别像你那个同学孔利就行,我看她天天没事干,到处瞎逛。”

  孔翠道:“她呀,是最舒服的一个,老公赚的钱她拿着,为人又霸道,以前上学时就有点泼辣了,没人敢惹她,我也是托她的福,不然,那时候的男同学坏死了,被43人偷摸是常有的事。”

  “你们那里都是什么人啊?这么小就知道干那事?”

  麻三边说,边撇着嘴望向老婆的小蛮,心想:孔翠的不知道有没有被别人摸过呢?心中油然而生一股醋意。

  “别想,我以人格担保,我的身子除了你没人碰过。不过孔利就不一样了,她在学校里不是一般人物,刚上初中,就喜欢上一个男孩,好像还把第一次给了人家。”

  麻三笑着说道:“这孔利真是够开放。”

  “不是开放,她就是那样的人,只要想到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据说还不只这一个男生呢!她一有什么事,都会说给我听的。”

  “哈哈,那你有说什么事给她听吗?”

  孔翠摇摇头道:“我喜欢把事情埋在心里,谁也不说,不想让人看笑话。”

  这时几只在周围觅食,悠闲地来回追逐,那只大花一下子从影壁墙的后面钻了出来,张着嘴叫着:“咯咯哒、咯咯哒。”

  孔翠猛地把眼睛睁开,嘴角上扬,笑着起身,走到门后抓了一把粮食扔了过去,大花一边叫着,一边在地上大吃了起来。

  “这回这么大方啊?”

  麻三看着孔翠脸的笑容说着。

  孔翠说道:“你没见这只大花生了鸡蛋吗?它是过来报喜的。”

  说完,孔翠小碎步过去,伸手从影壁墙后面的窝里掏了一颗鸡蛋出来。

  “你看,还暖和着哩!”

  她递给麻三,麻三拿在手里像是拿了个暖手瓶似的,非常舒服。

  “还是老婆观察得仔细,我都没看出来呢!”

  “你会看病人就行了,这些事不用你心。”

  孔翠把鸡蛋接了过来,走进屋里把蛋给存了起来。

  下课钟声响起,大老远就听到孩子们的吵闹声。今天天气晴朗,暖风徐徐,病人倒是一个都没有。麻三难得清闲,便眯着眼打起盹来了。

  不一会儿,门口传来一阵噪杂的脚步声。

  “全医生,快点来看看,孩子的头都给打破了!”

  这时一位老师用手捂住小男孩的头跑了过来,后面还跟着另一个小男孩。受伤的小男孩脸上了不少血,看起来吓人,麻三急忙让孔翠闭上眼睛,孔翠也知道自己怕血,马上进到屋里。

  “怎么搞成这样?”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两人就打了起来,好像是用砖头打的,现在的孩子真是太调皮了。”

  麻三让老师把手放开,发现一个三角形的伤口,血还不停地往外直冒。他看到后也很心疼,这么大的伤口,看来打的人相当用力。

  他急忙拿剪刀先把孩子的头发剪掉,用酒消毒、洒上药粉后,再用纱布包扎伤口,最后还用巾擦了擦孩子的脸,说道:“以后可不能这样,万一把人打傻了,就把你送给别人养。”

  一旁的孩子看到这个样子,心里也害怕极了,嘴里不停地嚷着:“我再也不打了,这都怪他老是欺负我,我才还手的。”

  “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你为什么在我身后贴王八,我要叫同学揍扁你。”

  正当两个小男孩争得面红耳赤时,老师向他们教育道:“同学之间要相互团结,有什么事可以找老师评理,不要靠武力解决,这样你打我、我打你,什么时候才可以了结?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错了改正仍然是个好孩子,懂吗?互相道个歉吧!”

  两个孩子也明白了自己的不是,彼此道了歉,就跟着老师走了。

  看着孩子们的天真无,麻三会心的笑了,可是,这美好的时光再也找不到了,他轻轻叹息着,正想要出去,门口又来了一个女人,这时孔翠也从屋里走了出来。

  “姜银,你来啦,老公的手好点没?”

  姜银笑了笑,说道:“还没有呢!那手现在好像又发炎了,正想让全医生到我们家看看,他疼得都快走不动了。”

  “哦,好,那快点过去吧!他在药房。”

  姜银又笑了笑,便掀起门帘进屋了。

  其实麻三早就看到她,心里兴奋极了,一想到这么久没和姜银有身体上的接触,心里也紧张得要命,见她进来,便说道:“来了?”

  姜银低着头,一副羞答答的样子。

  “怎么了,有什么事?”

  麻三虽然听到孔翠和她的对话,但假装不知情。

  姜银说:“我老公的手发炎了,麻烦你去看一下。”

  “哦。”

  看着姜银为老公的伤势这么担心,他心里倒不是滋味,这么好的女人却嫁给了全大头那个没思想、没头脑的男人。

  他刚好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打量姜银。

  她的身材比孔翠更苗条,虽然不是穿很好的衣服,但刚好合身,瞧那小小的、玲珑的小、不大不小的,以及垂下的两缕青丝,看起来真是小鸟依人。

  啊!真是太美了,这样乖巧的女孩不能与自己同共枕,真是令人惋惜。

  “哦,好,那我准备一下,就跟你过去。先坐吧!”

  姜银哪里敢坐,立在那儿轻轻说道:“我站着就好。”

  说话间,她轻轻地抬起头望向忙碌的麻三,脸上出甜甜的笑容。

  “喂…”

  麻三好像听到姜银说话,便停下手边的工作,回头望了望她。她见麻三望向自己,顿时低下头来。

  “你和我说话?”

  “哦,我是问你最近好吗?”

  姜银说话的声音小到几乎连自己都快听不见。

  麻三坏笑了一下,轻轻走了过来,姜银好像有点害怕,往后退了一步。

  “好,能看到你,我心里非常高兴。”

  说着说着,麻三主动伸出手,想抓住她的手,姜银立刻把手给藏到身后。

  “别这样,孔翠就在外面呢!”

  麻三一看,老婆孔翠正在外面晒被子,还是小心点好。

  “没事,她不会介意。”

  姜银低头掩嘴笑了一下,道:“呵呵,不介意才怪。快点拿药吧!等一下我老公又要追上来了,他对我很不放心。”

  这话倒是真话,就因为姜银长得太好看了,所以全大头被工地的兄弟嘲笑,害得他不能安心工作,更因此分心,从楼架上掉下来,伤了手。

  “哦,好。你老公什么时候要回工地啊?”

  “我也不知道,至少也要等手好了吧!”

  她轻轻说着,眼睛却不停地望着麻三,看来也是想他的。

  麻三也明白,顾不得那么多,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这举动可把姜银给吓坏,轻轻叫了一声,马上把他推开,说道:“别这样,以后好吗?现在…”

  “好、好,那你可要等我喔!要不今天晚上好吗?”

  “晚上?”

  “是,晚上我们去山坡上的小凉亭。”

  麻三猛然想到之前与老婆孔翠去过山坡上的小凉亭,那里应该是个好地方,现在天气转凉,几乎没人再去那里聊天了。

  “呵呵,到时候再说吧!”

  “好,那你等着,晚上我打暗号后就去那里找我。”

  姜银望了望强势的麻三,轻轻地点了头。

  麻三得到姜银的允许,心里激动极了,他这几天真想吃一吃这年轻漂亮的姜银,与她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还依稀记得那回的情景,自己的大都快掉了,而她那白的皮肤,让他真想囫囵地吃下…

  他冷不防地将姜银抱起,并在她的红上亲了一口。

  姜银不敢抱他,连气都不敢呼一下,顿时把他推开,说道:“晚上好吗?晚上…”

  姜银说话的时候有些气,看来只要再亲几口、摸几下就要进入状态了。麻三刚想动作,门吱的一声被推开,孔翠从外面进来,这可把姜银给吓坏了,她急忙倒退了几步,撞到竹椅后,便一地坐下。

  “呵呵,我长得真是太吓人了,没事吧?姜银。”

  “没、没事,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麻三看姜银有点心虚,连忙说道:“都是你开门的声音那么大,我的药都差点掉到地上了。”

  “你要是那么胆小,就不会当医生了,用针人家的皮都敢,这样会被吓着,鬼才相信呢!”

  麻三望着孔翠,又把目光落到姜银的身上,只见她脸通红,看上去好像对不起谁似的,他随即又说道:“看看你,说话声音真大,把人家姜银都吓着了。”

  孔翠笑道:“是,我本身嗓门大,不好意思。来,吃颗苹果吧!”

  她从柜子里拿出两颗苹果,递了过来。姜银怎么也不肯吃,麻三也没空,她只好自己拿了一颗,吃了起来。

  “走吧!让你老公的手别动,也不要有太大的心理负担,越急对病情越不利。”

  麻三说着便走了出去,姜银则跟在他的身后。

  孔翠对着麻三的背影喊道:“快点回来,我等一下就要做饭了。”

  “放心,我换了药就回来,难不成还等着让人家请我吃饭啊!”二人走了出去,孔翠愣在门口,望着姜银的身影说道:“这女孩真漂亮,怎么会嫁给全大头呢?要是我,怎么也不嫁。她到现在还没有孩子,是不行呢?还是不想要?难不成跟我一样,想轻松快活几年?呵呵…”麻三与姜银并肩走着,顺便感受她带来的温馨气息。

  “姜银,你过得好吗?”

  麻三一边问着,一边转过头看着她。

  姜银知道他在看,故意让头发随风扬起挡住脸颊,说道:“还行,反正家里的事永远干不完,其他也没什么。”

  “那全大头没欺负你吧?”

  这可是麻三最关心的事,他就怕这个不是人的全大头,每晚折磨这个得快要出水的姜银,多好的身子啊!他忍不住又看了看她那不大不小的脯。

  “怎么叫欺负啊?”

  姜银反问了一句,这可把麻三给问傻了,他心想:我问的事你难道不明白吗?

  什么叫欺负?不就是没人地跟你?就像上次他在底亲眼目睹的那一幕。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乡野痞医   下一章 ( → )
颠倒奇缘山柳村的桃花私生女伊怜妈妈的爱与哀雪白的屁股山村老师女儿的奶水舂满香夏云雨纷纷陈皮皮的斗争
《乡野痞医》是一本完本热门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兰亭叙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乡野痞医第二章夜半哭声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