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倒奇缘 第二十四章 学府雏形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颠倒奇缘  作者:李翎 书号:27712 更新时间:2014/3/2 
第二十四章 学府雏形
  忙碌的一周中,发生了两件事,一是凯莉当真搬去我家,被丝丝安置在二楼和爱咪她们一齐住,不过并没有进一步要求,只是每天一早,参加晨活动。

  第二是日本三菱直接打来电话,仍不肯承认不出船,反而要求先四亿美金现款。

  当天把钱拨过去,同时透过律师提出警告,七月一若不依约船,即以合约规定,要求赔偿七亿元价款的利息。

  这一来,他们落入自己的陷阱,大为恐慌,星期四立刻由总经理亲自出马,说要飞来纽约,当面解决问题。

  我轻松的说:“没有问题啊!钱不是收到了吗?如果贵方还有急需,另外六亿,同样可以先付。”

  对方大惊,连连表示:“不,不,不是贵方,是敝厂本身的问题,需要当面情商,希望董事长拨出时间,当面谈谈。”

  我这才答应周六中午,在丽池饭店见面,替他接风。

  周六全家出席,凯莉当然在内。另约老韩斯夫和亚瑟,把三间贵宾室打通,长桌子接起来,足可对坐四十人。

  三菱总经理带两位秘书来,见这场面,吓了一大跳。但也很高 兴,因为在家人中,他认识西武秋子!

  秋子自然也认得他,早也知道,客气亲切的招呼,介绍过我及老韩斯夫、亚瑟、凯莉,接着又介绍美子及其他人。王仙也在座,他负责监管七小福,仍以十五 岁少 年模样出现。

  我以主人身分与丝丝坐长桌两端,她那边有老爸、老妈、冷老夫,和七小福,这七个小家伙都长得像一般四、五 岁儿童模样,智力更是惊人,口舌便给,人模人样了!

  尤其是若柔、若飞、再冰三个,已认得字,还自己点甜点呢!老爸四人就是被他们住,住了下来,原有的事业劳动心思,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这头左手三菱的早川先生,下面是秋子,三菱的两个女秘书,再下面是美子…

  右手边老韩斯夫、凯莉、亚瑟、若男、司祺等等。

  进餐中大家只聊闲话。餐后小家伙坐不住,派若柔代表请愿,她走到面前娇媚的说英语:“爹地,我们要去海洋公园玩,请你批准。”

  “还有谁?”

  “哥哥、弟弟、妹妹啊!还有爷爷、、外公、外婆、小哥哥、亲妈嘛!”

  我答应她,若柔甜笑道谢,庄重的走了。凯莉拦住介绍亚瑟:“若柔,他叫亚瑟·韩斯,是我堂哥。”

  若柔有模有样的伸出小手:“嗨,亚瑟叔叔,你好,很高 兴认识你!”

  亚瑟握握她的手,说:“你好!”她才走回那一头。

  我起身让客人坐向沙发,对长桌一大堆人说:“自由活动吧!秋子、美子、司祺、若男、丝丝留下来好了。”

  娘子军纷纷站起来,悄悄从另一端出去,若是上来打招呼道别,实在太麻烦了!

  坐定之后,早川先生干咳一声,有点不好意思:“本公司判断错误,以为石油业不景气,贵公司油品在本国销售,实在用不着新油轮,所以,所以没有积极赶工,现在进度严重落后,不可能七月船,请两位原谅。”

  他起来深深一鞠躬,态度很诚恳,一贯日本作风。

  我微微一笑,问他要如何解决,早川为难的表示:“贵公司若真要船,须再等半年以上,但罚金数目实在太大,敝公司无力承担。”

  司祺微笑接口:“七亿元第一个月利息,三百九十一万六千六百六十四美元,第六个月才一千七百四十九万九千九百八十四美元,不算太多嘛!贵公司资产上千亿,那里在乎这点小钱。”

  早川先生吃惊又苦笑:“话不能这么说。失职的责任谁负得起,我和董事长都会不光荣退职,还连累许多人,所以宁可私下和解,不能把问题摊出来。秋子小姐,令尊和我是多年老友,你应当了解我的处境,对吧!”

  秋子微笑点点头:“是,我知道叔叔的难处,但我非韩斯石油一员,无法表示意见。”

  “阁下有腹案吗?提出来研究一下,如果可行,本公司或者能改变一下。”

  早川先生无奈:“敝公司原计划将船改装为货柜轮,卖给台湾长荣,货柜轮现在当红,需要甚急。我们…情愿退还以前订金价款…加点利息也可以。”

  司祺又接口:“五年了吧?三亿利息,一年三千万,五年是一亿五千万,贵公司舍得吗?”

  早川额头已见汗珠,一时回答下出。我不想太为难他:“这么办好不好,贵公司不必退钱,一条船可以卖给长荣,另一条为我改装成海上学府,后年七月船,如何?”

  早川大喜:“可以,可以,多两年时间,改什么都来得及。”

  丝丝微笑:“别高 兴得太早,仔细看看这图,做得到吗?”

  她由桌下拿出大画册,足有数百页,是她和若冰、王仙三人的心血结晶。

  早川翻开细看,每一张都是正确无误的船只内部装构图,甲板以下十二层,以上四层,比例尺寸都订得很详细,最后数十张则是全船水、电、管线分布图。

  他大为惊奇,赞佩不已:“太好了!设计周到详细,匠心独具,而且精通船体结构,比敝公司工程师还到,太难得了。”

  丝丝又他一本合约书:“内部的要求,全写好了,请带回去研究一下,若是不太吃亏,周一在你们的律师楼见,一方面改旧约,二方面另签新约,这船不属于韩斯石油,是我们飞凤集团,要用来办海上学府用的。”

  亚瑟忍不住开口问:“花七亿办一所海上学府,太贵了吧!能容纳多少学生?”

  司祺曾参与计划,详细算过:“从十五 岁九年级开始,到大学四年级,一共八级,每一级计划招六百到七百人,全部额,共五千六百人,加上各级教师四百人,眷属四百到五百人,工作人员一百名,整船容纳六千六百到七千人,不算太挤吧!”

  “八年全部在船上?那多可怕,上了岸只怕路都不会走了!”凯莉如此说。

  “不,我计划和各国好学校签约,每一年分成四季,有一半时间,轮到各校进修,若行不通,我们在西雅图农场也可以拨出一片土地,办自己的陆上学府。总之,一定会让学生适应水上陆上生活,而且不一定八年毕业,像你这种聪明学生,一样可以跳级。”

  老韩斯十分欣赏,但想到花费问题,不皱起浓眉:“笔开销太大了,一年再贴多少钱才行?”

  若男说:“一年五千万到一亿吧!这是百年树人工作,我们爷不会吝啬。”

  在座外人无不动容,早川先生诚恳说:“很感佩阁下的大计划,敝公司一定勉力完成,希望启用之后,也能替日本造就些人才。”

  我拍拍他:“放心,招生计划对全世界各人种一视同仁,目的就是培养世界公民,希望早川先生鼎力把船造漂亮些,将来巡航各国,也等于替贵公司打广告嘛!”

  他乐得嘿嘿笑,笑声中起身告辞,约定周一十点律师楼见面。老韩斯一对与亚瑟也告辞,凯莉则跟我们一同回家。

  在车上凯莉依着我:“爷真能干,七天时间把公司引上轨道,又解决了一项大问题,接下来还要做什么?”

  “打铁趁热,星期二咱们去德州分公司,同样再来一遍,娘子们顺便看看油田,骑骑马,也算度假吧!”

  凯莉大乐,吻我的手,丝丝甜笑:“小丫头动情了吗?让你和少爷在德州度三天月怎样?”

  凯莉的脸红了,瞟一眼悄声埋怨:“我当然愿意,只是大少爷肯要人家吗?”

  若男拍拍她大腿:“放心,爷若是不爱你,会教你华语吗?只是近来比较忙,有些疏忽。”

  凯莉仍不甘心,瞪着我问:“爷说句话嘛!要不要人家?”

  “要,要,这么美的妞,不要多可惜!”

  索拥她入怀,狠狠吻,凯莉又羞又喜,霎时软了。

  司祺坐对面,这时表一下:“我瞧别等着去德州了,今晚送做堆圆房吧!到了那儿有得忙,那有时间轻怜爱?”

  丝丝接口:“当然可以,但已派了珊珊一组轮值,怎办?”

  “爷还怕人多吗?让她先见习嘛!喂!你怎么说?”

  凯莉一周来虽未进过主卧房,却知道怎么回事,她偎在怀中,微微娇着,听司祺这么问,咬着下点头,又赶快把脸藏起来,那羞态逗得一车人好笑。

  到了家,珊珊等都在院子里打球。自从爱咪加入,她有运动细胞和爱好,没事就带头打网球、篮球、高 尔夫球。什么球都打,也引起其他人兴趣,分组对抗,还特别订做了各类球衣呢!

  我们也被拉下场,采斗牛式比赛篮球,除了孕妇,在家的分成五队,轮对抗,输五球立刻下去,换上另一队,玩得十分热闹。

  傍晚老爸等带着七小福,从海洋公园回来,七个小鬼也来凑热闹,追球,不能打了,只好休战。

  晚餐时丝丝宣布喜讯,一众娘子全鼓掌叫好,四个老的司空见惯,不再大惊小怪。

  有人起哄,叫新娘子发表谈话,凯莉红着娇脸,站起来先向老爸、老妈、冷老夫一鞠躬,侃侃而谈:“小妹今天有幸,将加入飞凤集团,成为真正的核心分子,深深觉得高 兴与荣幸,今后当追随诸位姐姐,孝敬公婆,敬爱长上,接受少爷的领导与爱顾,共同为这个家贡献心力,而姐姐们的教诲与大度包容,小妹更是终生感激!谢谢,谢谢!”

  这丫头外辞令有一套,将旎风事说得义正词严,令人佩服,连我也不由随众鼓掌。

  若男忍着笑:“老爸,你也致训词吧!”

  老爸想一想:“也没什么好训啦!不过看到你们姐妹能这么和睦团结,努力兴业,实在觉得过意不去,臭小子不知那辈子修来的福气,希望要好好爱惜。对凯莉小姐呢!我只有,今天是来不及了。明天吧!请你们老妈补一份见面礼。”

  若飞坐在老爸对面,这时忽然问:“臭小子是谁?”

  众人大笑,老妈回答:“是你爸爸。”

  若柔撇撇嘴:“才不是呢!爸爸好香,那里有臭,应该是小康才对,他不卫生,大便常常不擦股。”

  大家笑得东倒西歪,小康红着脸抗议:“讲,姐姐才不卫生,每次人家大便,都在一边看。”

  “照顾你们是我的责任,懂不懂?你以为你很美啊?”

  柔柔忙制止:“好啦!吃饭的时候别说这些,很不礼貌的。”

  若柔点点头:“对不起!说别的吧!阿姨你要做我们的妈妈对不对?我喜欢你,你做妈妈!”

  凯莉好感动,连说:“谢谢!谢谢!”大家又都鼓掌,才算结束了这场仪式。

  饭后轮值的照往例,陪我散散步或看看电视新闻,今天珊珊却只把凯莉推给我:“咱们不做电灯泡,爷带新娘子走走吧!或者到街上找家夜总会跳跳舞去。”

  纽约的晚上,街上店铺十家有八家都打烊了,尤其周末,实在没啥看头,夜总会也从没去过,她这么一提,倒引起兴趣,我问那儿有舞厅夜总会,凯莉摇头:“我不知道,过去只晓得读书,连学校的舞会也没参加,还不会跳舞呢!”

  “怎么会?美国少女不是很爱玩吗?”

  “一般确实如此,但我对书本有兴趣,一直跳级,同班男生大约有自卑感,都不敢约我,有些气小太保想占便宜,由于有保镖,顶多说几句挑逗的话,我不理会,也不敢怎样!”

  “这是聪明的好处,还是坏处?你不觉得浪费青春吗?”挽着她去月下散步,珊珊他们都回屋了。

  “当然好处大于坏处哇!我若没有过去的努力,怎会有今天的成就相遇合,现在好充实、好足、好幸福,我觉得现在才是享受青春的开始。”

  她枕着我的肩,缓步慢行,问我的过去和童年,我说给她听,她感叹:“人生真奇妙,想想看这中间若差了一步半步,也不会遇上你、爱上你,是不是?你知道吗?大堂哥向父亲招供,输给你那么多钱,我心里就有奇妙的渴望与预感。父亲派人去调查,送来报告的时候,我就被你的神秘、多才吸引住了,父亲由大西洋城回来,说你的种种,更让人着,我实在想不透,你一个人怎么能应付这么多老婆。”

  “马上就会晓得了。”

  她咬我手指头,羞笑:“我已经知道了,丝姐、祺姐、玛丽姐、珊珊姐都告诉过我,妈也知道,才肯放我在这里。”

  “对了,你爸和我不是巧遇吧!他是特别去大西洋城找我的,对吧?”

  “对,爸请了私家侦探一直注意你行踪,你一回纽约,就想直接来拜访了。后来你又去了大西洋城,我们才怂恿他去,否则依当时公司状况,那有心情去赌?不过幸亏没在赌局中正面遇上,否则更输惨了。”

  “不会吧!只要有定力,可以不参加超额大会战嘛!”

  她爱娇的拍我一下,施白眼:“你还不了解自己的魅力吗?不管什么人,在你面前,都会顺着你的意思做,大堂哥就说过,爸也说,对你的提议当时都没有拒绝的念头,明晓得危险也要跳下去。太可怕了!”

  这话使我惊奇。我并没有使用念力嘛!但想想过去的几场蒙赌,确实有这种倾向,每一个人,似乎都顺着我的思想运转,甚至连机器在内。

  怪不得赌界称我赌神,实在有点可怕!以后得留意一点才行。

  十点多我们回房,凯莉娇羞却大方的陪我入浴上,她已打听过我的习惯,虽然动作生疏,却乐意承担责任。

  望着她完美无瑕健硕纤长的身材,如花般娇颜,我问:“还有什么不满意吗?现在修改,还来得及。”

  她用尖的双峰磨蹭我,微着有些怨:“一切都太好了,唯一的不是你不肯早点要我。我曾暗暗和大家比较,自从按摩过,并不比任何一位差嘛!”

  “唉!你不了解我的心吗?我留些时间,给你反悔的机会啊!”轻咬我手指,白眼相加,忽然问望见赤、十五 岁大的王仙,下云气缭绕,似笑非笑的站在边,大惊失,一双手不知该遮那里,叱问:“你…怎么进来的…”

  王仙嘻嘻笑,一副顽皮无赖的样子,伸出雪白的手要抚摸她,凯莉大惊,往我怀里挤,叫:“你好大胆,快走!”

  我拍拍她:“别紧张,你瞧!”

  她扭回头,只见王仙忽然化为一缕烟,由我顶门上一闪而入。凯莉眨着眼,伸手摸摸,顶上可没有,不由怔住。

  王仙的声音由我口中发出:“好老婆,我俩是一体的,你嫁给他也等于嫁给了我,明白吗?”

  凯莉脸发白,以为我是妖怪吧?我连忙用自己的声音解释,王仙是我功力、精神所化,是身外化身,好半晌她才平静,擂我撒娇:“你真坏,早点说嘛!刚才差点没被他吓死!你摸摸看,我的心到现在还跳呢!”

  我不摸,用耳朵去听,用口去品尝新鲜红的小樱桃,她迅速忘记恐惧,全心享受爱的刺,得到有生以来最大的足。

  两次之后,她搂紧我:“不行了,现在我深深体会到不能独享的原因了。请珊姐来吧!受不了啦!”

  不许她偷懒,再一次运作,分她一点元,与她一齐松弛掉所有负担,飞上九重天,魂游太虚。王仙引导我俩气相合,浑成一体,在双修中享受至乐。

  第二天她神采飞扬,快乐如云雀,光四,再不必用任何化妆品了。

  丝丝带头道喜,老妈则亲热的约她上街买首饰,丝丝也一齐去,依例为她买了五克拉钻戒、新装、拨入户头五百万私房钱。老妈则选了只翡翠手镯送她,也花了七十八万。

  凯莉惊喜加,原不愿接受私房钱和如此贵重的礼物。

  丝丝微笑:“每个人都有的,你知道吗?将来若生了孩子,还有一亿教育基金呢!”

  这话连老妈都吃惊,算算人数,每人生一个也要二十八亿,那来这么多钱。

  丝丝解释:“上次在大西洋城,爷两个半小时赢了五十多亿,去年一年,全球股市赢余四百多亿,今年上两季已超过一百五十亿了,想想看,这点还算钱吗?”

  老妈一听,又惊又气:“这小子,赚这么多也不说清楚,害老娘还常常替他省呢!走,咱们再去花一点,免得有人说老娘小气。”

  她又回首饰店,替凯莉配了整套翡翠,五百八十万,包括发钗、耳环、项炼、戒指,还有一副脚链呢!

  同时也替丝丝买一套,全是红宝石的。还说下次再带其他人来选,把店里的经理差点乐死,当场送一张贵宾卡,主动打八折,收了九百二十万。

  回到家娘子们争着欣赏,都有些羡慕,老妈一不作二不休,声言下午再去,引起一阵”万 岁”声。一下午家中静悄悄,二十六名娘子军,连老带小全走了。

  直到晚餐时分才回来,果然是每人一套,共用去八千九百万。

  玛丽夸张的报告:“差不多把店里库存全搬光了,好过瘾噢!”

  七小福居然也有,是银质小手链、耳坠,都过来显给我瞧,还有声音呢!

  若柔说:“爸,我们都是老板送的,店里好大,好漂亮呦!后面的库房,门有这么厚,要两个人才能打得开呢!”

  本来想骂人,太奢侈浪费了。但瞧老妈神色有点不大好,像闯了祸的小孩一般,只得称赞,都美得冒泡,值得买,还说可以保值增值,明年一定更贵,老妈才开朗了点。

  我过去逗她,问:“老妈,你自己和老爸买了点什么?不给儿子瞧瞧吗?”

  老爸瞪眼:“还买?这些钱在台湾,可以盖一幢大楼了,换几块石头,值得吗?”

  “大楼能挂在脖子上吗?一分钱一分货,纽约的第凡内世界有名,不是精品,绝不进货,精品在上社会,是地位财富的象征,光说有钱不行,还要会穿戴,有品味,人家才看得起。你瞧昨天凯莉的母亲,前那朵钻石花,就值两百万美金,耳环、戒指是一套,也差不多,走到那里都让人眼一亮,特别注意!”

  老妈展了笑容:“我说吧!你老爸还不信呢!拚命嘀咕入了黑店,丝丝、凯莉老纽约,能不懂吗?反正儿子钱多花不完,不打扮老婆,戴几件漂亮首饰,未免太小儿科了。”

  老爸瞧见我连施眼色,这才不说话,我又怂恿他明天再去,为老妈也买套好的,才算把一场风波化除。

  若冰孝顺,自掏包替她老爸买了块汉玉牌,叶阿姨则是翡翠玉镯,这时又过来送老爸、老妈各一个锦盒,老爸也是翠玉牌,上面雕龙,老妈是一对翡翠耳坠,一只玉镯,和凯莉的差不多,她说:“这是媳妇们孝敬老爸、老妈的,在店里怕你不肯要,所以偷偷买回来,希望两位老人家喜欢。”

  怎能不喜欢呢!媳妇们并未忘记他和妈,有这番心意已令人感动,何况真是好东西,值几十万美金哪!

  于是乎一家大欢喜,我也只好跟着乐。

  睡觉时,凯莉约了珊珊一组来共枕,她轮最后,在珊珊等睡着之后,偷偷献给我一个九龙柱,用白金链穿着,是整块翡翠所雕,大如拇指,长仅寸许,上面蟠有九条龙,眼睛镶有红宝石,闪闪生辉,不仅雕工细致,形状栩栩如生,翡翠碧绿,质地通透,内藏云纹,实属极品,挂在前凉丝丝,让人舒得很。

  我好喜欢,问她那里来的,她说:“很多年前,父亲初发迹时买的,据说是八国联军从中国皇宫里抢来的,当时就值几十万,爸当它幸运符、传家宝,周六中饭在丽池偷偷给我,命我有机会转赠给你,一者是感谢你对韩斯的贡献,二者也算嫁妆吧!”

  我将龙柱放在她双峰之间,合体双修,发觉果然助长了她的气,使两人都获得莫大好处。以后便将它挂在头,与老婆双修时都一般利用,每一位老婆都因此得到莫大益处。

  周一上午,顺利和早川先生签约,废去油轮合同,早川先生又喜又叹着诉苦:“回去动用分公司技师、秘书二十几人和东京连线,花了一天一夜,终于算出底价,你的海上学府,包含一座室内大运动场,五座游泳池,三千个房间,三座图书馆,二十部电梯,四百间教室,一座科学馆,五间大实验室,二架垂直升降的巨型飞机,全套供水滤水设备,空调系统,照明系统,动力系统,实在太复杂太惊人了,七亿美金刚刚够本。王总裁,你实在太会算计了。”

  我大笑,知道他当真花过力气,便拍拍他:“咱们没仔细算过,凑巧而已,拜托加工仔细做,如期完成,我不会亏待你的。何况已付清了价款,先头的三亿不算,仅这四亿,也能生不少利息吧!”

  早川竖起大拇指,赞我聪明。我收下台约与图册副本告辞。出来之后,凯莉问:“爷,你真的没算过?”

  司祺接口:“我都无从算起,太复杂了,要不小哥哥算过。”

  “我不知道!只猜想大约是这价钱,所以才汇去四亿,想赚我的钱,确实不太容易。”

  司祺唱反调:“也不见得,第凡内不是一下子刮去一亿元吗?”

  我大笑她:“千金难买美人笑,能让众位娘子这么高 兴,不值得吗?何况这些饰物王仙看过,都是真品,比市价低三成,若是一套套送去拍卖场,还有得赚呢!”

  司祺哎啊叫,咬我的手:“老实点嘛!衣裳都让你皱了,我现在是有身分的人,不可以这么轻薄,知道吗?”

  凯莉奇怪问:“什么身分?”

  “准妈妈啊!这都不懂。”

  凯莉和我大笑。回到韩斯,我叫凯莉安排在德州住处,同时邀她父母一同去。凯莉回办公室,我则邀亚瑟进来,谈下面二十层出租之事。

  亚瑟自然不反对,便去安排,我又叫他替我留下十九、二十两层楼,一层租给丝丝的建筑设计公司,一层则司祺,设立”飞凤国际控股投资公司分公司”打算招聘人手,为她分劳。她快做妈妈了,许多事应该分出去,每天看看结果就行,不必亲力亲为了。

  第二天上午,留下阿菊、玛丽、心怡、慧珍几个孕妇,帮司祺理事,其他人一同去德州,爱咪虽也怀了孕,但因是正驾驶,也得同行。

  老韩斯夫与凯莉初次登临飞凤号,都觉得新奇又豪华。他们也有私人飞机,但无此布置与气派。

  由纽约直飞德州,需要三个多小时,王仙在前面代替爱咪。

  升空之后,凯莉拉了丝丝去后舱大卧房,过一会又来叫我,三个人睡在上,还老实得了吗?反正也没别的活,及时行乐,尝一尝高 空颠鸾倒凤的滋味也不错嘛!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颠倒奇缘   下一章 ( → )
山柳村的桃花私生女伊怜妈妈的爱与哀雪白的屁股山村老师女儿的奶水舂满香夏云雨纷纷陈皮皮的斗争幸福家庭
《颠倒奇缘》是一本完本热门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李翎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颠倒奇缘第二十四章 学府雏形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