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忘爱 情为何物2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纵情忘爱  作者:若芷 书号:27598 更新时间:2014/2/24 
情为何物2
  一切似乎变得如此的合理,如果我是她,恐怕,我也会精神失常吧?搞不好更严重的,我早厌世自裁了也说不定?想到这,我叹了一口气,三人同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半晌,我忽然想起了尚未有任何消息的若芷。“筱菲,你刚说,你们都是屏东人,那么,你知道如果玫君要回南部的话,她在屏东有落脚的地方吗?”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着急的问道。

  徐筱菲显然是尚未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摇了摇头。我心中正失望之际,却听见她慢慢说道:“她在屏东的老家已经年久失修,废弃许久了,我上次回去还有经过,已经不能住人了。她如果要回去也是住旅馆吧…”听见这句话,我却是突然跳了起来,声音微微的发颤:“你说什么?”

  我在剧烈的头疼中醒来,脑海中空白一片,全身的骨架像是被拆散一般,混杂着麻痹与酸痛的感觉充斥着全身。地板上传来的冰冷感,稍稍的降低了我的痛苦,使我迅速的回到了现实之中,此时,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你醒了。”我睁开了双眼,眼前站立着一道人影,正是本该死去的玫君。受到强烈的电击之后,肌仍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我艰难的撑起沉重无比的身躯,靠着墙边大口的了几口气。

  空白的大脑终于恢复了运转,我也从而想起了失去知觉之前的画面…在听完玫君的故事之后,我便联想到,如果玫君真的设计了自己的假死,很有可能,绑架若芷的人,就是玫君。

  于是,我假想如果我自己是玫君的话,我一定会找一个偏僻的地方,最好是废弃已久的无人空屋,而从收到的照片背景来判断,也正是如此。现在经由徐筱菲的口中,得知玫君在屏东还有一间弃置已久的老家,恰好符合这个推断。再加上选择这个地方的话,一方面附近是自己熟悉的地形,另一方面,左邻右舍也会以为玫君只是回老家看看,而不会给予太多的注意。

  在我向徐筱菲询问住址的时候,在两人的询问之下,我亦说出了若芷受到绑架的事情,于是在两人的坚持同行之下,我们三人虽然在半路因为我的走神而差点出了车祸,最后还是有惊无险的来到了玫君的老家。我本来的打算是要一个人潜入的,小刘两人则是去附近的警局报警,结果小刘却坚持要跟我一起,让筱菲一个人去报警。

  没想到我和小刘潜入空屋内之后,还没见到任何一个人,突然一个麻痹感从后颈传来,我就失去了知觉。看着此刻活生生站在我眼前的玫君,眼中所出的冰冷眼神,彷佛不带有丝毫感情,像是看着一个陌生人般的看着我,我的心中泛起了无比怪异的感觉。

  知道玫君没有死,心中本来应该放下的愧疚感与遗憾,却又因为证实了若芷的消失是她所为,加上她此刻所透的眼神,反而使我的心情更加的沉重万分。两人间无声的沉默,成为了难以忍受的万担压力,使我快要无法呼吸一般。

  眼角瞥见了玫君身旁的木桌之上,放着一把手,此刻我已无心去思考,以她一个一般百姓的身分,是如何能有管道取得的了,只感到一阵头皮发麻。“我对不起你。”彷佛过了千万个世纪,脑中不断的想着该如何开口,又该说些什么的我,在无法忍受这无进的沉默之下,终于先开口说话。

  似乎没料到我会一开口就先这样说,玫君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庞,惊讶的表情一闪而逝,受到牵动的嘴角微微上扬,却终究还是没有开口说些什么,只是转过了身去。彷佛又过了一世纪之久,玫君转过身来,表情已恢复冰冷,徐徐说道:“太晚了。”

  “不,玫君,你听我说,现在还不算太晚,你还可以回头…”还不放弃最后希望的我,正打算试图说服玫君就此收手,却忽然意识到,她方才所说的那句‘太晚了’的意思。难道…不!不会的…再也顾不得自己说到一半的话,我的心中不可抑制的惶急与害怕了起来,结结巴巴的问道:“你…若芷…若芷怎么了?你对她做了什么事?”

  看见我的反应,玫君的表情更显的冰冷无比:“哼!我对她什么都没做,现在会紧张了?看来…你还爱她的嘛!”从她的口气之中,我听到了愤恨、不、与忌妒的感情。即使是负面的感情,也好过完全的冰冷,更何况…这代表她心中对我还是有感情存在。此时,我的脑中出现了一丝署光。谨慎的思考着每一个用字遣词,深怕刺到她,我缓缓的说道:“玫君,你知道…我当初听到你的公寓失火的消息,并以为你…你走了之后,心情有多难过吗?”我想了想,决定从感情的层面下手,于是先不再提要她放走若芷的事情,转而先舒缓她的心情,避免她一再的往极端的报复手段上思考下去。

  玫君听到后,先是愣了一下,虽然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只是看了我一眼,但是,我却能感觉到她脸部的冰冷表情,有稍微融化的迹象。既然有效果,我当然是继续的加把劲,说道:“你知道我那时候,真的很愧疚,很伤心,吃也吃不下,睡也睡不好,整天就是守在你的…你的旁边,跟你说话,希望你会突然醒过来,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我本来要说守在你的棺木旁,话到口边,忽然想到此刻应该尽量避免提到和“死”有关的任何字句,便临时住了口。

  “我好恨我自己…这一切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害了你…那时候我就在心中对上天祈祷着,希望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如果一切能从头来过,我绝对不会这样做…没想到,你竟然没事,你还活着!”我哽咽的说着。俗话说,做戏也得做全套,更何况,这确实是我当时的想法与心情。当初压抑在心中的悔恨,如今竟然有了出口,我的心情亦不知不觉的投入了自己所说的话之中,回到了过去。或许是我真诚的话语,也或许是从我通红的眼角落下的无声泪水,总之,我能感觉到玫君被我打动了,这是因为她看着我的眼神,充了柔情,因为她的眼框之中,晶莹的泪珠正在滚动着。

  玫君低上头,闭上了双眼,眼中了泪珠跟着滑落脸颊。半晌之后,才又抬起头,在我以为自己快要成功的时候,突然冒出了一句不相干的话来:“有收到我寄给你的东西了吗?”一时没反应过来的我,顺口说道:“什么?”

  玫君走向我的身后,我才发现在背后的墙脚边,放着一台破旧的电视。玫君一面走向电视,一面继续说道:“包包?…CD?…照片?”经玫君一提,我立刻想起来了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

  这也是我最无法谅解玫君的一件事,如果说要报复我,为何要牵连上若芷?若芷是无辜的啊!而且,她竟然…竟然让那骯脏不已的汉染指若芷!想到这,我先前的愧疚情绪瞬间消失无踪,取代而之的是无边的愤怒,顾不得会搞砸自己刚刚所做的努力,会使得一切功亏一篑,也不知从何而生的力气,我瞬间扑向了玫君,在她意识到而转过身来之时,我已经在她的眼前。一把抓起了她,推向墙壁之后,我双手掐着玫君的脖子,狠狠的说道:“一样都是女人,你竟然可以这么狠,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我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我的双手愈箍愈紧,口中问道:“说!你对她怎么样了?她现在在哪里?”已经失去理智的我,完全没注意到,我这样掐着玫君,她是说不出话来的。玫君先是惊慌万分的挣扎着,可是她一个女人的力气,本来就没有我大,更何况,我现在已经是在失控状态了,因此不管她如何挣扎,我仍是越收越紧。忽然,玫君完全放弃了挣扎,只是看着我,眼神逐渐的离。

  我在她的眼神之中,看到的并不是人将死之前的恐惧,更多的却是平静。这种不合常理的反应,让我在惊讶之余,也迅速的恢复了理智。箍紧的双手缓缓的松开,直至完全的放开。玫君蹲在地上不断的呛咳着,我却只是站在她的面前发呆。

  “我刚怎么了?我竟然想要杀了玫君!”我的脑中胡乱的想着。我终于有点理解,为什么玫君会做出这些杀人、绑架的事情了。同时,也更加意识到了若芷对我自己的重要,为了她,我是会做出丧失理智而疯狂的事情的。终于过气来的玫君,扶着墙边慢慢站了起来,同时说道:“你刚才…最后为什么要收手?”

  玫君的声音将我从发呆之中唤醒,我看着她,不答反问:“若芷…她到底人在哪?”“她没事。”出乎意料的,玫君很甘脆的回答我。但是,那些照片…说她‘没事’却是睁眼说瞎话。

  彷佛看穿了我的心情,玫君的鼻间哼了一声,从口袋拿出一张碟片,放入了电视旁的碟影机,并打开了电视,说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自己看吧。”随着她的话,电视机上也跟着显现出了影像出来,正如玫君所寄给我的照片一般,画面中若芷的穿著、被绑住双手往上吊着的情形,跟照片中一模一样。

  已受过不只一次煎熬的我,并不想在这时候再来一次,我转头看向玫君,正打算要开口叫她把电视关掉,玫君却彷佛能预先知道我的想法一般,抢先说道:“如果你想要知道‘真相’的话,最好是把它看完。”话一说完,玫君便径自往桌子走去。画面中的一切,就和我从那些照片之中,所拼凑出的情结,如出一辙。随着蒙面男人的调笑,画面中若芷身上的衣物,也随之越来越少…就在若芷被到只剩下那鲜的红色内衣的时候,我终于再也忍受不住了,我站了起来,大喊到:“这些我都知道了,你到底要我看什么?”

  我的反应似乎是早在玫君的意料之中,她只是无所谓的耸耸肩,答道:“我说过了,要看到最后才知道真相。”“我不想知道什么真相不真相,我只想带若芷安全的离开这里。”我断然的说道,是的,虽然很痛苦,但是我不在乎若芷已经被…更何况,话说回来,她会这样也是我害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她的安全。

  更何况,我隐约猜到,所谓的“真相”是什么了。在我的脑海中,自己所编织的,在照片之外的,在历经了长时间的后,若芷终于在汉哪超人般的持久耐力之下,被挑起了,在他的下婉转申拒还,不能自己,最后被到高

  这就是玫君所说的真相吧?然后把若芷说成一个不堪的娃,再藉此打击我让我伤心难过吧?不…或者,她认为这样我就会抛弃若芷而接受她吗?玫君,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是真心爱着若芷的,不管若芷变成怎样的人。想到这,我摇了摇头,说道:“我并不想知道你所谓的‘真相’是什么,也不在乎,我只想知道若芷现在的安危。”

  我的回答好像超出了玫君的预期,她霎时呆住了。我等了一会儿,发现玫君仍是没有反应,而电视机内传出的嘲声使我非常的不舒服与难过,于是我便自动的起身,打算将电视关掉。忽然“碰!”的一声,我身旁的地上与墙壁上,溅出了几许火星。

  我愣了一下,转身一看,却是脸苍白的玫君,拿着手口正对着我的方向。“你不在乎,我在乎!”玫君好像发狂似的大喊着。“如果你还想要她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就最好不要碰电视机。”

  在她斩钉截铁的语气与那坚定的表情之下,我清楚的知道,她是认真的。只是我却为她感到悲哀,难道,她真的认为,我会因为这样,就嫌弃若芷吗?我真的不懂…她的坚持是为了什么。还有,那深藏在眼神深处,那一闪即逝的一抹悲哀,又是为了什么?就在这时,电视机内传来玫君的声音:“好了!到此为止。”

  我惊讶的转过头看向电视,萤幕内的汉,已经扑在若芷的体上,正在不亦乐乎的上下其手,闻言亦惊讶的转过身来。玫君的身影跟着出现在萤幕之内,强制的将汉拉开,说道:“叫你停就停,把她的手解开!”

  汉的表情显示出了他的百般不愿。当然,面对如此美丽又身材人的顶级美女,又是搞了个一身高涨的情形下,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换成哪个男人都是不会愿意的。接着玫君捡起了散落在地上的红色套装,披在若芷的身上,在玫君的陪伴之下,若芷与玫君两人双双的离开了萤幕的范围。看到这,我是头雾水,我一脸疑惑的看向玫君,却见到玫君紧抿着嘴,脸色显得更加的苍白,似乎看着萤幕对她而言,是个极大的煎熬一样。玫君的表现使得我更加的疑惑与不解了。

  紧接着,前一秒钟才和玫君一起离开画面的若芷,又进入了画面之中,由于她是背对着镜头的,所以我是从她身上的穿著来判断的。不过我觉得奇怪的是,若芷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穿回整套的衣服?就算不穿内衣,时间也太短了些吧?另一件令人不解的事情跟着发生了,若芷竟然一个人,在无人胁持之下,独自走到了先前被绑住的地方,并且抬起了手,将自己的手重新绑回吊在半空之中的绳上!我不敢相信自己所见,若芷怎么会忽然自愿被凌辱呢?

  就在我头问号的同时,汉又再度出现于画面中了,他走到了若芷身旁,把若芷的另外一只手也绑了上去。由于汉挡在若芷的身前,在绑手的同时,若芷的脸部表情是看不见的。万分着急与疑惑的我,不由得紧盯着萤幕,因为我想知道,若芷这时候到底是什么表情?我不相信若芷是自愿的,她一定是被的!为了证实我的想法,所以我必需要看到她的表情,我相信,只要能让我看到她的表情,只要她是被迫的,哪怕她隐藏的再好,我都能看出端倪。

  终于,汉绑好了若芷的另外一只手。但是,他却没有离开若芷的身前,反而是开始了他之前被玫君所打断的动作。我不断的盯着萤幕,可是萤幕上的若芷,却只是毫无反抗的低垂着头,让身前的汉顺利的扒下自己身上一件接着一件的衣物。低着头的若芷,在汉的努力之下,很快的便又恢复到了身无片缕的情况之中,而汉亦开始迫不急待的玩起若芷的那堪称雕细琢的完美身躯来。这时候画面,即使我虽然急切的想要清楚心中的疑问,也是不忍观看的,就在这种心情之下,我的眼神略为移开了萤幕的中心,也在这时,终于让我发现了一样的地方,那就是,在萤幕右下角的时间!

  萤幕右下角的时间,显示的是一小时四十五分。而从我跟玫君开始看到现在,根本不到一个小时,也就是说,中间有很大段的时间摄影被剪掉了!至于是哪一段,略一思索也知道,就是在我之前觉淂很怪异之处,若芷从全身赤到穿着整齐,只不过短短一两秒的那边!

  所以,若芷在这段时间之内,一定是不知道受到了什么的威胁,在不得以的情况之下,才会自己走回镜头之前,才会自己将手绑回绳上,才会不加抵抗的任由下身上的衣物。一定是这样!我在心中告诉着自己。是了,只有这个解释,才合乎我想象中的若芷。若芷不可能是喜欢被绑着做,不可能是想跟汉做,不可能自己私下偷跑回来,跟汉偷情,不可能!

  萤幕上的汉,在以双手把玩若芷那完美无暇,白皙剔透的双一会儿之后,终于略微的弯下,伸出他那恶心的舌头,着若芷顶俏的双峰。虽然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但是我仍然试图专心在萤幕之上,看能否趁此一瞥若芷的脸上表情。可惜的是,若芷的头依旧是低着的,加上散在鬓前的长发,彻底的遮住了她的脸蛋,使我的心愿再次的落空了。当然,已想通关节的我,已不再如先前般的焦急与紧张了,能够看见她的表情,藉此确认我的推论自是不错,但是我已经十分肯定,自己的推论是正确的。

  当然,此刻的我已不想再看下去,不过一旁的玫君…我知道她之前所说的话是认真的,为了不刺她,这再一次的折磨,只好忍耐了。而且,只要能救回若芷,这些折磨又算得了什么。于是,我虽然仍是看着萤幕,心中却开始盘算起来,该怎么探出若芷所在,将若芷给解救出来。而就在此时,萤幕上的汉,已开始头部下滑,往若芷的私密之处去。随着汉的头下移而显在萤幕上的,是若芷那原本滑如凝脂的肌肤之上,沾上了汉骯脏的唾,在现场的灯光照之下,闪耀着刺眼的光芒,尤其是那两个峰顶的蓓蕾,是如此的,随着若芷身体的晃动,舞出了人的舞姿。不过这次,却不是为了我而舞。

  汉的头,在若芷的双腿间上下的滑动着,因为长久未修剪,即使已经刮过了,但那硬的胡渣仍十分的明显,如此糙而不光华的表面,正不断的在若芷腿最私密之处,肌肤最粉之处摩擦着。这样的摩擦绝对不会舒服的,正当我这样想着的时候,彷佛在推翻我的想法一般,在若有若无之间,我听到了逐渐清晰的息之声。即使不想承认,但这息声确实不是男人的声音,而是属于女方的…

  如果硬要说这种是属于痛苦的息声,那我就是自己骗自己了,自己也不是没有男女经验的人,如果说这种声音都分辨不出来,那也只是自己在睁眼说瞎话罢了。可是,为什么会如此?若芷为什么会有感觉?汉的头,并不因为我心中的疑问而停止动作,相反的,在不断的上下移动之中,加入了左右而深入的动作。想必他的舌头,已经进去了吧?还在不断的探入之中吗?

  虽然若芷此刻是被吊在半空之中,双腿被汉的双肩所架起,但是在汉改变动作的同时,那紧绷的大小腿肌线条,打直的脚踝,都说明了她并不是没有感觉的。更甚的,那瞬间极小动作的微微身,以及雪白的部那细微的上动作,都在打击着我的心。“好像差不多了…”汉喃喃自语之中,站直了身子,双手将肩上若芷的双腿移至自己的之后,一手环抱着若芷的纤,一手褪下了自己的子。而若芷的双腿,竟然认命的夹着汉的,并未趁势放下!虽说即使若芷放下了双腿,稍后也会再被汉所举起,但是对我来说,这其中的涵意却是大不相同,甚至可以说是天南地北的。

  就在我不愿接受自己所见之事的同时,汉的下之物,亦暴在镜头之前。看着那昂然吐信的狰狞巨兽,我不得不承认,这汉确实是拥有比我还要雄厚的本钱。不再有任何的迟疑,之前在紧要关头喊停的玫君也不在,我最不愿见到的一幕,就这样发生了。霎时间天地彷佛凝结住一般,汉的男,缓缓的进入了若芷的体内,而若芷在入之时,亦不由自主的由原本的息,转成了清晰的一声气声,再接着一声的闷哼。

  虽然这一切都已经超越我所能容忍的极限,但是为了救出若芷,我还是不得已的强迫自己,忍住心中早已发狂的情绪,下全身沸腾的血,继续观看萤幕上演出的一切。随着汉的,若芷的身躯亦开始了小幅度的震动,而原本只是轻夹在际的小腿,在振幅逐渐加大之后,渐渐的紧箍住汉的,进而盘在了汉的后。

  汉并没有着什么花俏的技或是玩特别的姿势,只是一昧的维持着一样的姿势,并逐渐的加快了进出的频率,随着从他鼻孔哼出的息声,可以断定这汉并没有什么做情趣可言,只是追求着自身的快,并不会特意的去挑逗怀中的若芷。即使如此,在汉身上的若芷,反应仍是逐渐的热烈了起来,虽然没有放声呻,没有太大的合动作,但是那清晰的气声,已不再是若有若无,而且息的频率,正随着汉加速的动作,也在加速之中。即使离镜头有一定的距离,但那些细小的肢体动作,紧的小腿,小幅度配合的口呼吸的急遽起伏,白中泛红的肌肤,仍是清楚的诉说着,若芷此刻的感受。

  可能是这个姿势实在是太过累人了,汉停下了部的动作,一手抱着若芷,另外一手伸到上方,将若芷被捆绑的双手解了下来。而在汉做这些动作之时,若芷竟似不愿意汉停下一般,自己轻轻的扭着肢,耸动着她那丰结实的翘…而汉在解下若芷之后,便直接的将若芷平放在原处的地板之上,开始了第二轮的。双手自由的若芷,在汉重新动后不久,便搭上了汉的双肩,之后更从双肩滑下,双手穿过汉的腋下,搂住了他的后背。少了姿势上不便的负担,在若芷身上的汉,在这个姿势之下,更是如龙似虎般,很快的回到了之前的那种快速度的大力进出的阶段。

  也是忍的够久了吧,不到一会儿,汉的速度便到达了一个极限,而他此时也已是面红耳赤,气吁吁的,显然已快到达了最后的阶段。而在汉身下的若芷,亦到了最后关头,只见她那圆润的双腿,紧紧的盘在了汉的身后,双手则是紧紧的抓住了汉的上臂之处。看样子若芷也快到高了吧。我在心中想着,同时,却又觉得有些不对。若芷的高前反应,我是很熟悉的,但是萤幕中的若芷的反应,对我来说却是第一次见到。

  彷佛在呼应着我心中逐渐升起的疑惑,原本固定角度与距离的镜头,也在逐渐的往场中的人物拉近。这么说来,现场还有第三个人啰?就在这时,场中的汉与“若芷”都到达了最后的关头,汉用力的了最后几下,低吼一声,便定住不动。而若芷则是娇呼一声,四肢紧在上方的汉,头部则是无力的后仰着。

  而我从一开始便一直等待,却一直苦无机会一见的,若芷的脸庞,也在摄影机的拉近之下,显示在萤幕之上。眼前的萤幕,证实了我在最后一刻的猜测,却又带来了更多的疑问与不解,玫君这个安排的动机到底是为何?到底是什么原因,会让玫君这样牺牲自己?

  “为什么?”我在震惊之余,抬起头望向玫君,问了一句话。虽然只是短短的三个字的问句,隐含的却不只是一个问题…原来,在萤幕上,最后终于出现的脸孔,那个假扮若芷的女人,竟然便是玫君。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纵情忘爱   下一章 ( → )
加料的牛奶蛮村山村那些操蛋山村避难记我的前桌是天小爸爸收养我无赖是怎样炼执子之手陈重午夜风流狩猎香国
《纵情忘爱》是一本完本热门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若芷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纵情忘爱情为何物2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