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忘爱 狠心忘爱2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纵情忘爱  作者:若芷 书号:27598 更新时间:2014-2-24 
狠心忘爱2
  想不到,这意外的角色扮演,还真不是普通的刺,我的身体一下子有了被空的感觉,拔出了逐渐软下的分身,我无力的躺在若芷的身旁着气。“你…讨厌啦,臭老公…”好不容易回过神的若芷,察觉到自己方才的失态,不依的说着。

  我说:“偶而玩一次角色扮演嘛。怎么,被xx到高的感觉怎样?”我笑笑着说道。若芷红着脸说道:“讨厌啦你…人家哪有…”

  我笑着看着她:“没有?你刚才明明有高啊…”若芷不依的缩在我的怀中,说道:“哪有…那是…那是因为知道其实是你嘛…”软弱无力的解释,这明明就是事后改口的行为嘛。

  我说:“哦?真的喔,你完全没有进入想象之中啊?”若芷说道:“哼,死变态,人家才不像你呢,才没有,还不是为了要配合你才这样说的。”

  “哦?”我半信半疑道:“是哦。”其实我自己心中,依我对若芷的了解,自己是知道了答案,不过呢,有时,给对方留点面子比较好,不用所有的事情都说破。“不对喔…”若芷彷佛想起了什么。“你刚刚,怎么会突然说起上次…上次酒会的事情呢?”

  来了。我在心中想着,在刚刚提起酒会的情境时,我就知道她事后想起来,一定会问的,不过我心中早想好了台词:“喔…那个喔,没有啊,你那次不是有喝醉吗?气死我了,所以刚刚临时就凑在一起啦,怎么了?”我知道若芷自己心中有鬼,所以一定不敢问太多,果然,若芷说道:“没有啊,只是好奇而已,你怎么会突然提起那次…”

  我说:“哦,就只是随便联想而已啊,而且,那次胖经理在你喝醉酒时,还在你旁边呢。不会,我不在的时候,他真的对你动手动脚吧?”我故意的问道。若芷的脸马上就又红了起来,说道:“哪有,那边那么多人,他哪敢,你没事想什么。”

  我说:“呵呵,角色扮演嘛,总是要随便找些情节来改编呀…”若芷嘟着嘴说道:“哼,臭老公,玩什么角色扮演,说,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我…我被人家…那个。”

  我连忙讨好的说道:“唉唷,我哪舍得,你不要胡思想,我只是想增添一点情趣而已嘛。好老婆…”当然,在若芷自己心中有鬼的情形之下,这事就这样带过了。不过,在情之后的我,之前被暂时抛开一边的烦恼,又跟着回来了。玫君…我这意外的成为脚踏双船的男人,好笑之前还自比如杨过般的痴情,却无法完全信任自己的老婆,小小的一个误会,就让自己出轨了,现在…又该怎么解决才好?

  如果说,要问我到底最爱的是谁,或者是爱谁多一点的话,无疑的,还是我的老婆若芷。三天以来,在问了自己无数次这个问题之后,我肯定的给了自己这个答案。

  这么一来,似乎所有的事情,已经明朗了,我该做的事情,也明显的摆在眼前,那就是:跟玫君分手。当然,事情可能不会这么容易,但是,我不想失去若芷。

  在经历了之前的怀疑,心痛,心死,然后爱上另外一个女人之后,我更加的肯定,我自己心中最爱的,还是我的若芷。虽然,玫君也很不错,也给了我很甜蜜的一段日子,毕竟,相处的时间,不如我跟若芷来得长久,我对她投入的感情程度,也不如若芷来的深切。这三天来,为了厘清自己的思绪,我没有去见玫君,她打电话来,我也只是说自己公司最近忙了点,便敷衍的带过。

  今天,已经下好决定的我,决定去跟玫君摊牌。我在下班之前,跟若芷说了要加班的谎言。因为刚好呼应了之前公司要研发新产品的谎言,所以,若芷对这个谎言没有任何的怀疑,只是撒娇的要我别加班太晚。

  拨个电话给玫君,告诉她我今晚要过去,在电话那头的她,欣喜的心情让我的罪恶感更加的沉重,但是,这却同时也告诉我,事情不能再这样拖下去,拖下去只会让事情越来越遭,甚至最后到达不可收拾的局面。驱车到了玫君家,一进门,便看见玫君穿着感的背礼服,端着显然是刚煮好,还冒着热气的菜,从厨房走出。饭厅的桌上摆着另外几道看起来很是可口的菜肴,一个冰桶中摆着冰块,里面镇着一瓶红葡萄酒。房内的灯光都被关上,只剩下摇曳着些许浪漫光线的两支蜡烛,正缓缓的燃烧着,发放着光芒。

  我想不到玫君竟然会费心准备了这顿烛光晚餐,从来不知道她会下厨的我,脸上应该是充了惊讶的表情吧?玫君看见了我,微笑着把手上的菜轻巧的摆上桌子,然后在我面前轻转了一圈,精心挑选过的感墨绿色晚礼服,将玫君的美背,那白细致的皮肤完全的展了出来,半罩拖高集中的线设计,使得玫君本就傲人的天赋本钱,更显得如此的惊心动魄。

  看见了这个情形,使得今天是来提分手的我,更加的心虚了…我讷讷的说:“你…不用这么费神吧。”

  玫君不以为意的耸耸肩,灿烂的笑道:“不会费神啊,何况,人家想让你尝尝我亲手做的菜嘛。”看着她这个样子,我顿时觉得,不应该让她前后落差这么大,既然今天无论如何,我都得和她说清楚,不如还是说了吧,就算自己被骂的狗血淋头,然后被赶去大街上吃路边摊,也总比吃完了人家精心准备的晚餐之后,再惨忍的跟人家提出分手来的好,起码,对我自己的心中,我会比较好过,对玫君也没那么残忍吧?

  打定主意的我,深了一口气,说道:“玫君,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嘘!”玫君一个箭步快速的来到我的身前,在我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伸出食指,捂在我的上,制止了我接下来的话语。

  “有什么话待会再说,先陪我吃顿烛光晚餐吧。”玫君仍是脸上带着笑容的看着我,徐徐的说道。但是,我在她的眼神之中,发现了一点点的哀伤与忧郁。“她…她猜到了!”我在心中震惊的想。

  如果是这样,我就更不能装做没事的跟她相处下去了。完全没有想到玫君心理的想法,我固执的要执行我今天原本就预计来做的事情。唉,是我太不了解女人的心理了,自私的只想着,这样的话,我自己比较好受,比较能原谅自己的无情。

  是我的自私,让我告诉自己,早点说出口,比高高兴兴的装做没事,和她吃完一顿美丽而浪漫的晚餐,再说分手,是比较好的事。于是,我轻柔而坚决的拨开了玫君的手,继续说道:“玫君,我知道我说完你可能会很恨我,可是我还是要跟你说…”

  然而,就在我拨开她手的瞬间,我看见了她眼底那深切的哀伤,与眼角溢出的一滴眼泪,玫君瞬间转过身子,再一次打断我要说的话,问道:“你真的决定了?”至此,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猜到的,但是,我可以肯定,她已知道我今晚来的目的,以及要说的话了。我猜,或许她是有点猜到,有点担心,所以才会准备烛光晚餐的吧?然后等我来到,看见我的神情与态度,让她有了肯定的答案,才让她证实了自己的猜测的吧?

  总之,深究这一切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知道了。而我,就只是要坚持下去,把开说的话说出口,然后,一切就结束了吧?这些过去的情,两人的绵,都将随着我说出口的话,而随风而逝了吧?

  我的内心黯然的感到了一丝的哀伤与不舍,可是,转眼间,若芷的脸庞又随之出现在我的脑海之内。于是,我狠下了心,执着而坚定的,缓缓的张开了口…

  和玫君分手已过了一个月,我不是不想知道,她现在的情形如何,是不是稍微好过了一点,最好是她属于新新人类,可以很快的走出失恋的霾,找到下一个男友。以她的条件,我相信如果她愿意,应该是一卡车以上的好男人在排队等着她选择。不过,以我这段时间的相处,虽说不算完全了解她这个人,不过我觉得,她是属于那种死心眼,不容易爱上,爱上了就很难丢下的那种女孩。应该说,还是很纯情与执着的。加上,她过去那段的伤心往事,应该也会让她不容易相信男人吧?对…现在又加上了我,搞不好她会对男人从此死心,成为蕾丝边?

  摇摇头笑了笑,想那么多又能怎样?我现在没有立场去关心她,再说,要是让她误会,知道我还关心她,就认为我们之间还有可能,那怎么办?因此,即使数次有冲动想打电话,因为自私,我始终没有一句关心的问候。“我不会闹,我只要听你亲口告诉我,这是你的选择,就可以了。”

  “我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我们还是普通朋友,你偶尔可以打电话给我,和我聊聊天,让我知道你过的很好,我就足了。”“哪天你跟她走不下去了,我还会在这等你的。”

  那夜的话语,重复的在我的耳边拨放着,一次又一次。玫君,你…这又是何苦?

  我…值得吗?我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相处,可以让她用情如此之深。

  为了摆,我…答应了,我答应维持普通朋友的关系。但是,我害怕,所以,我食言了。

  分手第一周,七天的时候,收到她的来电了,看见是她的号码,我没敢拿起手机。第二周,总共两通,一样,我没有接。

  第三周,一天一通。神奇的是,她只打我的手机,她不是不知道我家中的电话,我也很怕她打到家中,但是,她没有打。第四周,一通,一样没接,我收到了一封语音留言。

  是她,带着哭音,嗓音撒哑,明显不只哭过一次。“求你,别骗我…我…我撑不下去了…难道,你连当朋友的机会,都不愿意给我么?志贤…你…就真的这么狠心?”

  我哭了。我不是不想,可是,我真的不敢。

  我好自私,我怕。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我怕我会断不干净…而其实,我最怕的,就是让若芷给发现…

  又一个月过去了,我再也没收到任何一通她打来的电话。我想,她大概想通了吧?又或是对我死心了。我错了,错的离谱。

  我忘记了是哪天,我收到了徐筱菲的电话,应该说,是她打给小刘,然后再拿给我的。因为这段日子,不认识的电话号码,我一律是不接的。电话的内容大概是说,她在医院陪玫君,这次是她最近第二次自杀,第一次吃安眠药,这次是割腕。两次都是徐筱菲看见她最近魂不守舍,所以时常打电话或是去她住处关心她,所以即时发现。玫君一直不让她跟我说,是她看不下去所以偷偷打电话给我…

  挂了电话,我问了小刘,从小刘的眼神中,我可以知道这是真的,小刘也陪徐筱菲去医院看过她。只是小刘觉得这种事,他外人不上手,他也知道我有老婆,所以之前徐筱菲要他跟我说,他也没跟我提。我犹豫了。我…该去医院看她吗?

  不行,我狠不下心。加上人命关天,我不能就这样置之不理。于是,我决定当天下班后,去医院看玫君,顺便劝她不要再做傻事。或许没有用,可是总得尽力试试。不过,这一切,已经太晚了。

  就在那天下班之前,徐筱菲就焦急的打电话给我,说玫君失踪了,从医院自己逃跑了出来。接着,我跟徐筱菲,都看见了她。

  应该说,我们都看见了新闻快报。一栋公寓意外大火,屋子毁了,屋内发现一具尸体。

  住址我跟徐筱菲都很清楚,那是玫君的家。我真的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我的良心不断的谴责着自己。

  参加完玫君的告别式,我身心俱疲的倒在上。睡到快中午才醒,由于良心不安,我和公司请了长假,帮忙处理玫君的身后事。

  当然,人都走了,我这罪魁祸首,不管做些什么,都难以赎罪,可是,我又不能不做点什么,怎么说,我还是人啊,不是禽兽。起盥洗一番,我忽然发现,昨晚,若芷似乎没有回家睡。

  或许是我昨晚太累吧,我真的没有注意到,躺上时,若芷有没有在旁边。最近,因为玫君的事情,我常常是半夜才回到家睡觉的。还好,若芷很谅解我,我只跟她说了是我一个求学时代的好朋友,她就没有再过问。我想我是多心了。不过,反正打个电话关心一下也好,我拨了若芷的手机,没人接。没电了?打公司电话,得到的消息却是,若芷今天没去上班。

  什么?我开始紧张了,于是,我问清楚了,若芷昨天很正常的时间,就离开了公司。打电话给若芷的一些死,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

  在没有办法之下,虽然不想惊动她的家人,还是打了电话给她妈妈,得到的答案当然是没有,外加一堆东问西问的问题。很快的,一天过去了。我在打遍她电话簿,毕业纪念策的电话之后,又绕了大台北地区,所有我想到,她有可能会去的地方之后,疲累的回到家,正打算报警之际。

  若芷的车子,好好的停在地下室的停车格内。高兴的冲上楼,房内空无一人,若芷并没有在家中。

  昨晚,正好外面有停车位,我就没有把车子开进地下室了。而今天我急忙出门之时,也不会特地跑到地下室看她车子在不在。所以,难道若芷是先回到家,之后,才又出去的?这么说来,不是搭计程车,就是有人载她啰?去大楼警卫室询问的结果,守门的警卫没有印象。

  不行,还是报警吧!正当我心中这样想着,转身想去警局的时候,警卫忽然的叫住了我:“对了,杨先生,有你的包裹。”这个时候,还管他什么包不包裹的,我随手一拿,冲回车子上,就打算直奔警局。好死不死的,刚出大楼,就遇上了台北最有名的东西,车。

  心中虽然焦急,却寸步难移的我,眼光飘到了被丢在坐垫上的包裹。包裹破了一角,出了一点红色的皮革,感觉有点眼的我,拿起包裹一拆,里面是一的红色的包包,以及一片CD。这…这不是若芷的包包吗?我一看见这包包,就认出来了,若芷用了一年的包包,哪里有脏痕,哪里有缺角瑕疵,我都清楚,也都一一吻合。包着CD的封套上,写了六个字:想她活,别报警。

  若芷被绑架了!这是我在看到之后,心中第一个想法。不行,我现在可能正在被绑匪监视之中,绝对不能就这样去警局。

  在一片喇叭声中,我硬是转过车头,冲出车阵,往回家的路上驶去。回到家中,我马上把那张CD放入电脑中,照我猜想,里面一定有绑匪要求之类的讯息要传递给我。

  不过,这张CD之中,并没有这种东西,里面只有一堆照片档。是的,若芷的照片。

  首先,是几张路边汉的照片,拍照者显然是在找寻某类人,因为,出现了不少个汉的照片。接着,便是锁定了一个汉,看起来身材还蛮健壮结实的。

  然后,便是一连串关于这个汉的特写,其中,还有这子,出黝黑丑陋的具的特写。终于,接下来是若芷的照片。

  看到这,我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随着一张张照片的呈现眼前,彷佛在证实我的预感一般,我的内心正被割开一般的滴着血。一开始,是几张若芷的照片,若芷被绑住了手脚,胶带贴住了嘴,身上穿着上班的套装。

  接下来,便是若芷被绑着的双手,被人用一绳子拉着,向上吊起的照片,从各个角度,包括从脚底往上照,照出了若芷短裙内红色底的照片。这些照片让我想到了那些A片的画面,也因此,让我更加的不安了起来。

  接下的照片更加的不堪了。若芷的衣服,逐渐的被拉出,渐渐的被下,有几次还照到动手的人的背影出来,不过,这些人显然非常小心,头上都带着头套。

  衬衫的钮扣被解开,出了里面的红色罩。几张部不同角度的特写,显示出了若芷部的雄伟。

  下身的短裙被向上翻起,出了红色的底。又是不同的几个角度,然后是底的特写镜头,明显可以看出,拍照者是硬扳开若芷的双脚,才可以取得这样的角度与距离的。

  若芷身上的衣服,逐渐的减少,终于,上半身只剩下敞开的衬衫,下半身则是红色内掉落在脚边的高跟鞋之上。让我心跳加速的照片出现了。

  之前那位,费心寻找的汉,和若芷出现在同一个照片之中了。“不!”我在内心哭叫着。看到这,我已经知道接下来的照片了,可是,显然我是无力阻止,已经发生的事情。

  和我的想象一样,照片中,汉扑在若芷身上,若芷显然正左右努力挣扎着,可是被吊起的她,根本没有施力点。汉的陷入若芷两腿之间,双手将若芷的双腿举起,放在自己际,很明显的动作,我很清楚的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照片的右下角,还有一串数字,我定眼一看,这是录像时间,上面写着五十七分三十秒。

  吊着的绳索已被放下,若芷被平放在几张软垫之上,汉将若芷的双腿扛在双肩,可以看出他正在奋力的做进出的动作。这边上面又有一串数字,写着两小时十分四十五秒。最后几张,是若芷的器,与汉的器结合的特写镜头,我只看了一眼之后,便愤怒的跳过。

  最过分的是最后一张,女子的器特写,然后上面有一串白色膏状物体,正从内往外滴下。这群天杀的!竟然让那骯脏的汉,就这样在若芷体内!

  即使灌了一堆的酒,我还是失眠了。照片中的画面,径自的连贯起来,形成了一部拍好的成人写实纪录片,片名是:“美丽人现场实录”可怜的若芷,被这群人吊起,然后一面被骯脏下的言语侮辱着,一面被下一件件的衣服。

  “太太的身材有辣哦!”一个男生在我脑海中响起。天哪,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即使在梦中,这声音与画面,也太过真实了点吧?不管我从梦中惊醒过多少次,只要一入睡,脑中的画面与剧情,便会自动的接续之前的片段。

  “红色的罩呢!”蒙面的男子一面拉扯开若芷的衬衫,同时双手也在若芷白的躯体上楷着油。双手伸进了罩内,没有怜香惜玉,鲁的着。接着,画面直接进行到了汉出现之处,在众人的威之下,在眼前的美人吸引之下,即使意识到这是犯法的行为,汉终于朝若芷走了过去。

  在若芷的奋力挣扎之中,壮硕的汉,起他起的男,向上起。被吊起的上身,仅仅只有高跟鞋的尖端可以碰到地面,根本构不成若芷有施力反抗的立足点。汉顶住了口,双手一抱一提,若芷的大腿被抱起,双脚被抱离地面,盘在对方间,同一时间,壮而骯脏的男,贯穿了美丽的女体。

  “呀…”我听见了若芷发出的凄厉哀嚎之声。突然,在睡梦之中,我领悟到了,相片那串时间数字内的含意。

  五十七分,若芷被入的前后时间。两小时十分。汉还在干着若芷。

  或许他在这之后很快就了,或许更久。至少,若芷就被他了一个多小时,被了一个多小时!

  就在这时,原本不是看的很清楚的画面,却清楚的出现在脑海之中。若芷躺在坐垫之上,身上香汗淋漓,双眼紧闭,脸颊上是干凅的泪痕,但是,持续一个多小时的汉无穷的精力,与那精心挑选过之后,壮硕的男,依然致命的引起了女体的反应。

  若芷虽然无比厌恶,但那巨大的男,填着窄小的道时,所带来的充实觉,却逐渐的清晰,而无法忽略。点点滴滴的细微感觉,在累积了一个多小时之后,终于汇集成了望的河,在血窜奔腾着。身体逐渐的发热,双缓慢的发涨,尖悄悄的起。身上的男人,并不知道何谓挑逗,只知道单纯而固执的重复着大力进出的举动。但是,原本毫无感觉的单调举动,曾几何时,成了致命的吸引力,成了最有力的强力药,成了无与伦比的挑逗。

  软弱的肢,不知何时有了力气,违背了主人的意愿,配合着男子强力的节奏而起伏着,接着,彷佛是连锁效应般,起,雪抬起,最后,丰的大腿,羞涩而坚定的盘在壮硕的男子身后,即使男子的双手早已不再抱着她们。接着,在男子做最后冲刺之际,若芷发出了销魂的呻之声,一双修长而美丽的玉腿,亦自动的向上抬起,挂在男人双肩之上,使男人的动作,可以入的更深,更剧烈…

  我从睡梦中惊醒,窜至电脑旁,将原本不愿再看第二眼的照片,再次叫了出来。迅速的翻至若芷被放下的那张,仔细的观看着。尽管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双眼,仍然看见,若芷那一双美丽修长的双腿,正盘在身上的汉身后,而汉的双手在哪?两只都撑在若芷的身体两侧,显示出他正在大力而快速的执行着进出的动作。

  尽管我多么不愿意相信,但是,梦境中的一切,原来竟是与真实相去不远的事实!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纵情忘爱   下一章 ( → )
加料的牛奶蛮村山村那些操蛋山村避难记我的前桌是天小爸爸收养我无赖是怎样炼执子之手陈重午夜风流狩猎香国
《纵情忘爱》是一本完本热门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若芷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纵情忘爱狠心忘爱2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