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情忘爱 六月飘雪1
流年小说网
流年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同人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全本的小说 凌辱杂记 熟女归宿 流氓老师 山村春情 乡野多娇 乱爱之美 夏日回归 我妻如奴 春色田野 乡野痞医 颠倒奇缘 经典名著 笑话大全 综合其它
小说排行榜 山村老师 春满香夏 云雨纷纷 幸福家庭 七年之痒 纵情忘爱 爱与哀愁 桃花盛开 娇妻爱女 家的沦陷 官场小说 现代文学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流年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纵情忘爱  作者:若芷 书号:27598 更新时间:2014/2/24 
六月飘雪1
  眼看着经理,剑拔怒张的近若芷,还想不出办法的我,已决定豁出去了,不管如何,也得冲进去,就算事情闹大了,若芷面子全失,也没有办法,顶多劝她换个工作罢了。

  就在这时,口袋内的手机突然响起,我一面拿起手机,心中突然心生一计。“喂喂?喔,妈喔,什么?我听不见!什么?你找若芷?她喝醉了,我去看看她…嗯嗯,好好,我等下去看她,如果她醒了,我就叫她打给你,嗯嗯,好!好…就这样,掰掰。”其实我看都没看是谁打来的,电话一接起来,我就马上按掉了,那些对话,是我故意大声喊出的。

  我一面假装接着电话,一面移动到门,大声的喊着想好的对话,侧面面对门的我,眼角看见经理,正在手忙脚的穿上子。这招果然有效,在我一大声说出,马上要进来看老婆的时候,经理也听到了我在门口前的对话。想当然尔,我必定电话一挂就会进来,前后顶多一两分钟的时间,他再不愿意,也得收手。

  当然,没有人不怕丑事曝光的,他不过是阅历丰富,知道若芷比他更怕事件曝光,所以才藉以恐吓若芷,使她不致声张,让人发现。一番手忙脚之中,经理一面穿回子,也一面往大厅的正门半跳半跑的移动着,我在心中暗笑,同时也了一大口气,还好,事情没有闹大,就解决了,想必老婆后,会更加小心,与此人保持距离的吧?

  口中继续大声说了几句,假意与电话中的岳母道别之后,挂了电话,我推开侧厅之门,进入厅内,只见若芷已将被扯于身前的晚礼服拉上,再颈后绑上了绳结,只是晚礼服被胖经理这么一搞,已经给搞得是皱折。若芷刚经过高的洗礼,脸上红未退,还在地上爬不起身,看见我进来,脸上的红晕更深了,只是双脚酸软无力,实在是无法爬起,只能坐在地上,拉了拉身上略显凌乱的礼服,尴尬的笑了笑。

  我装做对刚才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看着若芷说道:“你啊,不能喝还要喝酒,既然醉了,就多休息,你看看,酒还没醒,就想起来,这不是坐在地上,出丑了吧?”若芷其实酒意经过方才的休息,与经理调戏的惊吓,已然醒了八分,只是正不知道如何解释自己不坐在椅上,却又衣衫凌乱的坐在离之甚远的地毯之上,现下听我这么一说,自是顺着我为她找的极佳理由,撒娇似的说道:“我以为已经酒醒了嘛,怎么知道走没几步就又头晕眼花,站不住了,你还不过来服我,还在那边笑我,不里你了。”

  我心中暗笑,却不想点破,以免两人尴尬,反正最后老婆总是没有被经理给上了,虽说身上隐密部位,都被那可恶的胖经理给看光了,但是反正也已经被看过,摸过,而且自己也是为了若芷才隐忍的,现在也只能算了。我跨了几步,半扶半抱的搂起若芷,正要扶着她回到椅上,门后突然传来人声:“秦小姐,你还好吧?”两人齐齐转身望去,顿时心中大骂,原来是胖经理又绕了过来,从我方才进来的偏门探进身子,估计是想探探口风,看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又或若芷有否把这件事跟我说。

  虽然心中大骂,我却仍是脸上堆笑:“游经理,多谢你的关心,若芷已经没事了。”口中说着,眼角却往老婆脸上扫去,只见若芷脸色仍甚晕红,却是神色一整,眼神中带着点尴尬,更多的却是愤然之,张口说什么,却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瞪了胖经理数眼。胖经理见状如何不知,若芷此时对自己心中的愤恨,脸横的笑了一笑,口中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我先去应付那些客户了,秦小姐尽管休息一阵再说。”话一说完,也不知他那肥旁的身躯,怎能如此身手矫捷。

  我对若芷的咬牙切齿模样,装做视而不见,只是扶着她坐好在椅子上,自己也拉过一把椅子来,坐在旁边,陪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着,一会之后,总算引得她不再去想方才差点被人的事情,反被我信口胡扯的话给逗笑了。眼见这一来,总算不着痕迹的解决了一个莫大的绿帽危机,心中松了一口大气,并想,这次的经验,也算是给爱若芷一个教训吧,想必她以后行事会更加的小心,至于那位恶心讨厌的胖经理,我相信以若芷的精明能干,定会找机会报复回来的,这倒不用我去担心了。

  经过上次的风波之后,已过了数月。那位姓游的公关经理,后来被若芷不断的借故找碴,却是自知理亏,敢怒不敢言。若芷前几被公司派去新加坡与香港等地出差洽公,要一周才会回来,估计这次出差,我两人的荷包又要大失血了。若芷的工作偶尔是需要跟着她们老总一起出差的,昨她从新加坡拨了电话回来,要我今下班,弯去她们公司帮她拿个文件。

  反正我下班后一个人在家,也是玩玩游戏,看看电视罢了。于是今下班之后,便绕过去她的公司,打算拿了文件,便顺道去她公司旁的一间式旋转寿司店解决晚餐,这间旋转寿司店的东西蛮好吃的,不过平常因为不顺路,通常是懒的特地开车过来,就在我回家的半路上打发,或是回家之后再去附近的小吃摊解决。由于我不是她们公司的员工,无法停在她们公司的专用停车场,只好在附近找路边停车格,台北市的路边停车如往常一般难找,足足花了我三十分钟,才停好车。

  搭乘电梯,到了她们公司的楼层,柜台的接待小姐已经下班,我只好自行入内,往总经理室的方向走去。果然,几位苦命的小姐还未下班,我提着刚才在楼下买的珍珠茶,走了进去。“杨先生,你怎么会来,你不知道若芷出差了吗?”坐在前排的小姐看见了我,一脸惊讶的说着。

  我心中微觉奇怪,难道若芷没有跟她们代,我会过来拿文件吗?不过虽然心下嘀咕着,口中还是回答:“哦,我知道,是若芷要我来帮她拿个文件的。”“啊?我怎么没听说,知道是什么文件吗?”那位问话的陈小姐接着问道。

  我心想:“果然没有代。”口中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呢。”陈小姐听到我这么说,转头问坐在后方的林小姐:“小佩,若芷有代你什么文件要拿给她老公的吗?杨先生现在来拿了。”

  林小姐正埋首在一堆公文之中,闻言没好气的回道:“没有。”然后继续低头处理那些公文,这也不能怪她,看这情形,她今晚可能得加班到很晚了,心情不好是正常的。陈小姐似乎早已习惯了她的脾气,只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便转过头来笑着说:“看来只好去问问老总了,还好她今天还没走,麻烦你稍等一下。”

  我听见愣了一下,老总还没走?她不是跟若芷去出差吗?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站在原地胡思想着,过了几分钟,陈小姐走了出来,手上果然拿着一份牛皮纸袋包着的文件,交给了我:“原来在老总那,我们老总还没下班就是在等你过来拿。”

  话刚说完,便看见她们的总经理打开门走了出来,她看见我还在,笑着对我点了点头:“不好意思,麻烦您了,杨先生。”我连忙客气了几句,目送着她的背影离开。若芷她们的老总是个女强人,听说是从美国总公司调过来的,约三十五六岁左右,长得有点中,留个短发。大概是长期待在美国的关系,吃多了那些高热量的美式食物,属于“健壮型”的身材。

  我会放心若芷跟着她老总出差,一半也是因为她老总是女的关系,可是这次她老总却没去,那若芷又是跟谁去新加坡跟香港的?不会是一个人吧?陈小姐看我还呆愣在原地,对我说道:“杨先生,只有这份文件而已。”

  我回过神来,忍不住低声问道:“若芷这次出差,不是跟你们老总一起去的啊?”陈小姐回答道:“喔,本来是的,后来听说总公司这几天要派一位高层来这视察,老总一时走不开,所以让游经理跟她一起去了。”

  我听见“游经理”三个字,心中“哥登”了一下,为了确认心中所想,又接着问:“游经理?是公关部那个有点胖胖的游经理吗?”其实他何只是有点胖,而是肥胖臃肿至极,不过说话总要含蓄一点嘛!陈小姐回答:“是啊!”我一时心中过于惊讶,没想到这话不该出口,口而出的问道:“若芷不是很讨厌他吗?怎么会答应跟他一起出差的?”这话我其实是自己问自己,有点自问自答的意味,不过却没低声音,给陈小姐听到了,她说:“是吗?不会啊,她跟游经理平常有说有笑的啊,游经理还常请她吃中餐,有时下午茶时间还会带点心给她呢!若芷她都会分给我们大家一起吃,算是托她的福,让我们其他人也颇有口福呢!”

  尽管陈小姐说的口沫横飞,我却是听心中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跟我知道的都不一样?到底是若芷在骗我,还是这个陈小姐在骗我?我在心中,是相信若芷不会骗我的,但是,这位陈小姐也没有骗我的理由啊?当天傍晚,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车回家的,只知道自己的头脑中是腹疑问,堆了问号。

  一回到家,我马上主动的拨电话给若芷,电话响了几声,接了起来,背景却是极为吵杂,好像是在舞厅或是酒吧的感觉。我强着心内的不,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喂!若芷吗?你要我拿的文件我拿到啦,你在哪啊?怎么这么吵?”

  若芷几呼是用喊的说道:“老公喔?我跟我们的供应商在酒吧啦,我不想来的,可是供应商坚持要请我们。”我继续问道:“你们?你跟你老总吗?”

  若芷顿了一顿:“嗯,我晚点再打给你好吗?这边好吵喔。”我听到这已经忍不住了:“好吧。”话一说完,我马上挂了电话,因为心中实在是气炸了,若芷从来没有骗过我,没想到这次竟然会骗我,难道,她跟胖经理…

  我对自己笑了笑,这怎么可能,可是陈小姐傍晚的话,却在这时跑进脑海之中。我不想到,为什么会说她跟胖经理有说有笑?为什么胖经理会请她吃中饭还有买下午茶点心?为什么若芷会接受?她真的讨厌胖经理吗?难道,她真的跟胖经理发生了什么,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改变?

  我越想越烦,连上我最爱的魔兽,玩了一会,却觉得索然无味,退了出来,打开电视,转来转去,却是心不在焉,根本看不下去。又把电视给关了,坐回电脑之前,可是现在实在是连玩游戏的心情都没有,随意在网路上到处逛了一阵子,终于干脆把电脑关机,躺回了上。我在上躺了一会,自己胡思想了一阵子,心中又是气恼,又是不相信这是真的,又是担心,迷糊糊的就这样隐约睡着了。突然一阵手机的铃声,把我给吵醒过来。

  我接了电话,口气不好的说道:“喂?”“喂?”电话中传来一名熟悉的男子声音,但是我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你哪位?”我想可能是认识的人,语气便稍微好了一些。“杨科长吗?”听见这个称呼,我顿时想起来了,这是我公司的下属,刘敬涛,大家都叫他小刘。

  我淡淡的问道:“小刘吗?找我何事?”小刘在电话那头说道:“也没有啦,今天在公司听说你老婆出差去了,今晚要不要出来喝一杯?以前找你,都有老婆当借口,这次总可以出来了吧?”

  心中正是烦躁万分,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的我,听见小刘这么说,不想说也好,喝点酒散散心,或许会好睡一点,于是原本下意识想要拒绝的话,到了口边又被我给回,说道:“好啦,哪里见?”于是我和小刘约定了见面的地点,换了衣服,驱车前往他说的那间夜店。从未经历过台北的夜生活的我,今晚总算是开了眼界,时间已经接近半夜,没想到这么多人还不睡觉,而在街上留连。是现代人都太寂寞了吗?还是白天的工作压力太重?所以才需要三更半夜来这买醉,或是寻觅一夜的慰藉与风?我摇摇头笑了笑,我如今的行为,是不是代表我也成为了他们中的其中一员?成为这广大的红尘俗世中,那庸俗的红男绿女?

  在停车场正打算拨电话给小刘,电话却正好早一步响起,我拿起电话,简短的问道:“你在哪?”电话中传来的不是我预期的小刘的声音,而是我那美丽的子,含糊不清的字句:“我…我要回饭店了啦,你…别生气…嘛。”虽然她极力想要保持正常,但是那有点大舌头又断断续续的字句,却让我心情再度暴躁了起来。

  “你!你又给我喝醉了!”我对着电话大吼道:“我跟你说过了多少次,不要喝酒,你就是不听…”若芷打断我的吼叫:“我…没喝醉啦,而且游…游经理他会送我回去的,你别担心啦!”

  就是这样我才担心!我心中想着,说道:“你还说没醉,你这样我怎么能放心你呢?而且游经理他…”若芷又再次打断我想要警告她的话:“没…没事啦,好了,计…计程车来了,我明天睡醒再…再打给你喔,拜…”

  若芷不等我继续回应,便挂断了电话。什么?若芷还真的让那个胖经理送她回去!不行,这还得了!于是我再次拨打了若芷的手机,手机响了几声,再次接通了:“喂!喂!若芷!”我对着电话大喊道。电话那端,却是寂然无声,夹杂着些许杂讯,我将车子的音响关掉,总算听到隐约的声音:“唔…不要,不要啦…唉,这样我…我会完蛋的…”之后又再次被挂断,我再次拨打电话,却怎么也无法再打进去。

  正在着急之时,小刘打了电话过来,说他已经停好车子,在门口等我了。我虽然心中万分焦急,却是无法可想,只能暗自祈祷,不要发生什么事才好。可是刚才在电话中传来的最后声音,却不断在我脑海之中响起。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入到夜店之中的,也不知道怎么跟着小刘,在拥挤的人群之中,找到座位坐下的,更不知道自己点了什么酒,脑中无法抑制的,出现了那天晚会中,经理对若芷扰的画面,与方才话筒中传来的话声。

  难道,这个天杀的胖经理,竟然在计程车内,便开始对若芷下手了?就算不是这样,难道回到饭店之后,他会舍得放着若芷这块到嘴边的肥不吃?我的脑中一片混乱,越思考反而越是理不清思绪,心中隐约有一个声音:“她一定会被那胖经理给干了!”我极力想忽略这个声音,它却是更见清晰,更残忍的是,我完全无力否认,无法找出有力的证据来辩驳。“科长!科长!”耳边传来小刘的呼唤,把我拉回了现实之中。

  小刘见到我回神,说道:“酒来了。”见到我点了点头,又说道:“你是怎么了?魂不守舍的。”我摇摇头,说句没事,举杯一晃,便整杯一次干光,喝下去才觉得这酒还有点呛。

  稍微轻咳几声,我问道:“这是什么酒?”小刘彷佛看着怪物一般,看着我答道:“威士忌呀,你自己点的啊?”

  我点了点头,招手唤来了服务生,再点了一杯。身旁突然传来女子的轻笑声,我转过头去,才发现另外有两个女孩子,跟我们同桌,略一思索,想必是没有位子,所以小刘才会跟她们同桌的吧?

  刚想到这,小刘已举起自己的杯子,敬了两位女孩一口,同时开始热烈的与她们攀谈起来。这时我才心中雪亮,原来这小子是故意的。这小子经验丰富,可以说是泡妞老手了,我猜他是故意找这个时间点,然后来到夜店,此时生意好的店,应该是没有什么座位了,然后他在找中意的,漂亮的辣妹美女,要求同坐一桌。

  借着这种方式,一来自然,省去走过去搭讪而马上被有防卫心女子的拒绝,二来又可以有一句没一句,自在的闲聊,不用像搭讪一样,一直找话题引起对方的兴趣。再说,小刘这小子长得高高帅帅的,人又风趣幽默,我想他用这方法被拒绝的机率应该很低才对。我忽然了解了,小刘找我来的原因。因为一来要是没有中意的目标,还有个伴可以喝酒聊天,二来单身女子多半会结伴出入夜店,一个人单独前来的比较少数,而“二对一”或是“二对二”甚至“二对多”怎么来说都比“一对一”或是“一对二”或是“一对多”来得自然而容易成功。

  “这小子…”我在心中暗骂着,同时也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可以称得上是识途老马了。“这位是我们科长,杨志贤”耳边传来小刘的声音,怎么说起我来了?我礼貌的转头,对两位女孩善意的微笑,同时顺便观察了一下。

  这两个女孩一高一矮,高的一身黑衣,无袖的黑色紧身衣,从弹与布料可以看出应该是名牌,前开得不高不低,刚刚好出丰的部分肌,白而复有弹的视觉感觉,加上深邃的沟渠,嗯,只比若芷小一点点的样子,应该是十分有料。背后则是出了一截白皙的美背,无袖紧身衣的弹十足,每次她稍微有所动作,部的部分便会向上缩起,出了一小截的纤。下半身则是黑白相间的片裙,一片片的丝棉布料,紧紧的贴住浑圆细长的双腿曲线,更衬托出她围的纤细动人。而在片片布料之间,若隐若现的少许腿部肌肤,惹人无限的遐思。

  至于她的脸蛋,双眉浓密,却与男子的浓眉不同,而是带着些许的英气,配着下方明亮的大眼,小巧俏丽的鼻子与嘴,以及向上盘起的头发,给人一种有个性却又不失温柔婉约,又带点高贵的感觉,美女,真的是美女。“大方而惑。”我在心中赞叹着给予评分,同时伸出手说道:“你好,我叫杨志贤。”

  “你好,郭玫君。”她见状亦客气的伸出手跟我握了一下。手掌柔软而细腻,很舒服的感觉。我稍微的握了一下便放手,那短短一握的瞬间,手中已传回些许感觉。

  而矮的那位,则是属于俏丽美型的。她的头发不长,短短的留到耳下数公分的长度,细细弯弯的柳眉,配上大小适中,有点上翘的凤眼,立的鼻子,使得她的五官轮廓更显得突出而特别,丰却不大的双,给人一种豪明朗的感觉。

  白色的七分袖运动型小可爱,下面出了自部以下,大片的健康泽的肌肤,上方则是圆领的样式,只出一点点脖子下方的部位,后面却是开着低叉,出了整个健美的背部。下半身穿着白色窄裙,到达膝盖下方一点点的长度,坐在椅子上向上缩起,出了整截美丽的小腿。嗯,也是美女。我想着,再次伸出手:“你好,杨志贤。”

  “徐筱菲。”另一位美女笑着跟我握了一下手,同时说出她的名字。这两位女子都很美丽,也都很会穿衣服,知道一点又不可以太的挑逗男姓的原则,想来应该是夜店的常客了吧。我在心中想着,同时坐回座位之上,回复了继续喝着自己杯中之物的享受,中断了此时应该继续谈话的守则。

  小刘这时说道:“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和美丽的小姐跳支舞呢?”想来他看我没有进一步的谈话动作,为了避免尴尬,所以找个行动来化解彼此间的沉默吧。

  小刘应该是对郭玫君比较有兴趣,他虽然没有指明邀请的是谁,眼神却是看着她的。郭玫君却不领这个情,对徐筱菲说道:“我有点累,不如你陪刘先生跳支舞吧。”徐筱菲大方的说好,主动牵起小刘的手,往中央的小舞池走去。

  小刘应该是对她也有好感的,我相信他应该是两个都好,因为两个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女,只不过小刘自己身高蛮高的,有一百八十多公分,加上郭玫君的穿着,直接说明了她身材,起码上围是很傲人的,所以小刘才会一开始对这位比较高挑,部又丰的美女做出邀请。不过现在碰了软钉子,小刘亦知机的找台阶下,我想他可能目标已经转换了吧?照理说,如果这个女子对你有兴趣,应该不会拒绝这跳舞的邀请,所以我猜测小刘应该是不会不知道这点才对。

  “杨先生的话不多喔?”我的耳边传来郭玫君的声音。我愕然的转过头,我以为我方才礼貌而含蓄的表现,已经告知了两位美女,我是要来喝酒散心,而不是泡妞的,她怎么还主动来找我聊天,难道… wWW.6NxS.coM
( ← ) 上一章   纵情忘爱   下一章 ( → )
加料的牛奶蛮村山村那些操蛋山村避难记我的前桌是天小爸爸收养我无赖是怎样炼执子之手陈重午夜风流狩猎香国
《纵情忘爱》是一本完本热门小说,由网友收集整理,是若芷精心写作,由全本小说阅读网站流年小说网提供免费阅读。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
若纵情忘爱六月飘雪1侵犯了你的版权利益,敬请来信通知我们,本站会立即删除您认为侵权的作品,谢谢您的支持!